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阳风云录 正文 第九十五章 苏州之行(十一)

隐世绝刀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9.html[/size][/URL] 众人停下手中动作寻声看去,只见从黑暗之中走出三人,分别是希迁、李白和蓝娇娇。 原来刚才蓝娇娇看出大家的担心,便悄悄的回到禅房想寻求李白前辈的帮助,可是李白却笑言道:“李某只是一个穷酸书生,从不过问江湖的恩怨仇杀。”而希迁更是双眼紧闭,至始至终未出一言。 急的蓝娇娇在禅房苦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9.html


众人停下手中动作寻声看去,只见从黑暗之中走出三人,分别是希迁、李白和蓝娇娇。

原来刚才蓝娇娇看出大家的担心,便悄悄的回到禅房想寻求李白前辈的帮助,可是李白却笑言道:“李某只是一个穷酸书生,从不过问江湖的恩怨仇杀。”而希迁更是双眼紧闭,至始至终未出一言。

急的蓝娇娇在禅房苦苦哀求了好长一段时间,把十多年没说过的好话都说尽了,李白才无奈的摇摇头,道:“李某真是怕了你这个小丫头了。”而这时希迁也睁开双目,与李白对望一眼,同时点点头。二人这才带着蓝娇娇来到碑廊。

其实两人并不是不想帮助张云龙等人,而是二人有意想试探一下张云龙的武学修为和为人之道,所以才在禅房里装作莫不关心的样子,等到时间差不多的时候才顺着蓝娇娇的话故作为难的出来看个究竟。

希迁看向鬼帝手中的刀,先是微微一愣,但是立刻恢复了平静,接着开口问道:“施主可是温苍南的传人?”

鬼帝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试探的问道:“大师认识家祖父?”

希迁笑道:“四十年前,我曾在青原山听温老施主和恩师慧能大师论道十余载,老施主的道行远在贫僧之上,他的额前有一个印记和你武器上的那个一模一样。据温老施主自己说,他以前是魔门中人,但是自从八十年前那一役之后,温老施主就参透了人性,也就是从那时起决定开始放弃追名逐利的俗事争斗,在青原山和恩师慧能大师成为邻居,两人经常在一起参禅论道,恐怕温老施主自己都不会知道自己还有后人存活于世。”

鬼帝激动的问道:“大师,祖父他老人家可还健在?”

希迁道了一声佛号,说道:“温老施主已经仙逝将近三十年了。”

“那他老人家的阴宅又在何处?”鬼帝追问道

希迁继续道:“温老施主生前嘱咐过死后不要留有痕迹,他的骨灰已经在福州入海。”

鬼帝叹息一声,客气的向希迁拱手道:“多谢大师告知家祖父的消息。”说到这里又转头看了看张云龙等人,语气生硬的说道:“今天看在大师的面子上,本尊就暂且让你们多活几日,等本尊将其他的事情处理完了再来找尔等算帐。”说完卷起一阵轻风消失在众人的面前。

“阿尼陀佛”希迁道了一声佛号,发出低沉的声音向鬼帝远去的背影问道:“施主可否告知姓名,和温老施主什么关系?”

只听鬼帝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在下温从泷,乃温苍南祖父的不孝幼孙。”

等幽冥鬼帝温从泷走后,李白低声道:“根据此人的身手来看,此人武功早已进入化境,恐怕我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这时,见危险已经解除的张云龙再也支撑不住,缓缓的倒向身旁的焦妍凤,嘴角还不停的向外淌着鲜血,吓得焦妍凤急忙扶住张云龙,眼中着晶莹的热泪为张云龙擦拭嘴角的血迹。李白一个闪身出现在张云龙的近前,身手抵住张云龙的前心,一道柔和的自然经内力缓缓的输入到张云龙的体内。

众人见李白在为张云龙疗伤,也都插不上手,只得在旁边为二人护法;而希迁则是走到昏迷的季振宇旁边,探手抓住季振宇的手腕打入一道佛门无上法力,随后摇摇头叹息一声,道:“想不到温施主下手竟然如此狠辣!”

郭玲紧张的问道:“大师,季大哥的伤能治好吗?”

希迁再次摇摇头,道:“季施主的全身经脉已经被震断,能活命已经算是奇迹了,可能以后再也不能习武了。”

郭玲激动的问道:“大师你说什么?以后再也不能习武了?!!怎么会这样?”郭玲的眼泪犹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边哭边自责道:“都是我不好,若不是我连累了季大哥失去一支胳膊,他也许就就不会被鬼帝伤成这样了。”

摄正茗和柳三娘过来劝慰道:“玲儿妹子(妹妹),你不要自责,大师只是说可能而已,季大哥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等我们找到了鬼医前辈,让鬼医前辈给季大哥想想办法。”“都是我不好,都是我没用!……”郭玲泪眼梨花,口中不断的重复这句话,对摄正茗她们的话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阿弥陀佛”希迁开口道:“女施主你不必难过,季施主遭此一劫未必是一件坏事。”

郭玲止住哭声,哽咽的问道:“大师,此话怎讲?”

希迁继续道:“芸芸众生,该受多少苦、该享多少福都是有定数的,也都是平衡的,他在这里失去的多,自然在他处得到的就多,所以未必就是一件坏事。”

郭玲低头看看昏迷的季振宇,又抬头瞧瞧希迁,沉思了很久,众人见她没了反应也都紧张的看着她,摄正茗想上前说些什么,却被希迁用眼神阻止了。

过了良久,郭玲才似懂非懂的露出一丝笑容,对希迁恭敬的双手参拜,道:“多谢大师指点,晚辈明白了!”

希迁满意的点点头,未再他言。这时李白为张云龙运功疗伤也告一段落,李白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转头对希迁道:“大师果然说的没错,云龙这小子果然是福缘不浅,刚才我为他疗伤的时候发现他体内有不少好东西,各种奇珍异宝的灵气将他的身体改造的完美至极,就算我不为他疗伤,他过个十天半月也会自行康复。”

希迁笑道:“福缘都是自己修来的,此子并非池中之物,得一些奇珍异宝的相助也是情理之中。”

李白同意的点点头,而在旁边一直听着二位前辈对话的李宏图、司徒潇潇等人则都是既羡慕又高兴。

焦妍凤伸手抓过张云龙的胳膊切了一下脉象,发现张云龙的脉象已经极为平缓正常,已经和平常没有多大的区别了。

焦妍凤忙起身向李白道谢,道:“晚辈代龙哥多谢李前辈出手相救!”

李白摆摆手,道:“我都说了,即使我不出手这小子也会好的,我只是助他一臂之力而已,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司徒潇潇上前一步,看了一眼张云龙和季振宇后,向李宏图问道:“李大哥,现在他们两都受了重伤,我们该如何做下一步打算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