广州版宋山木被指用传销式课程骗钱骗色

飞越海洋 收藏 2 169


广州版宋山木被指用传销式课程骗钱骗色


广州版宋山木被指用传销式课程骗钱骗色


广州版宋山木被指用传销式课程骗钱骗色


广州版宋山木被指用传销式课程骗钱骗色

他,背景模糊,衣履鲜明,社会经验貌似丰富,人生故事让人为之动情。他在广州周边各大学校区,是不少学生们心目中的成功人士,“万人迷”的“创业导师”。他一再给学生们描述的宏大“成功”和“财富”愿景,在充满就业焦虑的二级院校攻城略地。


他带来了据说能激发潜能的“过火海”和“心灵穿刺”的类传销体验,和随之而来的欺骗、剥削和性诈骗。这个故事脉络有去年的宋山木案的影子———当没有规则约束强势者,教育、训练与管理变成了控制和洗脑;服务成为掠夺与伤害的手段。


[上篇]万人迷“导师”的“心理治疗”


“我以为……不到强奸的地步,就算把这个事情揭发出来我也不知道名目在哪里……我觉得强奸是那种要一直(肢体)反抗的,他不是,他用的是一种心理的诱惑之类……我要去举报他也有点不成立;就算我跟别人讲别人也不会相信,我也很难启齿。”


“他不断地激发你战胜自己克服自己,要勇敢踏出一步,放开自己,他说,‘你如果可以跟一个不爱的男人ML你还有什么做不了的?’”


华科西点的学员以二级学院、专科的学生为主。面临极大的就业压力,而课业却很悠闲。“这时候有这么一个培训机构宣称可以给实践机会我们,可以锻炼我们的协调能力,口头表达能力,有一个社会经验丰富的老师教我们,可以给一个角度我们更好地看到社会与外面的世界,我当时的感觉就像是拿到一条救命稻草似的。”


“90秒之内把衣服脱光”


“导师”的测试


他看着表,开始发号施令:“90秒之内,你要把衣服脱光。”


她没听清楚;两瓶啤酒的作用,让她意识有些模糊。


用不可置疑的语气,他再重复了一遍命令。


这是2010年夏日的一天,广州大学城,广州中医药大学国际楼国家数字家庭产业基地宿舍604房间。


胡书霖是那天刚刚散去的吃夜宵聚会者中的一个。在他的印象中,如此发号施令,正是那名34岁的男人———广州华科教育咨询服务公司总经理黄波的风格:“第一次跟你说话,他会用很强势的方式;如果你不吃硬,他会来软的。”这个大男孩始终艰难地企图跟这名备受崇拜的“导师”保持一定距离:“我知道他很强势,一旦靠近他就会被驯服。”那天晚上,这些学生因为参加过这家公司一次名为“过火海”的拓展训练,而被邀请参加黄主持的一次心理游戏。结束之后,黄“特别挑选”他们七八个人———包括书霖和叶茵———留下来。


之后,他们被叫到黄的宿舍吃夜宵。黄的公司就在附近“医科楼”———地广人稀的大学城,学校有很多闲置房产,被用来招商;这幢楼里主要是各种招商来的公司,与教学没有关系;而黄居住的宿舍,也因他是“国家数字家庭产业基地”招商对象,而只需给付四百多元的租金。深夜,黄波让其他人“10秒之内离开”,让叶茵留下来帮忙清扫房间。学生们提议留两个女同学好作伴,被黄拒绝了。胡书霖懊悔道:“回想起来真是对不起她———我们想不到老师会做这样的事。”


没有人会想到。在学生们眼里,黄波这个人,比学校的老师们可亲而务实,又是一个“真心搞教育的成功人士”,急于在就业市场寻找自己位置的大学生们尊称他为“导师”和“恩师”,或是亲昵的“波爸”或“波哥”。成为他的“徒弟”,是很多人被他的演讲激励出的理想。


“喝酒的时候他拼命讲经商的经历,怎么练酒量,还有酒桌上发生的故事啊……当时的感觉是学习呗,挺感兴趣的。”就这样,叶茵被灌了两瓶啤酒,“走路都歪了”。


当黄波重复命令时,叶茵“还是没有回过神来。”和培训时一样,黄波开始他的“教学”:“人轻轻地来到这个世界,也将轻轻地离开。除了心灵和智慧,你带不走任何东西,包括你的肉体。你要抛开你的肉体。将来到社会上要过很多关口,肉体这关都过不了,我怎么教你?”在当晚的心理游戏中,学生们已经被测试过了:在“飞得更高”的音乐中,18分成9组,每组两人,一个人闭目在屋子里走,另外一人不说话但帮助对方闪避。黄波对每个人都进行了分析;对走得大摇大摆的叶茵的评价是:很有胆量、有主见,但是别人意见要聆听。


“倒计时到最后10秒,我就脱了。因为他说的那些话。他让我躺下,到这个时候,我也没有意识到他在对我做什么。我相信他,觉得他在教我东西。”


一边要求抱着胸的叶茵打开身体,黄开始抚摸她的敏感部位。“问我害不害怕,‘不要怕,要相信老师———这是成为我徒弟的第一关!’”


“我很晕,想睡觉。接下来他打开电视看了几分钟,我基本都快睡着了,他动手———直到这一步。我都还以为他是对我的测试。我说老师你不要这样行不行?他一直说,要相信老师。”


“测试”的结果是发生了性关系。“被他弄完之后,我很想哭,又哭不出来。还过神来,这个测试怎么这么莫名其妙,怎么发生了这么多事?我心里很纠结很害怕。”


天在五点多就亮了,叶茵穿上衣服离开房间。她坐在楼下的大榕树下发呆很久。“我那时候想,他是对我产生了感情吗?还是只是一个测试?我要报警吗?这属不属于强奸?”突然,她想起正在交往的男友,“觉得对不起他。”


遍布高校的“公益演讲”


“心灵穿刺”推销“课程”


叶茵只是诸多遇到这种“测试”和“教导”的大学女生中的一个,有着类似经历的5名女生接受了南都记者的采访。对于专科生米兰,90秒的“测试”时间精简到10秒。为何在遭遇当时不呼救也不制止对方?面对记者的疑问,另一名投诉的女生迎春轻轻地说:“他的说服力———不是你们想象中那么简单的。他能把他想说服你的东西,联系到你想要的东西上去;你根本没有想到这个老师会坑你,会信任到不可以怀疑的地步……”


外人很难理解学生们所卷入的这个“课程”的影响力。各种校内报道和华科公司的宣传显示,黄波的“公益演讲”遍及了广州几乎所有的大学,从重点到二级学院和大专。从2007年———或者更早———到现在,他公司的触角曾经伸向广州周边几乎所有大学校区,他用“测试”和“教育”为手段诱骗女生、女下属发生性关系的传说,散布在各种耳语中;在此过程中,公司也不断易名:新实力、海创西点、华科西点……


学生们讲述的跟黄波结识的过程,通常大同小异。通过学校的就业协会、营销协会等社团,他进行一次“公益讲座”。讲完之后,他会留下信箱和手机,请感兴趣的同学跟他联系,公司会在众多留言者中间抽取“有缘人”出来参加免费沙龙。事实上,每个与他们联系的人都会被邀约———这是很久以后,叶茵成为公司一员之后才了解的事实。同学们被要求,发邮件给黄的时候同时回答四五个问题———人生目标、对学习的看法、对得失的看法、为何要在黄的身边学习和兼职,并发一张近照。


“各位亲爱的朋友们,你们好!”沙龙以黄波的这一句开始,同学们则照例要高呼:“好,很好,见到你更好!”


每次沙龙的程序都是一样的,从自己450元起薪来广州打拼、15个月后买房子、18个月买车的“奋斗故事”开始,黄开始引出“人生的核心价值———责任”的话题。于是,进入算账环节,他用“相当低”的生活质量标准,最后算出一辈子至少要赚363.8万,才能履行人生的责任。黄巧妙地换算成,每月赚4000元的话,要工作75年,而4000元是很多大学生尤其是占华科学员大多数的二本和专科学生可望而不可及的起薪。


幻灯片重重打出“责任、责任、还是责任”、“穷人逃避责任、富人承担责任”之类的警语。黄波开始介绍自己是“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要跟大家“玩玩心理学”。于是开始了公司内部叫做“心灵穿刺”的环节。


大家全体起立,熄灯。黑暗中只有黄的声音:“接下来你听我的就行了。别怕,黄老师在。”黄要求学生们“拥抱自己,慢慢放松。随着我的声音去思考去想象”。


音乐轻轻响起,黄用晚会主持人一般“如泣如诉”的声调:“多年以前,我出生在一个非常非常幸福的家庭,一位非常爱我的母亲,时刻保护我的父亲……”慢慢地,他讲到大学生对未来就业只有“两千三千的工资”的“很烦、很迷惘”,对父母的白发和皱纹的愧疚和焦虑,黑暗中,歌唱父母恩情的女声吟唱越来越强。最后,黄强调,同学们必须追求成功,“让你母亲一生微笑,让你父亲为你自豪”;等到重新开灯,很多学生已经泣不成声。


沙龙的后半部分是介绍公司提供的各种课程———“成功人士”主讲,加上到著名企业参观和实习。这些课程可以帮助学员“三个月内自强自立,不需要问父母拿钱”,还沉浸在情绪中的不少学生会轻易交钱学习,叶茵她们那一期,俗称“过火海”的短训,是两天一夜的“潜能开发特训”,收费888元,她“直接冲上去就交钱了”。尽管,后来很多学生发现,市场上类似的拓展项目,收费通常不到一半。


决定报名的学生,黄会让公司员工去办收费手续,他则把没有报名的学生集中,“解决问题”。这时,黄“最宝贝的大徒弟”,一名暨南大学在校高年级学生上场,娴熟地开始游说———黄对她的介绍是,“没读大学就赚了四万了”。


这名“大徒弟”表明自己是从课程受益者的角度谈体会。从她花高额学费上外语中学,到保送暨大的经历,“大徒弟”向大家重申知识的重要:“我短短几个月就赚几万块……关键看有没有这个能力和本事,这是靠学来的;48次课程能认识48位老师,假设和其中三位老师成为朋友———人脉就是钱脉!”


对于还犹豫舍不得交出定金的学生,黄波最后推出据说是不收学费,只收120元会员费的“创业联盟”和“就业精英会”项目。


这一场“沙龙”的推销意味相当明显,其程序跟传销组织的洗脑“晚会”神似。但对于在很多困局内的学生,却意味着救赎。


华科西点的学员以二级学院、专科的学生为主,还有少量对专业不满意的重点院校学生。尤其对那些因为高考失误而进入二级学院的学生,参加职业培训,是他们不甘人后“求上进”的方式。


二本A院校,一个学年需要6000多元学费,二本B则一般一年要1万多。高昂学费的另一面,是这些院校在就业市场的竞争力远不如重点院校。同学们大多面对眼下的家庭经济压力,和四年后的就业难题,慧珊说,“都有一种蛮希望在学校就创下一点事业的想法。”如慧珊所在的二本A学校,或米兰所在的专科,都在偏远郊区,学术人文类讲座极少,对外兼职实习机会也几乎没有。校园讲座百分之八九十都是商业类培训机构打着公益牌子做的。昂贵的公务员考试培训、上万元的名企实习计划,在学校都颇有市场。


面临极大的就业压力,而课业却很悠闲,一年下来学校只有两次讲座,让米兰很迷茫。“这时候有这么一个培训机构宣称可以给实践机会我们,可以锻炼我们的协调能力,口头表达能力,有一个社会经验丰富的老师教我们,可以给一个角度我们更好地看到社会与外面的世界,我当时的感觉就像是拿到一条救命稻草似的。“她说。


一位女生的网志写道:“听了黄波老师的讲课,原本无力的我突然精神抖擞。决定好好干一回。”这是很多人的共同感受。


无从查证的感人故事


“过火海”开发“潜能”


短训,是学生们进一步接触黄波的门槛。其中,最大“卖点”就是“过火海”———一条20米左右、由烧红的木炭铺成的“跑道”,学生们赤足跑过,而不会烫伤。


这个过火海训练,其实是流行一时的“成功学”培训的重要仪式。它在培训业界的应用似乎始于美国的“潜能开发大师”安东尼·罗宾,而将其引入中国的又是红极一时、自称为安东尼·罗宾“最得意弟子”的“动力成功学创始人”刘一秒和“华人成功学权威”陈安之。黄波爱展示一张PS痕迹很重的照片,表示他在“过火海”方面曾由安东尼·罗宾亲自指导。


我平静地来到这个世界


我也会平静地离开这个世界


但我坚信我会创造辉煌


我爱我自己


我爱父母


我爱所有人


我相信我自己


我无所不能


因为我无所不能


我一定会创造辉煌


过火海时,黄波告诉学生们这些口号。即便是一些企业老板、职业经理人,在参加各种过火海大会的时候,都有某种“顿悟”“上层次”之类的体会。虽然这并非真正的“异能”———几乎人人都可以安然跑过“火海”。


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跟“导师”亲密接触。黄波把所有女生叫“宝贝儿”,很喜欢抱同学,对女同学还要搂腰。


女生麦文燕有些不习惯。“那天晚上过火海,每个人他都要去抱,整个人抱过来……你一个老师不应该注意距离吗?可是我没说啥。很多人都很崇拜他,我这么说要被当成异类的。”而篝火晚会上,大家跳交谊舞,黄大肆抚摸一个女生的背部,文燕更觉有异。在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讨论这件事之后,她决定绝不单独跟黄在一起相处。


“过火海”也有被学生们叫做“催眠”的“心灵穿刺”环节,仍然是音乐,黄波诗朗诵一般的感亲恩倡议,孩子们相互搂着肩,哭成一团。


除了身体接近,还要交心。黄波有若干著名的故事,除了从450元的底薪做起,一年从毕业生到CEO (尽管他号称任职CEO的三个企业都很难查到相关资料,在广州工商登记系统也没有记录),15个月广州买房的奋斗故事;还有自幼家贫,母亲挖煤把五个孩子拉扯大,现在家族企业做大,报答母亲的孝亲故事;以及一个相识于贫困又在境况好转之后患白血病死去的前女友“阿芳”的故事———他说他因为阿芳,到现在还没有结婚,手上还戴着当初的订婚戒指。这些故事无从查证,却能感动这些没有社会经验的年轻人。


短短两天一夜,“毕业仪式”上,孩子们与黄波拥抱哭泣,胡书霖那组的组长,一个男生,直接跪在黄波脚下磕起了头。


“你的心理有问题”黄老师的“性治疗”


听过黄波的讲座以后,慧珊报名了华科一季度的长训项目。长训,是这家公司开出的长期系列课程,据公司宣传,这52节课的主题是“走向成功的十二个步骤”。


学习给她的影响是积极的。她甚至被选为沙龙的主持,交往的人都是“很上进的同学”。然而,负责这个分部的是黄波的窦姓助手,一次同学生日聚会中,窦以谈工作谈发展的名义,灌她酒,并企图强暴她未遂。这件事给她留下了阴影,她再也不去参加华科的课程了。


跟很多学员一样,慧珊难以割舍在培训中结识的朋友们。一次,黄波来到她们校区,找一批学员聊天。七八个人的规模,黄波通常会在这样的对话中表示提携之意。他表示,华科花5年都是为了“挑选人才”,他要挑出50个人去创业,做公务员考试培训,成本他出,而大家可以拿到40%提成———这50个人从一个叫做“实践家”的五天四夜的培训中产生的。“他说,我们赚到的钱,全部捐给贫困山区孩子,让媒体来报道我们;这50个学生就火了!”


在黄波的公司策划的系列培训,被他描述为阶梯状的:每一个培训都是下一个更贵的培训的必由之路,譬如“过火海”之后才“有资格”去进行“实践家”培训;培训得越多,就越有可能被他选中,“培养”、“做徒弟”、“创业”和“成功”———“两年之内有车有房”。


黄开始游说慧珊:“你不错,一定要参加实践家。”慧珊含蓄表示她对窦姓助理的不满。而黄的表现更出乎她意料之外。“他说,窦铁因为非礼女生被他赶跑了。那天晚上,他就给我电话,说自己是做教育的,绝不会容许这种事情在公司发生。他还说,我大学四年他陪我过,有什么事情他一定帮我。总之,他表现出对窦铁的愤怒,表现自己是一个正直的人。”


慧珊决定参加五天四夜共需1888元的“实践家”培训。


黄波一直劝说慧珊请他做“心理测试”。“他老让我看着他的眼睛,‘你心理有问题,你什么时候有空啊,你过来我亲自帮你测试。我都是不帮别人做的。’”


这种“心理测试”在学生当中非常有名。增城的一位女生告诉南都记者:“他很会抓住别人心理变化,帮助他做事。”连对黄没有好感的麦文燕,也觉得他“心理方面很厉害。”


黄对外宣传的履历至今仍是“拥有心理咨询师国家二级证书,曾为3000多名大学生做过职业人生规划,被业界誉为‘大学生的人生导航师’”。


黄波使用的是比较经典的“卡特尔十六种人格因素(16PF)”测试工具,这种测试有固定软件,电脑可以自动生成量表,也有现成的对十六种人格因素的文字解释。黄波通常会拿着出来的量表,对学生解释他们的长处和弱点。心理测试是一对一地做,对学生们有着极强烈的影响。决定胡书霖对黄的感情的一刻,便是在“人格分析”时痛哭失声的时候。


然而,咨询有另一面。女生晶晶被提问“人生中最最痛苦的事情”,她怎么也想不起来。黄就断定她太紧张了,开始抚摸她的胸口“让她别紧张”,继而揉搓乳头。然而,尽管经过了这样奇特的“治疗”,第二次黄波再提出要治疗,晶晶仍然去了;某天晚上黄散发着酒气来找她,说要收她做徒弟,她仍然上了车,只是因为种种因缘际会而逃过一劫。


一天晚上,黄去训练营巡视房间,让慧珊去他的房间谈话。当时门开着,其他的学生也随时走进来一起聊,慧珊毫无戒心。


“聊着,就说我心理有问题,要给我做测试、做治疗。他问我一些问题,譬如最痛苦的事情,最好的朋友等等。”慧珊提到一位亲人的死亡。“他拼命把话题谈到‘情’上去,说,其实你是对感情最重视的人”。接下来,黄表示要讲两三个故事,“下面可能会涉及很多敏感话题,你介不介意?”慧珊表示可以继续。


黄开始讲白血病女友“小芳”的故事,不过,比起大庭广众下的叙述,故事多了很多涉及性事的内容。接下来,黄开始问,“你介不介意你结婚的时候不是处女?”针对慧珊的回答,黄表示,处女情结很“傻”。


“他讲很多理论的东西,还举了很多成功女性的例子———没有讲名字,说某某集团的老总,他曾经治疗过,后来事业家庭都成功。总之他一方面用这些来刺激你———为什么她们都能摆脱心理阴影,因为她们放开了……他不断地激发你战胜自己克服自己,要勇敢踏出一步,放开自己,他说,‘你如果可以跟一个你不爱的男人ML,你还有什么做不了的?’”


两三个小时后,讲了不少“性治疗”实例,黄仍没有达到“治疗效果”。他关上门,表示之所以付出时间,是因为跟慧珊有眼缘,要做更彻底的“治疗”。他让慧珊试着做“拥抱”的“治疗”,尔后又让她躺着做“催眠”……之后的情形让慧珊很羞耻,在她的哭喊挣扎之下,黄遗憾地“半途而废”。“黄波一直说干什么事都要彻底,这次没彻底,他说,我一定要让你有愿意的那一天。而后一直发短信骚扰:你让我迷乱,你别折磨我了之类的。”慧珊回忆。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慧珊连头都不敢抬,“很害怕,不知道如何面对他……”而黄则若无其事,又成了课堂上魅力四射的好老师。


“我以为……不到强奸的地步,就算把这个事情揭发出来我也不知道名目在哪里……我觉得强奸是那种要一直(肢体)反抗的,他不是,他用的是一种心理的诱惑之类……我要去举报他也有点不成立;就算我跟别人讲别人也不会相信,我也很难启齿。”


“几天课真的很痛苦,我不知道该怎么离开,对于其他的朋友我没法解释。”之后,黄波当着学生们的面,拉慧珊进房间,郑重告诉她:你只适合做我的学生,我不会对你怎样了。


这让慧珊释然。不过,没过两天,黄又让她去陪他聊天,“你不要那么残忍”。他表现得痴情而挫折。“你看到他在众人前那种强大的人格魅力,在你一个人面前又表现得痛苦、示弱和痴情,我不知道怎么觉得有点难过。你会对他感到无比愧疚,甚至想,怎么会让这样的人这个样子。甚至有一闪而过的念头,是不是就是跟他了。”


又一次,慧珊的身体很抗拒,导致黄不甘心地放弃。过后的情形又让她迷惑:“他看起来很痴情,过了那个晚上,好像我跟他什么关系也没有。”


女孩们对这种关系的迷惑,一直持续到明白其他女孩的存在,或直到今年5月底发生的“遗书事件”。


“导师”其人


广州华科西点的博客中对黄波的介绍:


曾担任中瑞、海浪、健丰发实业三家企业的CEO;曾经为1000多名大学生提供职业生涯规划;


被业界誉为“大学生的人生导航师”;


国家中小企业银河培训工程,国家中小企业信息化推进工程指导老师;


广州新东方职前培训中心总经理;


现任广州海创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


广州人力资源协会特聘讲师;


广州中盈通讯总经理。


上述头衔及资历经南都记者调查,大多无法查实或被有关方面否认。


[下篇] 他的培训王国如何炼成


许诺


只要帮他做事,将来“会送我们出国”,会被“培养为学生领袖,还会让我们建立团队,下面带很多人……”这个计划从推销“创业联盟学习卡”开始。


服务


业绩背后是糟糕的服务。一位表示因理念不合而离开华科的培训业人士表示,公司只顾促销收钱,而几乎没有真正的课程开发,对学生的承诺无法履行


“性”


女孩们在相互倾诉时开始发现彼此故事的共性:他会先确定女孩有没有满18岁;也很在意对方是否处女。他从不采取任何安全措施。在事后,他一律要求女孩不能告诉任何人。他选择的女孩,在体貌上没有多少共性,唯一的特征是听他的话,愿意帮他干活。


在记者发稿前,黄波改口说自己确实有“作风问题”,但不像传说那么多,“最多跟几个人(学员)”发生过性关系。


资历


问及他的工作经历,他拒绝回答自己曾经任过C EO的三家公司为何在工商登记网站系统中查不到记录。他甚至忘记之前宣称的新东方的工作经历;当记者询问时,他表示不愿意继续谈。


婚姻


尽管在学生面前,黄波一直是“小芳故事”里寂寞的单身形象,事实上他早在2005年结婚。他对外宣称与“阿芳”买的房子,实际上在其妻子名下。


“创业”从推销“学习卡”开始


重点培养的夜间“女朋友”


黄波和姑娘们的性关系总是和他的“事业”纠缠在一起。他甚少专门追求女生,与女孩们发生关系都是在培训营,或者他去“巡视”分部的时候。他的公司一度在广州及周边开出七个分部。


跟慧珊一样,米兰当初也被黄的“事业”吸引。“他讲座中说,他有通讯公司在做,但是为了做教育,放弃了很好的工作机会。问同学们为了获得更多的学习机会,是不是愿意领10张创业联盟的学习卡,帮助其他同学。”


学习卡是120元一张,据说可以获得的服务包括提供兼职、听企业家讲课;帮助推销的同学并没有提成。“我觉得他用心教学生,真心为学生好,所以我就拿了10张。其实一直以来,他总是很隐晦地表示出,跟哪个关系很好,就会教他创业;还有,你跟他学习要帮他做事的。我很想跟他学习,不给他做事的话,就断绝了跟他的联系。”


米兰也曾经在“过火海”时哭得稀里糊涂,“被感动,很认同他。”之后她被告知有一个很好的机会,黄告诉学生们,他“毕生的努力就是为了教出比他更强的学生”,现在,他要从2000人里面挑20个青年组成“青年领袖训练营”,遴选“非常严格”。


“上了大学,我想去学生会和社团锻炼。可是差不多全班的人都竞争班干部,因为班干部职务跟奖学金挂钩。”因此这次被选上了“青年领袖”,米兰“很高兴很高兴”。


这次培训免费,但要交300元食宿费,地点就在南海大学城的宾馆。活动内容无非是玩玩小游戏,谈谈感想,据说是借以提升表达、思维和创新能力。这次培训带出一个庞大的计划,学生们很兴奋。黄讲到公司的发展远景,学生们做他的助理和员工,“按他的方法去做,他们培养我们,他的公司会呈倍数地发展。”


自然,大家“一股冲动想要做事”,以前是义务帮他,而现在只要帮他做事,将来“会送我们出国”,会被“培养为学生领袖,还会让我们建立团队,下面带很多人……”


这个计划从推销“创业联盟学习卡”开始。提价到280元的卡,学生能够提成80元。但除了一部分生活费,学生名下的钱“留着团队用”。


米兰一直认为“老师”对自己青睐有加。黄告诉她,会重点培养她,“还说很喜欢我这样一位学生……他临走前说了一句:”那我就可以抱着你在床上做心理治疗了。‘当时我有点愣了……“


一次,黄波发短信给米兰,告知他要来她的学校。她正好学校有事,于是问是不是一定要去。回复是:“想我就来。”


拒绝之后,米兰又后悔了,“担心以后不能跟他学习。”她打电话问黄的助手,那位助手说,黄看重的学生没几个,“他那么忙,不可能以你的时间为转移。”


米兰在下一次黄开讲座的时候赶到了,令她欣慰的是,黄“一点儿都没生气”。讲座开始之前,天已经黑了,黄拉着米兰去没人的地方,亲吻她,“我当时不知道给什么反应……”


讲座结束,吃夜宵时间,黄照例让其他人先走。“整晚他就在不断灌我喝酒,他在一直说想跟他学习,怎能不学会喝酒……那天他也喝了不少。”


黄建议到宾馆开一间房间给米兰睡。一开始,门开着,米兰站着,黄波一直在对她进行“指导”:“你怎样获得更大进步、要突破自己之类的”,米兰有些惶恐———义务推销的学习卡,她没有把10张都卖掉。


泡茶的时候黄顺手把房门关了。“门关了,我怕了。他就问我,你觉得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房间里面只能ML吗?我发现你今天心理状态不是很好……你现在只有两条路,要么出去,要么在这个房间,你是不是不听话,我以后不理你的了……我愣了,他继续说,你要学会把自己当成一个女人,战胜自己。”接下来,黄开始搂抱她。


跟“恩师”近距离接触的兴奋、莫名的犹豫和隐隐的不祥感充满那个晚上的记忆。这时候,黄让她10秒之内把衣服脱掉,米兰摇头。黄站在她身后,严厉而大声地倒数,“你只剩下5秒!”这时,米兰脱去了外套。


那是米兰的第一次性经验。她留意到黄非常在意她的落红。不过,一个不眠夜晚之后,黄的眼神让她的不安再次浮现心头。“那抛弃的眼神让我心凉。”黄让她独自回了学校。


下一次遇见黄波,他当着很多人的面,表扬米兰是他唯一可以信任的学生,而另一个女孩则让他失望。飘飘然地,米兰差点儿又有掏钱参加新培训的冲动……


另一位投诉女生迎春则属于黄波的另一种“创业团队”。几番培训之后,珠海、从化和增城的一些学生在黄波“指导”下,自己筹款开出面向中小学生的家教服务部。尽管黄没有出一分钱,也没有更多的业务支持,协议上却规定,营业额的3成必须上交当时还叫“海创西点”的黄的公司。当朋友们准备抗拒这个不平等协议时,迎春遭遇的是双重打击———她发现相邻区域一名负责长训的女孩,跟她一样,也是黄只在夜间存在的“女朋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