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1日凌晨,反对派支持者参加在利比亚班加西举行的游行集会。利比亚反对派军方发言人艾哈迈德·巴尼20日晚向记者确认,利比亚反对派已占领首都的黎波里的国际机场和一个军火库,的黎波里市内发生全面骚乱,游行示威者已走上首都的黎波里的数个街区街道。另据半岛电视台援引利比亚国家电视台画面报道,利比亚政府发言人易卜拉欣对记者说,目前的黎波里一切平静,政府军仍分布在全市各个角落,并保持对其控制。新华社发(穆罕默德·欧迈尔摄)

新华网专稿(新华军事评论员郑文浩)“目前的黎波里一切平静,政府军仍分布在全市各个角落,并保持对其控制……”21日利比亚政府发言人易卜拉欣的话犹言在耳,一天之后,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委员阿卜杜拉·迈胡卜就宣布反对派武装已控制首都的黎波里,目前正在市内清除卡扎菲残余部队,并全城搜捕卡扎菲。

中国国内一位著名的军事专家,前不久还言之凿凿,反对派斋月期间,也就是8月31日之前,不可能攻进的黎波里。不过现在利比亚首都市中心的绿色广场进行欢庆的人群,的黎波里急转直下的形势,显然让一些军事专家吃了亏。不过,笔者认为,以这场战争,来较真军事专家的权威性,也大可不必。既然CNN、半岛电视台的记者都能够顶着钢盔和反对派大摇大摆地进入利比亚首都,那么这场战争还有啥是不能发生的。

利比亚所发生的内战,一方面是利比亚普通民众对经济和生活现状的不满,然而这场战争的背后,同样有西方大国作为推动意识形态、转移国内视线的考虑。甚至在一些国家看来,基地组织这样的恐怖集团都在这场内战中,若隐若现的存在。各种各样的势力,都想通过这场战争,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因此,利比亚的内战,就不单纯是一场战争,而是充满了各方面的角力。在这种状态下,很多突破常规的现象就会发生。尽管在媒体的热炒下,我们以近乎放大镜的方式来观察这场战争,但真正能看懂的,又有几个?

利比亚是个小国,而且是个蕴含丰富石油资源的小国。这样的国家很容易被搅进大国的漩涡之中。利比亚民众的不满,引发政权的更迭,这其实是简单的第一步。难的是获胜的那一方,能否迅速恢复利比亚经济和社会秩序,改善民众的生活,真正让利比亚人民享受到应有的权利。这对一个尚存在部落制的国家而言,更加困难。鲁迅曾有诗云:梦里依稀慈母泪,城头变幻大王旗。有些问题,并不是打个“V”字手势,向天空打一梭子AK-47就能解决的。一个不留神,“V”就不是胜利,而是有些“二”了。

新闻背景:利比亚反对派官员称已控制的黎波里 全城搜捕卡扎菲

新华网利比亚班加西8月22日电(记者周潼潼 王洪江)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委员阿卜杜拉·迈胡卜22日凌晨对记者说,反对派武装已控制首都的黎波里,目前正在市内清除卡扎菲残余部队。他说,反对派正在全城搜捕卡扎菲,并排除其离开利比亚的可能。

延伸阅读:利比亚首都遭战略包围 卡扎菲政权或挺不过8月底?

利比亚反对派称已经攻入距首都30公里的重镇

萨科齐称法对利比亚行动将直到最后 正撤回航母

8月16日,持续5个多月的利比亚战争僵局被打破,反政府武装接连攻克紧邻首都的黎波里的战略重镇,对首都形成全面包围的阵势。与此同时,原本支持卡扎菲的俄罗斯态度骤变,宣布制裁卡扎菲及其家人;卡扎菲身边的忠诚部属则掀起新一轮出逃热潮。有国际政治分析家认为,利比亚战争已出现战略性转折,卡扎菲政权或挺不过8月底。

的黎波里遭“战略围城”

本月13日以来,利比亚反政府武装发起的战略攻势已取得了重大进展。在利比亚西部,反政府武装16日已完全控制了扎维耶的城南和城西,并将利比亚政府剩余抵抗力量压缩到城东郊外。扎维耶人口约20万,距离首都仅48公里,堪称“的黎波里的门槛”。它还是利比亚当下唯一正常生产燃油的炼油厂所在地,是利比亚全国的汽油和燃料的来源,因而,对于交战双方来说至关重要,双方已为此进行了多轮争夺。

据扎维耶的石油生产工程师努里·鲍乌西15日透露,反政府武装进城后立即切断了全部4条通往的黎波里的汽油和柴油运输管道。意识到事态严重性的利比亚政府军16日凌晨组织了多次反攻,试图夺回扎维耶的控制权,双方一直在市中心展开激战。

利比亚反政府武装发言人朱马·易卜拉欣上校透露,反政府武装还将切断的黎波里经拉斯阿迪尔口岸通往突尼斯,向南通往尼日尔和乍得的补给线。为此,他们已于16日分别攻克了的黎波里以南80公里的战略重镇加尔杨,以及扎维耶以西32公里的战略重镇苏尔曼。这使利比亚反政府武装对首都实现了战略合围。

在的黎波里以东大约480公里的卡扎菲老家苏尔特,反对派武装15日已经开始对数个村镇发起进攻。在东部的布雷加,反对派武装于15日完全占领了新城居民区,开始向坚守在炼油厂和港口内的利比亚政府军发起攻击。

多名军政要员集体出逃

面对反对派不断推进的战略反攻,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15日呼吁:“首都民众拿起武器上战场,抵抗反对派武装和北约,一寸一寸地解放国土。”然而,此时政府内部却掀起了新一轮军政要员出逃潮。

15日,利比亚政府公共安全秘书(相当于内政部长)纳斯尔·马布鲁克·阿卜杜拉携9位家人乘坐私人飞机从突尼斯飞抵开罗。持“旅游签证”的阿卜杜拉宣称自己与家人是到埃及“旅游”。然而,有分析称,阿卜杜拉已效仿前外交部长逃离了的黎波里。

本月以来,利比亚政府军内部也接连传出有上校级军官投奔反对派武装的消息,其中,包括3名上校、两名中校及他们的部下集体叛逃到米苏拉塔的反对派武装。

传利比亚军方首次向反政府武装发射飞毛腿导弹

综合报道,美国国防部官员透露,当地时间14日,利比亚政府军首次发射“飞毛腿”导弹,袭击反政府武装。

据称,美国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军方官员称,14日当天,利比亚政府军队第一次向反对派武装发射一枚“飞毛腿”导弹,不过,导弹落入距石油重镇布雷加80公里处的沙漠里,没有造成人员死伤。报道指,利比亚政府同反对派为争夺布雷加已激战数月。

目前还没有其它消息证明该事件。

与此同时,利比亚反政府武装继续从南部和西部向首都的黎波里进军。反政府武装据称已制定了下一步的作战计划,即攻打卡扎菲政权所掌控的利首都的黎波里。同时,反政府武装声称,已切断两条向的黎波里运送供给的重要通道。

据报道,的黎波里以西50公里的扎维亚和南部80公里外的盖尔扬均发生了交火。

报道指,因担心利比亚政府会向反对派占领地区发射导弹,北约及美军曾试图捣毁利比亚政府的军用“飞毛腿”导弹设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