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烽火燎原 正文 47、草原围猎(七)

muyiyuewenwu123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3.html[/size][/URL] “报告!军长多伦来电!”参谋进屋看到杨国栋在沉思没有直接念电文。 “念!”杨国栋整理过来思绪说道。 “日军出动飞机十架开始对多伦外围同盟军阵地展开轰炸,缺少防空武器人民军伤亡很大!”参谋念完以后站在那里不动。 “完了?就这么多?”杨国栋问道。 “电文就这么多”参谋果断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3.html

“报告!军长多伦来电!”参谋进屋看到杨国栋在沉思没有直接念电文。

“念!”杨国栋整理过来思绪说道。

“日军出动飞机十架开始对多伦外围同盟军阵地展开轰炸,缺少防空武器人民军伤亡很大!”参谋念完以后站在那里不动。

“完了?就这么多?”杨国栋问道。

“电文就这么多”参谋果断地回答。

“你先去吧,同盟军方向的来电第一时间报过来,不得耽误片刻。”杨国栋对参谋说完开始继续思考。

特战大队在草原上,已经快整整寻找了一天了,依靠侦察突击车的高机动性特战大队,三车一组在茫茫草原上驰骋,把方圆30公里内搜索了一遍仍然没有发现任何日军运输部队的踪影,处在草原上的临时大队部内,李二宝、马三娃急的对着地图反复的看着每一处可能的地方反复斟酌。

“老李,我们是不是再扩大一下搜索范围,另外向赤峰反方向再靠近一些?”马三娃对着仍在沉思的李二宝说道。

“李二宝如梦方醒一般,老马我们想简单了,日军刚刚到达多伦,按照作战携行规定,日军携带的粮弹给养最少也可以坚持三五天不成问题,按照时间算起日军最早也得明天起运物资,我们太着急了,这样我们派出20个人携带电台潜伏在赤峰城外,提早发现日军运输部队迹象,其余人员在这草原上守株待兔。除非鬼子象方参谋长说的那样用飞机运输,否则小鬼子休想从这草原上运到多伦一粒米、一发弹。”李二宝说完将拳头狠狠砸在地图上。

“对啊!老李让常福虎带着20人去潜伏侦察怎么样?”马三娃回身说道。

“师长,我们都在这山林里猫了一下午了,小鬼子侦察机来回的飞来飞去,什么时候才能走啊?”小警卫员问二师师长李德宽。

“你小兔崽子,着什么急,老子比你还急呢!再等一会再等会小鬼子飞机飞走了我们就可以走了。”三十多岁的李德宽伸手摸了一下不足二十岁的小警卫员的脑袋说道。

“师长军部急电!命令第二师所部必须在27日凌晨6点以前机动到隆化县庙子沟,做好战役合围封堵袋口的全面准备。!”参谋长张大元拿着电报急促的念完了电文。

“地图!直线距离80公里,还有36个小时,走山路汽车速度提不上来,这样老张,命令所有步兵团轻装只携带必要的弹药物资和两餐份口粮,沿着山路穿密林急行军到达庙子沟时间30个小时,到达以后各团迅速派出侦察部队搜素警戒范围不小于8公里,炮兵团和师部指挥机关利用夜间走大路,侦察营乘车前出侦察做好行军标记,绕过山路走大路将近150公里敌人给我们部队的行军时间能有差不多18个小时足够了,告诉侦察营必须不能够走错哪怕一公里,确保部队按时机动到达指定位置。”李德宽看着地图下达了行军命令。

第二师在急速的行军,各部在电台中已经得知日军对多伦的同盟军展开了将近一下午的攻击作战,虽然有军炮兵师几个炮兵团的炮火支援,可是小鬼子地面部队只是在多伦外围机动,缺乏防空作战武器、和缺乏应对防空袭的作战常识,面对日军飞机轰炸,人民军地面防御部队伤亡非常大,让在多伦指挥作战的冯玉祥、吉鸿昌两位将军非常的恼火着急。

尤其是特战大队,马三娃和刘二宝派出常福虎的潜伏分队已经报告到达了赤峰城的外围,正严密监视着从赤峰通往多伦的必经之路,可现在是夜里了,日军肯定不可能夜间运输,两个人安排不对宿营以后在帐篷中辗转难眠。

“老马!急也没用,还是再等一等吧!睡觉吧!”李二宝催促马三娃。

“你别装了,你比老子还急呢!你怎么知道老子没有睡着?你翻来覆去在铺盖卷上烙大饼,老子怎么能睡得着?”马三娃极不耐烦的索性坐了起来。

“你他娘的还狗咬吕洞宾,老子看你不也是翻来覆去烙大饼,这样吧咱们俩唠唠,你说我们这五六百人全被军长派到这茫茫草原来打击小鬼子后勤运输队,是不是有些大材小用了?”李二宝试探着问道。

“老李,你他娘的可别胡来啊!”马三娃心里其实比李二保还急呢,可嘴上硬是装着很原则的说道。

“你少给老子面前装,我还不知道你,快点!把你心里的想法给老子说一说。”李二宝揭穿了马三娃的伪装说道。

“这是你让我说的啊!我这样想的,我们留下300人在草原作战足够了,其余的到赤峰去,鬼子什么狗屁师团部不是在赤峰么?正好常福虎他们已经到了赤峰,渗透进城摸一摸城内的情况,看看我们能不能、、、?”马三娃诡秘地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可是我们这样属于擅自作战,即使赢了军长都不会饶了咱们俩。”李二宝瞪着眼看着马三娃。

“你缺脑子啊!等常福虎他们摸清了赤峰城内的详细情况汇报以后,我们再在草原上打击一下日军运输队,你说日军会怎么办?”马三娃试探着问李二宝。

“要我是多门老小子,肯定会增加运输警戒力量,要不然前线作战物资怎么保障?啊!我明白了你小子是说,多门这老小子肯定不会抽调远在多伦的进攻部队,他要增加警戒力量只能从赤峰城内的守备部队增加。”李二宝恍然大悟一般。

“要不怎么说你小子是队长呢?就是聪明,到时候我们把这些报给军长,再稍微添加些料,你说军长会不会为了一个小鬼子中将师团长动心呢?”马三娃揶揄了一把李二宝说道。

“就按你小子说的办,明天抽出200人,我带着就出发先到赤峰熟悉一下环境,这里就交给你了。”李二宝说完就将被子蒙到头上躺在了床上。

“看把你能的!特战队谁是主官你他娘的都忘了,赤峰作战那还得看情况再说,草原作战才是军里的命令,你小子作为大队长这是擅离职守,我他妈的上报军长处分你。”马三娃一把掀开李二宝的被子大叫。

“别!别!别啊!老马好商量啊!”李二宝坐起来对马三娃央求道。

“这就对了嘛!赤峰那里你就别想了,交给老弟我,草原这里你负责,都是特战大队的成绩嘛,咱兄弟俩你就别和我争了啊!就这么定了。”马三娃说着就回到了自己床上,顺手扔过来一只烟给李二宝。

“好吧!你给老子听好了,不是你一支烟买通了老子,还有别不可为而为之,我们必须保持及时地沟通,作战计划拟好以后以大队名义上报军部,得到批准才可以实施。”李二宝点着烟吐出一口烟雾。

“放心吧!知道了!睡觉!快睡觉!天都快亮了”马三娃用被子蒙上了头。

“李天一,集合你的3中队,另外五中队剩余部队和3中队一起集合,伪装车辆做好出发准备后再吃早饭。其余各分队现在开饭。”李二宝对这集合起来的大队下达了命令。

马三娃跟着两个中队一起来到了车场检查车辆,就地取材进行伪装,“李天一车上只留下5挺高射机枪,其他装备全部卸下来,把伪装网上插满茅草,用大一点的越野吉普,伪装出十辆车,另外每辆车多带一些油料。”安排完以后马三娃开始指挥战士们干活。

马三娃带着部队吃完饭以后,集合时李二宝带着5名狙击手来到了结合点“其他中队各抽出来一名狙击手你带上,草原上作战不比城市作战你的用处比我大,留下来的狙击手足够了。”李二宝看着马三娃说道。

“入列!我们的任务是,到赤峰城外与五中队长会合,详细侦察赤峰城内情况。登车出发,派出一个班尖兵前出5公里侦察,目标赤峰城外围。”马三娃招呼几名狙击手入列转身向李二宝行了一个军礼,带着部队出发了。

“前出小组来电!日军运输车辆23辆,装甲车3辆,押运兵力两个小队的鬼子,已经在早晨七点出了赤峰城,正沿四号路向多伦行进。”通信参谋向李二宝大声汇报。

“通知各中队长,指挥部集合!”李二宝说完大步向指挥部走去。

“你们看看,这是日军运输路线和兵力配置,第一中队、第二中队分别乘车沿4号路向东机动20公里然后分别潜伏在路两侧1公里位置,第四中队同大队部一起在第一中队、第二中队潜伏点以西2公里处等着敌人车队,并且在潜伏点距离大队阻击点之间路上埋设炸药地雷,注意:用电起爆,做好伪装,没有命令不准起爆。老子要让这些小鬼子和物资一起上西天。40分钟以后准时出发,执行去吧!”李二宝牙咬得嘣嘣直响。

“大队长这么多弹药物资全部毁了太可惜了,不如这样,留下一些汽车吧,送给多伦的防御部队。”一中队长提醒了一下李二宝。

日军车队出了赤峰便一路向西疾驰,带队的西川少佐还没有从昨天晚上慰安所的温情中回过神来,米眯着眼睛,怀里抱着战刀似睡非睡,坐在第二辆装甲车的副驾驶位上,随着车辆的颠簸,西川嘴里还哼上了家乡奈良的小曲。

“长官,您的家乡在奈良吧?那可真是个美丽的地方。”鬼子装甲车司机拍着西川的马屁恭维道。

“幺西,我的家乡大大的好,等我们圣战完成以后,如果有幸村上君一定要来我的家里做客,我爱人良子做的寿司简直太馋人了,还有上等的清酒。”西川一边说着一边摸着自己的嘴巴。

“司机村上,明知道是一番客气可嘴里阿力阿倒、、、、没完。甚至嘴里还能流出夸张的口水,这让西川少佐看到后反倒捧腹大笑了起来。

日军车队只管前进,安全警戒完全有第一辆装甲车履行,况且第一辆装甲车离本队的距离还不足1公里车队用近4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疾驰在奔向多伦的途中。

上午十点钟左右,派出侦查的尖兵班报告车队距离伏击地域还有8公里左右,李二宝即命令各中队做好战斗准备,为了引诱鬼子向前进,不向后退回退回赤峰(其实想退都退不回去),李二宝让仅有的六门迫击炮、六门105毫米车载无后坐力炮,全部留在了第四中队。

小鬼子的车队由东向西,全然不顾撞了进来,李二宝看着前进中的鬼子车队,爆破分队的战士眼睛一动不动看着李二宝,“再走走,哎对了,再走一点眼看着车队进入了爆炸区域!起爆!”李二宝悬在空中的右手随着起爆命令劈了下来。多亏了一中队长当时提醒,没有埋太多炸药,可也赶得巧了小鬼子前八辆车里装的全都是粮食、罐头只有后面的车里装的是弹药物资,这样一来除了最后一辆装甲车被当场炸毁,只有六辆汽车被炸,绵延近1公里长的日军车队停了下来,小鬼子装甲车凭借着皮糙肉厚,有车载机枪猛烈地向四周扫射,第一二两个中队凭借突击车的速度从两侧不足一公里的草甸子上向大路疾驰,日军押运部队眼看着从路两边飞驰而来的“草堆”竟然一时间忘记了射击逮住了,安装在车上的大口径机枪在距离还有近五百米就开始了扫射,喷出枪口足足有近一米的火舌和在空旷的草原上听起来咚咚、、乱响的枪声告诉小鬼子,这哪里是会飞的“草堆”12.7毫米的子弹打在汽车厢板上砰砰乱响,留下一个个硕大的弹洞,已经跑到车两侧的鬼子押运兵,被机枪扫中以后立即变成两截,最轻的也是没了胳膊没有了腿被截肢,凄惨的叫声如同草原上饥饿的狼群。

搏杀仍在继续,“105炮呢?对着小鬼子装甲车给老子打,迫击炮向路两侧弹幕射击掩护两个中队接近,注意点别打到汽车!”李二宝对着步话机喊叫。

嗵嗵、、、嗵嗵、、、炮弹发射声随即而出,小鬼子剩余的两辆自以为是的薄皮装甲车被105毫米炮弹如同一柄利剑刺进肉身一般,轰轰、轰轰!伴随着车内燃油被引爆两辆装甲车被打成了两团火球,车身已经爆裂开了,轮胎、地盘不翼而飞,周围的青草都被炙热的空气引燃了,未爆的弹药在车内噼噼啪啪如同过年的鞭炮一般。

车队两侧被六门迫击炮发射的烟幕弹用两堵厚厚的烟墙,将特战队员和日军士兵分割开来,第一二两个中队突击车在距离大路150米左右嘎然停下,队员们如同豹子一般跳下车直扑进了浓烟里,收起长枪,改换成手枪,爆头!再爆头!如同在暗室里面进行训练一般,对着靶标射击,偶尔受不了跑出浓烟的日军士兵被埋伏在远处的猎手将脑袋打成烂西瓜,浓烟内几乎听不到“38步枪的”吧沟声,能听见的多为队员们的自动手枪清脆的射击声,并且越来越稀少,队员们已经开始分成三五人组逐个清理每一辆汽车周围了及车身了,偶尔一声清脆的枪声代表着又一个鬼子伤兵去见天照大神了。

从战斗发生不到四十分钟时间,鬼子两个小队和驾驶员150余人悉数被歼,歪歪扭扭的第二辆装甲车内西川的战刀被炸得只剩了一柄刀把和握着刀把的一只右手,连同驾驶员、机枪手的身体早已不见了踪影,大概真是回了奈良喝酒去了吧!这可不管李二宝的事。

“报告!大队长鬼子全部被歼,还剩下汽车14辆不过只有十二辆可以继续开动,那两辆油箱被打漏了。14辆车上1车炸药、5车各种口径子弹、6车炮弹、2车手榴弹,炸毁的车上主要是粮食、罐头、药品等物资。”一中队长大声的报告战果。

“一中队出20人驾驶汽车火速运往多伦,将物资交给同盟军,我这就给军部发报,让同盟军派出部队接应,记住带一部电台好联系。其他部队将鬼子炸药卸下来半车装到我们车上向西运动动作要快。”

李二宝带着三个中队向西机动了差不多30公里,便命令各部分散开做好伪装隐蔽。

马三娃带着两个中队来到赤峰外围与常福虎分队接上头就已近中午了,常福虎赶紧报告了赤峰城里的一些情况。

“你说什么?赤峰城内只有日军不足一个守备大队,骑兵一个中队,宪兵一个中队师团警卫队差不多两个小队和不到一个团的伪军部队。确定吗?”马三娃问常福虎。

“确定,鬼子守备大队还出了两个小队押运物资已经走了。”常福虎坚定的回答。

“真他妈的想啥来啥,走咱们仨进城瞧瞧!”马三娃、常福虎、李天一三个人一副奸商打扮化了妆就向赤峰城内走去。

刚进到城内还没转悠,就见得大街上突然混乱起来,鬼子的摩托车上鬼子兵对着大街上吹着尖利的集合哨音,横冲直撞根本不把介绍的中国百姓放在眼里。三个人闪过冲过来的摩托车走到了宪兵队附近。

鬼子运输队原本是带着电台的,自从上午十点就失去了联系,已经三个多小时了,第三旅团回复并没有见到运输部队,并且要求快些运送一些弹药物资、粮食给养。

多门二郎气愤的在司令部应经摔坏了六七个茶杯了,三个作战参谋的头被打成了猪头,其他作战参谋再行报告只敢进得门内,不敢再向前半步,“命令骑兵中队、守备大队出一个中队,和皇协军的骑兵营立即护送物资紧急送往多伦,沿途察看、寻找西川分队的下落,八格牙路,小小的草原马匪,大日本皇军是不能招惹的。快快的!”多门二郎本想再扇一个解气的耳光,可是小参谋离自己太远了,索性将手里的茶杯又一次摔倒了地上。

下午四点多,小鬼子浩浩荡荡的运输部队出了赤峰城,汽车不足了只能由骡马车代替,13辆汽车和20辆骡马大车在鬼子护送下向西走去。

马三娃三人回到城外,立即同远在草原的李二宝共同谋划制定了赤峰、草原的作战方案,草原的作战有李二宝负责,赤峰的作战马三娃还起了一个现代的名字“斩首计划”两份作战方案一并报到了杨国栋、方黎明的手中。

“黎明、你怎么看?我觉得可行,小鬼子目中无人赤峰城内只有聊聊日军,伪军可以忽略,马三娃带着二百人可行的。”方黎明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既然你同意,我也没有意见,命令你下吧。”杨国栋收起了电文说道。

“报告军部急电!同意特战大队两份作战计划,但是应该将草原上打击日军运输部队作为主要,赤峰作战相机而行。”参谋快速度完了电文。

“太好了!福虎、天一,草原上不用我们操心了,今晚上10时我们从西门进城,这样带上狙击手20人跟随我行动,你们两个各带领50人组成两个突击队,其他80多人在西门和城外接应,选人去吧,完了开饭做准备。”马三娃对着两人说道。

之所以选在西门进入,是因为西门比较小只能够过往行人只有五名鬼子带着一个排的伪军值守,城墙上没有门楼,只有一名机枪手,晚上10点钟,特战队开始向城门处运动,借着城外土坎,林木的阴影,特战队在距离城门近200米处停了下来,两名狙击手在马三娃示意下将消声器装到枪口上,开始瞄准观察城墙上的情况,借着探照灯来回扫射的余光,两个狙击手很快发现日军的机枪手,打着盹趴在机枪上向外看着。“距离230风速忽略小头靶,”一名狙击手一边向同伴通报射击参数,一边瞄准观察,“啾”一声轻微枪声如同黑夜里曲曲的叫声一般,“命中!安全”负责观察的射手马上报告。

“前进!注意隐蔽!”马三娃的指令刚出,三十个黑影腰里别着匕首和手枪窜了出去,靠着黑夜掩护,箭一般冲到了城墙根下,慢慢地朝城门移动,为了更好地速战速决不弄出声响,队员们提前把消声器装到了枪口上,一边端枪就可以射击,借着城门口昏暗的灯光,四个伪军哨兵打着瞌睡的身影越来越清晰,左边的一队经过一间房子听见了里面震天的呼噜声,打头的队员笑了笑,狗日的睡吧一会爷爷就让你永远醒不来。

“噗!噗!、、”四声枪响,四个哨兵脑袋被打爆,三十个人十个人在外警戒,其余人鱼贯进到刚才打呼噜的房间内,靠着昏暗的油灯,从右到左对着脑袋开始点名,到最后两个人为首的队员止住了枪声,提起还没有睡醒的伪军排长开始询问,得到情报以后向另一人核对完毕“噗噗”两声枪响结束了两人性命。

向远处打了一声约定的昆虫鸣叫,马三娃得到信号立即命令队员前进,分工明确突击队、狙击手利用夜色潜进了城内,城门口立即被队员们换上伪军衣服照常站岗剩余接应队员将汽车开到了城门附近。

120多人身着鬼子服装进得城内,直奔城中心小鬼子的师团司令部,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小鬼子为了解馋几乎将城内居民家里的狗搜刮殆尽了,一路上除了队员们扑扑的脚步声,听不到一声犬吠,来到鬼子师团部外面,马三娃打出停止手势,拿出战术手电用黑布蒙起来三人看着地图,“鬼子守备大队大部分在城墙上,到这里最起码的一个小时,宪兵中队离这里最近这样出10名狙击手,一挺重机枪,一门榴弹发射器到这里阻击日军宪兵队,就宪兵队的几把破枪足够应付了,剩余的人,10名狙击手压制日军火力掩护突击队员突击,记住四十分钟以后不管结果怎样必须沿原路撤退,突击队交替掩护。”马三娃下达了命令。

10分钟以后,占领制高点的狙击手,靠着鬼子司令部的灯光开始点名鬼子哨兵,和值班火力,处在大门口的一挺重机枪街垒被5名枪手同时照顾,子弹穿透钢盔的声音清脆,三个值班火力手,和两名哨兵应声倒地,两具四零火箭筒在鬼子哨兵还没有倒地就运动到了大门口,对这院子里面警戒着,其他队员们从两人身旁进入大门沿门两侧展开,一队鬼子巡逻队,由于墙角当着,狙击手没有发现,看到门两边的黑影开始鸣枪警戒,枪声就是命令,鬼子司令部开始大乱,司令部占据的是一家大户人家,突击队看到巡逻鬼子小队只一个回合,五名巡逻的鬼子兵便被特战队员达成了马蜂窝,进得院来,队员们立即按照日常训练中的室内作战原则编组,三人、五人一组,沿着墙角、甬路开始逐个接近房屋搜索,小鬼子的警卫分队就分布在大院的各个角落,师团参谋部、师团通信室被战士们相继占领。

多门二郎在鸣枪的第一时间就被惊醒,贴身卫士举着手枪冲进卧室,保护多门,“小泉君立即查明原因”还不等多门二郎说完院里已经是枪声大作了。

队员们自动步枪、手雷可谓无所不用其极,而且运用绝对娴熟,两人掩护踹开屋门,另外一人已经将延时三秒的手雷扔了进去,趁着爆炸烟雾冲进室内,开始扫射。

其他组再重复持续。

鬼子宪兵队,听到司令部的枪声立即集合,两个仓促集合起来的小队一百来人沿着街道想司令部疾跑,不了迎面落下来了一通手榴弹,稀里哗啦被炸到一片,刚刚站起来还没有站稳,多名的子弹不知从何处飞来击穿了脑袋,于是赶上来的日军开始和阻击的特战队员在街面上对峙。

鬼子守备大队离司令部最近的两个小队正在从城墙上下来集结,等着长官的命令。

鬼子司令部不断响起的爆炸声和爆豆一般噼啪不断地枪声,每一声都在震颤着多门二郎的神经,“八嘎是哪只部队有多少人?”轰轰、、、轰轰爆炸声打断了说话声。

“怎么样了?都过去20分钟了”在院外的马三娃对着通话器喊叫。

“大院三分之二被搜索完毕了,正在肃清残敌。”李天一回答道。

“用手榴弹。榴弹发射器、火箭筒快一点”常福虎说道。

“轰轰、、、咚咚、、、、”大院里的爆炸声更加密集,“打算用身体抵挡子弹,好啊小鬼子和老子子弹比一比吧,哒哒哒、、、”一阵枪声将冲出来的日军几乎打爆。

时间在飞驰,大院里日军占据的房屋被炮弹炸得越来越多,特战队员将最后20来名日军逼到了最西边的一间大房中,还没等李天一喊话,常福虎已经命令身边的两局火箭筒开火,其他队员顺势将留下的手雷向屋子里扔,两分钟以后常福虎和李天一踹门进入,地上扔在呻吟的几名鬼子被手枪爆头,眼贼的常福虎一眼看到多门老鬼子的尸体,伸手抓下军衔符号,拿起战刀,“快撤!报告大鱼已死!”常福虎对着通话器喊道。

“突击一队掩护,二队撤!快!”李天一也喊道。队员们开始撤出院落。

“掩护分队,在坚持三分钟,三分钟后引爆街两边炸药撤退。”马三娃对阻击宪兵中队的队员命令道。

依靠部署得当,利用鬼子服装掩护,特战队冲出西门,乘车向西疾驰而去,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