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鸿章赴日遇刺不反击 签屈辱条约遭骂

叶志威 收藏 2 567
导读:  弱国无外交。李鸿章在日本谈判过程中经受的屈辱,特别是遇刺的经过,是每个有志气的中国人不能淡忘的。在遇刺之后,李鸿章在关键时刻太软弱,挺不起腰杆来,致使错过机会,任凭日本摆布和宰割。   人们骂李鸿章是卖国贼,常与订立《马关条约》相联系,这有失偏颇。因为这个差使确实是非他所愿,谁去都得签字画押。话又要说回来,慈禧等人固然昏庸腐败,但手握重权、掌管军队之人难道没有责任吗?这个时候,你不去叫谁去?   无理 日本要求吃住在船上   公元1895年(光绪二十一年)3月14日清晨,天津港

弱国无外交。李鸿章在日本谈判过程中经受的屈辱,特别是遇刺的经过,是每个有志气的中国人不能淡忘的。在遇刺之后,李鸿章在关键时刻太软弱,挺不起腰杆来,致使错过机会,任凭日本摆布和宰割。



人们骂李鸿章是卖国贼,常与订立《马关条约》相联系,这有失偏颇。因为这个差使确实是非他所愿,谁去都得签字画押。话又要说回来,慈禧等人固然昏庸腐败,但手握重权、掌管军队之人难道没有责任吗?这个时候,你不去叫谁去?


无理 日本要求吃住在船上


公元1895年(光绪二十一年)3月14日清晨,天津港码头戒备森严,车马往来,一片忙乱。码头旁停靠着两艘悬挂黄龙国旗的商船。这是中国出高价雇用的德国船只。因为自甲午战争惨败后,中国已无一艘舰船可派。清朝重臣、与日本求和订约的全权代表、年已花甲的李鸿章率领33名随员,此外还有管厨、厨师、茶房、打杂、轿班、剃头匠等共计135人在天津登船。李鸿章及主要随员登上了“公义”号,美国外交部律师科士达、前美国驻华副领事毕得格和一班工作人员登上“礼裕”号。


轮上随带那么多的勤杂人员干吗?原来日本政府太傲慢无理,竟告知:日本方面不提供食宿条件,中国议和使团只能吃住在轮船上,一切自理。


李鸿章心绪苦闷沮丧,神情凄楚悲凉地站在甲板上,向送行的属僚们挥手告别,然后在儿子李经方的搀扶下,艰难地钻进船舱。“公义”号和“礼裕”号相继离开码头,向东驶去。


委屈 倒霉差事谁也不愿去


1894年10月底、11月初,由于日寇铁蹄蹂躏辽东半岛,威逼奉天“根本重地”,迫使帝党同后党、李鸿章等在“遣使议和”问题上,渐趋一致,因而相继有德璀琳和张荫桓、邵友濂出使日本之举。但日本指责使者“全权不足”,拒绝谈判。在这种情况下,光绪皇帝召见军机大臣翁同龢等入宫,问诸臣:“时事到了这个地步,战与和皆不可恃,众卿有何妙策?”


诸大臣沉默不语。光绪皇帝发火了:“平时问策,你们高谈阔论不休,今遇到关系祖宗社稷大计,你们都一言不发,岂有此理!”说完便痛哭不已。


无奈,第二天又召集军机大臣复议,最后认为中堂大人李鸿章作为全权代表是日本政府能接受的。就这样,把议事结果禀奏慈禧。慈禧命李:“星速来京请训,切勿刻迟! ”


众幕僚们也反对李鸿章出面与日本人议和。连总税务司赫德也说:“中堂大人,您此去将会招天下人之怨。 ”李鸿章道:“此中厉害,老朽我比你们看得还清楚。 ”


李鸿章觉得,如果自己再拒绝下去,慈禧便会把他撕成两半了,并将连累儿孙、亲属。“忍着一点吧!个人受些委屈,哪怕真的丢了老命,只要能保全家族、亲友,豁上了! ”


窝囊 侃侃而谈遭日本人挖苦


到了马关后,日本首相伊藤与李鸿章一见面,就故意奚落他一顿:“前次张、邵二使未完成使命,持节空白归去,余等甚感遗憾。”说完,逼视着李鸿章问道:“此次贵国修好之心诚否?”李鸿章立即恭谦地说:“我国若非诚心修好,必不派我;我无诚心修好,亦不来此。 ”


接着,李鸿章为了使和谈早日达成协议,就中日两国今后的关系发了长篇议论:“贵我两国乃东洋之两大国,同文同种,利害攸关。贵国近年进步极速,侪身泰西各邦之列,实令人钦慕不止……今我国人虽有多数怨恨贵国,而我对贵国反多感荷。缘我国有识之士,鉴于今日之大败,必有所觉悟。倘能恢复两国之和平,以其唇齿相依之关系,促进国家之兴盛,永保尔亚之和平,则足以实现两国之宿愿……”


李鸿章的这些议论的意图,伊藤、陆奥外相都看得很清楚:“他目的是想借此引起我国的同情,用冷嘲热讽以掩盖战败者的屈辱地位。尽管他是狡猾的,却也令人可贵,可以说到底不愧为中国当代的一个人物。 ”


过苛 日本狮子大开口割地赔款要求吓人


自开战以来,日军屡战屡胜,将昔日被视为庞然大物的中国踩在脚下,铺天盖地、纷纷扬扬的捷报,使被军国主义煽动起来的日本国民欢天喜地,如醉如痴。日本统治集团中的各种人物的欲望与日俱增,都在考虑如何最大限度地勒索被击倒的对手。


负责财政的大藏希望“巨额之偿金”,打算提出让清政府赔偿白银十亿两。军令部长桦山主张除巨额赔款外,还要占有辽东、山东半岛、澎湖列岛、台湾和舟山群岛的一部分。


日本方面深知清政府急于停战,所以在第二次谈判中提出了极为苛刻的条件进行要挟:日本军队应占守大沽、天津、山海关,并所有该处之城池堡垒,驻上述各处之清国军队,须将一切军器、军需交与日本国军队暂管;天津、山海关之间铁路当由日本国军务管理;停战限期内日本国军队之军需军费,应由清国支补。既允上开各款,则停战日期、停战期限及日清两国军队驻守划界并其余各细目,应即行商议。


对日本方面如此蛮横苛刻的条件,李鸿章听后大惊失色,连呼:“过苛,过苛!”接着,他近乎哀求地对伊藤说:“贵方所指之天津、大沽、山海关三地,实北京之咽喉、直隶之锁钥也。若停战不成,则日本先已据此,我方则反主为客,此条件未免凌遏太甚? ”


伊藤、陆奥等人摆出战胜者居高临下的架式,气焰嚣张,不管李鸿章怎样乞求辩解,在停战条件上毫不让步。


突变 李鸿章竟被暴徒行刺


3月24日下午4时15分,第三次谈判结束后,李鸿章乘轿返回驻地接引寺途中,忽然一个名叫小山丰太郎的暴徒,从拥挤的人群中冲到轿前,向李鸿章开枪射击,李顿时昏过去。一时间,现场大乱,行刺者趁乱躲入人群溜之大吉。


李鸿章的随员们赶快把他抬回驿馆,经医生检查,子弹嵌入颊骨,取之难保无虞,决定留弹合口。不久李鸿章就苏醒过来。面对着血迹斑斑的朝服,清廷这位73岁的老臣,在异乡他国,长叹说:“这血应该能够报效朝廷了! ”


行刺事件发生后,马关警方很快抓到了凶手。经审讯,此人名叫小山丰太郎,21岁,是日本的好战分子。他不希望中日停战议和,所以决定刺杀李鸿章,挑起事端、激化矛盾,使战争继续下去。


一个国家的全权大使在他国遭枪击,这在国际关系史上是极为罕见的。李鸿章遇刺事件发生后,世界舆论哗然,使日本政府非常被动、担心。日本首相伊藤博文闻讯后气急败坏地说:“这一事件的发生比战场上一两个师团的溃败还要严重! ”


一个高明的政治家、外交家和军事家,其重要的素质是有胆有识,有勇有谋。可悲的是,李鸿章虽然看出自己受伤后日本“上下礼谊周至,不过敷衍外面”,但他本人和清廷却都没有利用这次事件压制日本争取外援的想法和行动,以为日本“似尚有抱歉之意”,仍把媾和条款放在首位。


在这件突发事件面前,李鸿章就缺少应有的判断力和激愤,更缺少做人的骨气与尊严。他如果决心豁上了“死在日本”,就凭这一点,必将赢得国人与世人的尊敬,并为谈判、签约提供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嚣张 日本稳住李鸿章,如释重负


4月1日,中日双方进行第四次会谈。李鸿章因伤疼没有出席,陆奥宗光外相把媾和条约方案交给了李经方,要求4日内给予答复。


看着日本的媾和条约方案,李经方目瞪口呆。他战战兢兢,呆呆地望着伊藤。但他在心里却想:你们日本出兵中国,又不是我大清朝廷请你们去的。而是你们擅自闯入,杀我同胞,占我城乡,凭什么要我们承担你们的军费?!然而这话他咽到肚子中去了,说出来的话是:“首相大人,三亿两白银对我大清朝廷是一个天文数字哩!朝廷的户部,十年也没有这个收入哩!你让我们拿什么赔你呀? ”“这些我们不管!”伊藤又一次凶相毕露了,几乎是吼叫起来:“哪怕你们中国卖人、卖地,也要把钱赔给我们。我希望中国的全权大臣能够认真考虑现在两国之间的形势,这就是:日本是战胜国,中国是战败国!中国有句俗话,叫做‘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个含义你们应该比我们懂得! ”


屈辱 颤着手在条约上签字


日本外相陆奥宗光在记述李鸿章伤势基本痊愈,继续谈判的情景时这样写道:


李鸿章自到马关以来,从来没有像今天会晤这样不惜费尽唇舌进行辩论的。最初要求从赔款两万万两中削减五千万两,看见达不到目的,又要求减少两千万两。甚至最后竟向伊藤全权哀求,以此少许之减额,赠作回国的旅费。此种举行,大抵是出于“争得一分有一分之益”的意思。也实在难为这位老中堂了……


李鸿章靠着那只尚未受伤的右眼,十分吃力地看着这个并不太长但字字揪心的条约草案。他的手在发抖,浑身在痉孪,嘴里在喃喃低语:我办理大清国外交二十余年,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苛刻的条约呀! 哀求了老半天,伊藤毫无所动。李鸿章又曰:“赔款既不能减,地可稍减乎?到底不能一毛不拔”,“赔款既不肯稍减,所出之息可免矣”。


日本方面已掌握清政府授权李鸿章“权宜签字”的权限,按“无可更动、无可赢改”的方针办。所以不管李鸿章如何再三哀求,伊藤等胸有成竹,不作丝毫让步。谈判期间,关于台湾的交割时间问题还有一段野心与凶残毕露、恨不得一口便吞下整个中华的对话:


李鸿章:一月之限过促,总署与我远隔,台湾不能深知情形……何事不可互商?


伊藤博文:一月足矣。


李鸿章:头绪纷繁,两月方宽,办事较妥,贵国何必急?台湾已是口中之物。


伊藤博文:(哄笑一番)尚未下咽,自感腹饥特甚。


李鸿章:两万万足可疗饥。换约后尚须请旨派员,一月之期甚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