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短道速滑队:两个女人背后升级的战争

无极天书 收藏 6 815
导读:2月13日,王濛在温哥华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500米预赛中 两个女人的战场 王濛和王春露的个人恩怨或许可以追溯到2003年第十届冬季运动会。“王春露马上要退役了,希望能用一块金牌结束自己的运动生涯。但是王濛因为战术需要的一次摔倒,把王春露连带摔出了赛道。”长春某媒体一位知情者告诉本刊记者,当时,满脸委屈的王春露趴在冰面上,指了王濛许久。 作为队中公认的大姐大,王濛的缺点和优点一样突出。2009年山东全运会上,王濛对着一位男队员大骂,该队员一句嘴

2月13日,王濛在温哥华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500米预赛中



两个女人的战场



王濛和王春露的个人恩怨或许可以追溯到2003年第十届冬季运动会。“王春露马上要退役了,希望能用一块金牌结束自己的运动生涯。但是王濛因为战术需要的一次摔倒,把王春露连带摔出了赛道。”长春某媒体一位知情者告诉本刊记者,当时,满脸委屈的王春露趴在冰面上,指了王濛许久。



作为队中公认的大姐大,王濛的缺点和优点一样突出。2009年山东全运会上,王濛对着一位男队员大骂,该队员一句嘴不敢还,低着头离开。她连裁判都敢质疑:“以后你判我王濛的时候你得看着点!”对对手更是不留情:“我让你们跟不上我,我让你们连我屁股的影都看不见。”



最早爆出“短道队青岛打架”事件,且明显偏向王春露一方的长春媒体由此很不喜欢王濛,说她“在黑龙江的时候就专横跋扈,在国家队自以为是,小队员都得听她的”。出人意料的是,他们对于同为吉林人的王春露评价也不高。“王春露太刚了,性格中缺‘柔’。四朵金花中,她也就和孙丹丹关系勉强还可以。杨扬和李琰关系好,杨阳和王濛关系好。”长春某报体育部主任告诉本刊记者,王春露和上级关系处理得不错,但是和队员们之间有距离。“公共场合她用‘我们这帮孩子’来称呼短道队的队员,实际上她不过才30出头,队里年纪大点的都快30岁了,这种叫法听起来高高在上,有隔阂。”



2010年冬奥会后,王濛停训赴美读书,一年后复出训练。这个时期,王濛和王春露的心态都有了微妙的变化。“王濛就是个有男孩性格的孩子,直爽,豪气,但是对事物的主观认识容易出现偏差。”虽然是王濛的启蒙教练,但是马庆忠在接受本刊采访时极为客观,“2006年王濛拿了冬奥会500米金牌后,焦躁,傲气,心理膨胀,这才出现2007年针对新任主教练李琰的不当言行。伴随着杨扬退役,中国短道速滑王濛时代的到来,再加上2010年王濛以绝对优势蝉联500米金牌,她有些目空一切了。”



按照长春媒体的说法,面对重新归队的王濛,王春露曾十分不情愿。“害怕王濛归队后,自己地位受到威胁。”



而一个月前的丽江事件,成为青岛打架事件的导火索。



根据丽江市公安局发布的调查结果,2011年6月6日,国家短道速滑队运动员一行35人到丽江,晚饭后部分运动员到丽江古城酒吧消费,23时30分许到四方街观看一些流浪歌手、民间艺人表演节目,因不知有关规定,参与互动唱歌。而《丽江古城保护条例》明确规定:每天23时30分后,禁止在古城范围内播放高分贝音乐及大声喧哗。在当晚有居民投诉有人喧哗影响生活后,巡防队员赶到现场劝说。在劝说过程中,双方发生冲突,均有人员受伤。



转播到腾讯微博






领队王春露



丽江市公安局古城派出所所长和仕雄说,据调查核实,当晚短道速滑队部分队员确实喝了酒,有酒后扰民行为。他同时介绍,队员们表示对丽江古城每晚23时30分后禁止大声喧哗的规定不了解,而巡防队员没有对《丽江古城保护条例》的规定做出详细解释。在冲突中,双方都有人员受伤,但主要是身体皮外伤,其中短道速滑队员刘显伟经检查诊断为“多处软组织挫伤”。



据李琰说,在丽江事件发生的第一时间,王春露对媒体否认队员喝了酒,在跟冬管中心领导汇报时,她也隐瞒了喝酒的真实情况。这样的表态被曝光后令短道队陷入被动,一定程度上导致后来的舆论一边倒。



事隔两个月,丽江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张文银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证实:“先动手的是男队员。有人说‘我是人大代表’,但这话不是王濛说的。王濛也没有说过‘我是世界冠军’,但是王濛用英语骂丽江的巡防队员。”张文银不愿意再过多讲述“丽江事件”,他说“因为我们当时承诺过,为了国家利益,大局为重,不再提这件事”。



然而,正是这种“封口”式的“遮遮掩掩”的处理方式,却使得后来媒体将矛头指向王濛。8月5日李琰在接受新华社专访时透露,当王濛陷入外界舆论夹攻时,情绪很不稳定。尽管冬管中心明确要求队员不要再通过微博发表言论,王濛还是有些沉不住气。这时王春露表示,她力挺王濛发微博,哪怕领队不当了也要力挺她。与此同时,王春露又私下和教练组成员商议,如果中心领导问起,一致表示不知此事。李琰考虑以当时的舆论氛围王濛发声回应后的结果很难预料和掌控,于是努力制止了王濛和其他队员发微博的想法。



李琰说,丽江冲突爆发后,王濛曾明确表态,如果因为丽江的事情王春露受到中心问责,她将力挺王春露。



丽江事件后短道队离开云南返京。6月26日,国家短道速滑集训队一行35人抵达青岛,开始为期两个月的夏训。李琰称,到达青岛后的头天晚上,王春露找梁文豪、韩佳良谈话,希望他们不要“捧臭脚”,让他们远离王濛。第二天,梁文豪和韩佳良把这番话转告王濛,觉得委屈的王濛找李琰倾诉,表示自己“干不了了”,她不明白领队为什么针对她。李琰经过劝说,稳定住了王濛的情绪。



鉴于“丽江事件”,短道队内部规定运动员每晚22点必须归寝。但7月24日晚23时左右,王濛、刘秋宏、刘显伟、韩家良、周洋、梁文豪等队员才回到寝室,而且刚刚喝过酒,这一举动被负责查寝的王春露发现。随后,王春露针对这一违纪行为与王濛谈话。关于同领队在这起事件中的矛盾,王濛在接受央视采访时给出的解释是:“我们俩在屋里的时候是她先打了我,确切地说是她进屋先骂了我一句。”而随后的受伤,她也给出了原因:“这个时候我的态度挺不好的,表示不想和她再谈了,可是当时她就推了我一下,手就撞在电视上了。”



关于此次事件中的另一位关键性人物助教马延军是否动手,王濛也给出了肯定的答复:“他确实打了,而且这一拳把我打出去好几米远。他打我的时候,我们教练也看到了。”李琰证实,“当时王濛从医院缝完针回来,情绪依然非常激动,她叫醒了所有队员,说是要找王春露出来解决问题。王濛踹了马延君的房间,马延君开门后两人发生争执,王濛上去要用脚踹他,他一拳便打在了王濛的脸上”。不过,王濛并没有回避自己参与打架的事实,她说:“当时我已经没有手了,只能用脚,但是当我刚要上脚的时候,他的拳头就打过来了。”



对于王濛要开新闻发布会揭黑的宣言,长春某媒体人不以为然:“个人开新闻发布会,可能吗?她要说的那几件事,兴奋剂的事我不清楚,但不是发生在王春露身上吧?而且,她有没有证据?云南丽江的事,王春露作为领队,就算撒谎,也是为了保护大家的利益,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至于赞助的事,有。年初,央视奖励运动队,给了短道队6个电脑还是手机,王春露送给领导了,这很正常。估计王濛要说的就是这个。”



领队和主教练



在短道速滑队,几乎每一次权力(无论大小)的变更,都会引发一场风波。



2006年都灵冬奥会,中国短道速滑队除了王濛一枝独秀,整体实力滑落。曾在美国执教,并带出了奥运冠军阿波罗的李琰被冬季运动管理中心看中,取代来自吉林长春、有“中国短道速滑教父”之称的原短道速滑队主教练辛庆山成为新任主教练。



运动员时期出色的成绩和7年的国外职业教练经历,以及举国体制给了李琰回国执教的信心。2008年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李琰曾说:“冬运中心跟我联系的时候,我想了很久。在美国,国家队成员中除了阿波罗有点钱,其他队员都要在上学之余打工支付自己的生活和训练比赛费用。根据成绩,国家有补助,但是除了国际比赛,国家和协会会花钱,其他的比赛,个人需要自费参加。从体制上说,举国体制在人力、物力上保证运动员无后顾之忧。对于我来说,我觉得自己有这个能力,家人又支持,而且如果能执教中国队在冬奥会上取得好成绩,这本身就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作为一个职业教练,当我明确了自己回来的目标,我就义无反顾了。”



李琰没料到,她刚接手短道速滑队的第一场比赛,就遭到了王濛的“炮轰”。2007年1月30日,在夺得第六届亚冬会1500米铜牌后,王濛表示:“国家队没有战术,我要退出。”当时有分析指出,王濛是在为带过她4年的恩师辛庆山叫冤。虽然辛庆山回避了这个问题,但他和王濛一样质疑了李琰的能力:“队伍请到李琰也是希望她能把队伍带得更好,现在来看,需要一个更加能让运动员团结在一起,让这支队伍更有凝聚力的教练。这个有凝聚力的人很难找到。”



对于王濛放言要退出国家队,李琰的态度一点也不含糊:“王濛有权利这么做。我要说的是,国家队的大门并不向所有人敞开,无论她是谁!”



但是,在执教王濛不到一年后,王濛和李琰的关系发生了质的变化。马庆忠告诉本刊记者:“李琰是一个很高明的教练,她很好地调教了王濛的性格,能让她扬长避短。”李琰则用“润物细无声”来描述自己对王濛的引导。“运动员都希望能超越自己,当我在技术上一点一点为她改进,让她意识到这种改进使她做得越来越好时,她会信赖你。默契是一点一点积累的。”



温哥华冬奥会周期,短道速滑队内的关系相对简单有序:李琰是绝对的业务权威,原本的领队杨占武,定位也非常明晰,就是协助教练员,服务队伍,王濛则是队员的凝聚核心。在上一个周期后期,整支队伍分工明晰,运作良好,从而取得温哥华冬奥会包揽女子四金的辉煌成绩。2010年,杨占武收到人民大学的聘请离队,副领队王春露升任领队,权力架构的变更,矛盾逐渐产生。



领队在国外基本上不叫领队,叫队伍管理,也就是说,这位管理需鞍前马后地做好球队生活训练比赛的后勤保障工作。至于怎么用人、安排什么战术打法,调整哪位球员出队,都跟队伍管理无关。但在中国体坛就完全不一样了。领队首先是上级任命的,也就是说,可能主教练未必有什么级别,但国字号的领队至少得是个副处级。其次,领队通常不仅是队伍管理,还得管理队伍。队伍管理,管理队伍,别看就是4个字颠倒一下,意思完全不一样。队伍管理是服务性质的,但管理队伍就意味着更大的权力。



李琰说,杨占武在队中的时候,没有队员怕他,但每一个队员都尊重他。“他的门永远都是对队员敞开着的。面对像王濛这样性格比较急躁的队员,他也有自己处理的办法,不在队员着急的时候急于表达自己的观点,而是通过引导,让队员冷静下来后,明白自己的问题在哪里。”与博士杨占武不同,作为年轻上位者,王春露更需要在队伍里树立威信。李琰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透露,王春露常常在队伍内搞分化,怂恿队员孤立王濛,令队中出现不团结的倾向,影响了队伍的稳定和队员情绪。在青岛集训期间,王春露还在未征求主教练意见的情况下严厉批评一些老队员的训练,得知队员有情绪后,又单独找老队员梁文豪谈话说,“我说的不是你,你练得挺好的,我说的是韩佳良、刘显伟”,并许诺为梁文豪争取赞助。最令李琰感到难以忍受的是,由于她在训练和管理理念上与王春露存在分歧,王春露要求队内人员,关注李琰的思想动态,跟她汇报。王春露还告诉主力队员刘秋宏,说2010年冬奥会李琰的能力已经用完了。对于李琰给助理教练布置的一些正常工作安排,王春露也私下表达了她不同的想法。



李琰说,2010年冬奥会后,她之所以跟冬管中心续约,是因为心中还有梦想,还有抱负,她希望有一个好的环境来做这件事,希望有一个真正的团队来做这件事,跟2006~2010周期一样。让她感到无奈的是,现在这样一团糟的局面,没法正常工作。“作为主教练,我感到自己在训练工作上没有得到很好的支持。我是一名职业教练,跟冬管中心有合同,运动员的成绩跟教练的能力直接挂钩。但是,由于队伍管理现在陷入一团糟,给正常训练造成了很大影响,也直接影响我的职业生涯。”



对于李琰的说法,王春露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我是按照中心领导的指示工作,我问心无愧,也不想打‘口水仗’。我跟大家一样,希望能公开青岛宾馆拍摄到的所有录像。”



黑吉之争



8月4日,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宣布,撤销王濛短道速滑队队长职务,取消王濛、刘显伟短道速滑队队员资格,调整回地方队,取消王濛、刘显伟参加国际、国内比赛资格,王濛、刘显伟对损坏的公共物品进行赔偿,王濛、刘显伟做出深刻检查和道歉。



冬管中心的处罚声明,只涉及王濛、刘显伟等6名队员,并未涉及教练和领队,其中一名高层人员解释:“在多方调查、取证后,我们发现整个冲突过程中,王春露自始至终没有还手,王濛和刘显伟则存在追打助理教练员以及上前阻止人员的情况。”该知情人认为,王春露虽然也介入打架,但是被动卷入的,未达到处罚的程度,“不是不处理,而是还不够处罚的条件,最多是在教育层面,提醒她注意方式、方法”。他强调,王春露的过错性质与王濛不能相提并论,对王春露的教育批评将另行处理。



不过,在这一最终处罚决定正式公布前,又是吉林的一家媒体率先爆出了结果,唯一的出入在于,这家媒体所爆出的处罚决定里,王濛可参加国内比赛。而这一细微的出入,却是马庆忠最为关心的。“王濛酷爱滑冰,从她本人来说,从没动过退役的念头。短距离项目,运动员能维持的运动生涯时间更长久,王濛能力又很出众,不出意外,她的运动生涯能延续到2018年。如果她能参加国内比赛,她还能存在于冰场上,可以保持好的训练状态,再重新寻找机会回国家队。可是现在,不仅门关上了,窗户也堵死了。”



这并不仅是王濛个人的损失。马庆忠告诉本刊记者:“一旦王濛离开,黑龙江在短道项目上就不再是半壁江山,要夺取全运会金牌很难。虽然还有刘秋宏,但吉林还有周洋,她是中距离的顶尖高手,无论是单向还是接力,黑龙江胜算并不大。”



黑龙江一位资深短道速滑教练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从上世纪80年代直到1995年以前,短道项目的重心在吉林。1995年后,随着杨扬在冬奥会上实现金牌零的突破和王濛的迅速崛起,短道项目的重心才偏转到了整体实力日益强大的黑龙江。在这位教练看来,黑龙江的短道速滑项目之所以发展得好,得益于训练格局层次先进,战略部署有远见,同时注重人才梯队培养。“竞技体育出现劣势的时候,应拿出相应的手段调整,愿赌服输。”



“在中国,冬季项目基本是黑龙江和吉林两省的运动员出成绩,两省利益上的争夺一直未曾停歇,大至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小至队内。短道速滑,基本上就是黑龙江和吉林在争,但是这么多年,吉林一直充当配角。你看目前的权力配置,主教练李琰是黑龙江人,领队王春露是吉林人,两个助理教练,马延军是黑龙江人,冯凯是长春人。”长春某媒体体育部主任这样告诉本刊记者,“短道速滑是进入全运会的项目,如果说冬运会还只是地方城市之争,那么对于夏季项目排在15位以外的黑龙江、吉林,就指着这几块金牌了。所以,黑龙江和吉林在赛场上的争夺无休止。”



长春媒体甚至将矛头直指冬季运动管理中心主任赵英刚:“2008年前他是黑龙江体育局局长,因为杨扬和王濛出了成绩被调到冬运中心当主任。在2009年的青岛全运会赛场,黑龙江包揽了6金完胜吉林,黑龙江体育局官员和赵英刚相拥而泣,吉林只能暗自寒心。”



“北冰南移”是赵英刚上任国家冬季管理中心主任后一直所强调的一个理念,其中花样滑冰是一个典型例子,深圳还开了很多俱乐部,但除了花滑之外,其他项目大多都还在起步阶段。为了推动冰雪项目南移发展,冬季管理中心特别让十一运会速滑比赛的举办地南移,而就此引起拥有最多冰迷的吉林方面的不满。



吉林原本在冰雪项目拥有绝对的优势,“北冰南移”后,其他省市的实力也提高了,像由黑龙江交流到宁夏的队员于静为该代表团夺得20年来的第一枚全运会金牌,吉林籍运动员帮助浙江拿到全运会银牌,吉林代表团优势下降了。而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北冰南移”让靠举办冬季项目比赛赚钱的吉林方面的钱也少了。



具体到短道速滑项目,在国际大赛里,中国队常常在比赛中采用“人海战术”,牺牲一部分运动员来保住尖子队员,由于最终金牌只有一枚,因此赛后的利益分配问题最难平衡。长久下来,矛盾的积聚也就越来越多。



而被长春媒体评价为“没头脑、经常放炮”的王濛,则成为引爆点。作为深谙体制内运作规律的老教练,马庆忠毫不护短,他说:“没有一个教练不喜欢优秀运动员的。但是,在国家队队伍里,不允许某人特殊化,否则不好管理队伍。王濛喝酒,晚归,打架,甚至表现出对高层领导的藐视,这不叫个性,这叫‘任性’。如果不严格处罚,冬管中心如何服众?”





主教练李琰



对于李琰提到“管理层没有很好地解决队伍中存在的问题。真正的深层次原因还要放到桌面上解决”,马庆忠认为,正因为李琰不是体制内教练,没有行政制约,职业教练的心态决定了她的话有一定的真实性,但是这依然体现出了“不冷静”。“还有3年时间,问题还没有到刀兵相见的时候,这种不冷静对王濛以后的回归将形成一个阻挡。管理层的决定必然是到位的、隐蔽的,如果能让公众都猜得到,就没意思了。”



马庆忠说:“王濛有错,但错不多。她的错来自导向。身边的‘粉丝’、朋友、亲人,赞誉的声音太多,面子薄得像一张纸。轻轻一碰,就要破了。除了冰场,她还能有什么更好的表现?”■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