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李昌奎死刑:触犯的是“法律”不是“民意”!

走过人间千百回 收藏 1 180

一阵观众叫喊舆论围攻中,“李昌奎案”终是尘埃落定如众所期望被判决死刑立即执行。原本是皆大欢喜的事情但看一些评论却未必如此,恰恰相反反而有人叫屈喊冤。此中除了网友还不乏专家学者类,说什么“伤公信力”“动标杆”“翻烧饼”。不无有趣,事件没判群起激昂;事情定夺了,依然是波澜难息。笔者真想笑,究竟人们想要的是一个什么样结果!上下左右都不是,到了最后都成了不是。总是有反对意见的这无可厚非,这也是社会进步的一种体现。有提出,才有改正;有探讨,才有完善。李昌奎案不管是以种什么面貌收场,留给大家,留给社会都是深刻的思考与反醒。


从药家鑫案到李昌奎案(以下简称“药案” “李案”)此中常看出现句子,不能以观众狂欢的方式杀死一个人。先说明,这还是专家提起的。专家拿他们独立的思维,来否定我们大众所谓在他们看来庸俗够不上他们专业级别的判断。但在当时有人提出一个“新念”还是挺受捧之的,于是有很多人也跟着附和呼应。于是在第二个案例李案中云南高院也想拿“前人之言”替自己开路挡箭牌,怒不知这个时候人们不吃这一套了。是弄巧成拙越加激起口舌批判抨击反对之声接连不断。凡事都会有陈词滥调的时候,当人们逐渐认清不再混淆视听也就失去了其作用性。原本这个观念就是不对的,所谓“狂欢”并不是他们理解中的“看到一个人死了,我很高兴很欢呼举手祝贺”那种,而是,人们出于‘正义之心正气之声’站出的一种维护拥护!是良心未泯还有正义感的人们的内心的呐喊反抗争取。这个人是因为该死,违法犯罪应承担的惩罚后果。人们一致强烈要求判死。而同样,我们欢呼,不是来源于其表面的“死”——这一事实现象。而是,通过这个人的死,这种判决手段,这种处理方式,达到了“正义”“公正”的张扬宣扬。这才是人们真正欢呼雀跃的。说此话的人,本身就是侮辱了这份良心亵渎了人间真情。不能因为群情激昂就认为是不理智,恰恰相反那正是一种‘正气’的凝聚。让我们看到一个民族的凝聚力看到正义事业的蓬勃发展,看到祖国的未来看到那黑夜里的烛光永不会被风熄灭。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它必将形成一股阵势挫压那些不正之风打击不良之气,面对不公不正人们不再是妥协屈从忍让沉默而是敢于站出说话发表意见声明。哪怕仍只是以卵击石难以抵泰山压顶,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还有声音就不会寂静还有阳光黎明终会到来。


这个问题,是过去了。但有人,可能总喜欢推波助澜,不弄点事情来不甘心吧。于是,又有人提出,伤公信力一词说法。何为“公信力”? 看《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是:“使公众信任的力量”。再简单直白明了不过的词眼。要“公众信任”才有公信力,公众根本就不信任不拥护还谈什么公信力!岂非贻笑大方。再看后面补充:“公信力的概念源于英文词Accountability,意指为某一件事进行报告、解释和辩护的责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并接受质询。”可见,这个公信力是要经受得起历史考验更过得了大众目光,能在公然众目睽睽下获得威信站立于神州大地上。我们所说的公信力,不是单纯的针对个体或行业。而无论哪一个最基本得面对的是,观众的质疑,接受得起大家的质询(上面解释正是)。所谓只是自家定谓经不起旁人敲击三言两语便可击碎的无疑于就是形同虚设或暗搞特权,只有自己知道的那一套那些事旁人不能让知一旦得知就会有异端受不起舆论监督民众评议。对于这样的公信力假如人人都趋之若鹜避而不谈闭眼听瞎话,那可想而知最终会演变成一种什么场景。时下的腐败贪污现象之多就可见内部操作是多么的重要,我们,人民完全没有审视监督行使权而任由权利泛滥抓在某些特权人手里呼风唤雨颠倒是非曲直。


在李案再审前,刑法学家、西北政法大学校长贾宇接受采访时曾说过一句:李昌奎案不要再翻烧饼了。意思无疑是是暗示,云南高院在李案中不要受众人影响改判了,它既然已经定下就是尘埃落定不能反复改变。然而令贾失望却令大众欣喜的是,云南高院这次总算是明辨是非黑白给出合理判决还大众一个满意答复了。也许云院这次判决真有些上头压力与民众情绪舆论批判群而攻之有关联,于是结论出来有人可拿此作为攻击云院包括法律与民意的另一耙子。认为云院是迫于这些压力底下不得已的宣判,于是它的结果自也不是完满又成为众议之新话题。笔者纳闷的是,他们为什么不是这样想,是“民情与舆论的双重监督大家的关注跟进而让冤情平反拿出一个公正审理”。这么来就是好事了也没那么多的节外生枝风波不断。不知是我们的想象力太丰富了还是人们觉得生活太平淡枯燥无味,不制造点事端调动下情绪不开怀。更有网友发言之离谱的是,说“希望云南高法对这个蹊跷的再审决定,做出合理解释,这不是干涉独立审判,而是一个本该光明正大的司法机关对公众应有的坦诚。”笔者觉幼稚想笑,不知要云院站出解释说些什么!什么都不用说“法律”一词就是最好的回答。云院的判决也只是符合了“法律量刑”同样隐含了大众愿望(大众之愿与法律是相符不违背的)。建议这位朋友若想知道个甚解多看看法律读读条例应该会明了而不需云院或谁对阐述了。


有网友在李案判决后写的:“请贾宇放心,李昌奎由死缓改判死刑,伤不着公信力。相反如果法院一意孤行,倒正会伤着公信力,而且将使公众对法律的公正和正义完全失去信心,那才是真正可怕的。”笔者也想在此说,贾同志也不用担心,“民众关心国家大事是好事,但所表现出来的‘一边倒’的肃杀之气,以及倾向暴戾的情绪,是让人担忧的。”因为如果没有这些“暴戾情绪”大家都不约而同沉默的话只怕还不知有多少的冤假错案被遮掩得不到平反了。虽然我们是平民百姓没有众多受过高等教育分子的知识深度,但至少我们敢于言行敢作敢为更不是妥协懦弱无能者。另外也不用担心,“一旦司法的威信被彻底毁掉,对社会是非常可怕的。”倒是一旦司法的威信变为“强制执行无条件服从”那对于社会发展对于民生才是十分可怕的,我们将再难找到一个申诉的途径而任由乌云蔽日乱道丛生。长此以往国成何国家成何家呢!还有就是,司法机关不是‘随波逐流’,而只是在舆论民众监督下重新审视发觉自己“错误”自我更正。这是值得赞赏的,让人看到希望的曙光。执法者不再是独权专制,还接受着群众雪亮的眼睛凝视。任何一个错误的判决不当的决策,都要经得起民意推敲时间验证。而正是这样,才能让我们的司法机关不断得到进步与完善。这才是双方大家都渴望看到也符合社会发展之路的。


笔者也认同,“废除死刑,是人类文明社会进步的一大体现”,“事实上,刑罚在犯罪的决意过程中,是很少起到作用的。他们未必会想到那么多后不后果的问题”。但在现今社会国情底下,在死刑保留的情形底下,符合死刑的判决就该执行此规定。李案恰好是体现了这一条。所以李判决死刑是大快人心的事情。李要死,不是因为舆论,不是因为民意,也不是因为压力,而仅仅缘于——“法律”!触犯了法律的标杆。而至于什么十年、百年后的事情,那长远着用不着我们现在提前探讨。社会过渡历史进化是个过程,我们拭目以待。却不能用未来的方向来决定现今所在,那也是有违大自然规律的。


药家鑫被执行死刑后,网上曾一片欢呼,现实中更是有人放鞭炮庆祝。那么,李昌奎执行死刑,你又是什么心声、反应呢?!


看到这一决论时,笔者刚好是坐在公交上班途中。不知为何,却没有起初呼唤时的热烈激昂,更没有期待中的高兴忘形。甚至于什么表情都没有,很平静,很平静。尔后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经过了这么长时间,这么多人的努力之下,才让事情回归真相真实,要到大家想要的结果。这个时候还有多少欢欣呢?早被那一路走来的疲惫憔悴辛酸所覆盖。是的,任何事情,若是要历经千辛万苦千波万劫得来也早已失去了意义再也欢呼不起了。而我们,是否都得要付出巨大“代价”来才换得所要的公平公正!那不是每一个人都背负得起的。李案只能说‘幸运’一点,而就如赛案(赛锐吴倩)。假如他们那时也懂得运用舆论力量让大众参与也许结局又会是不一,生不逢时错不遇世不该是我们给自己最后无奈的答卷。由此又想到,如果没有揭露,如果不是媒体参与民众呼吁,我们,能要得到,合理审判皆大欢喜的局面么。那么,还有多少,是潜藏于黑暗中不为众人所知的。那些,我们能做些什么?什么都不能!除了期望于执法人员的公正廉明秉公办事却又是如此虚弱力不从心。


那一刻,有泪光眼底闪烁。为逝者的不再含冤,可以冥目;为大众的,热情参与,来之不易;更为,未来那些潜在的“王家飞、王家红”,随时有可能在我们,在我们身边上演。怎么样可以避免?没有一个说法尺度。也许就真只能寄于“幸运”一说了。运气好一些不会降临自己头上。不管怎样,从这个案件,我们有理由看见,相信一切都在进步完善改善中。也许不是一时两下的过渡,而历史终会给我们拿出个定论。


李昌奎判死,是“法律”底下的结果。绝非其他。这是符合法规同时也应证民意的。而它留下的思考,让后人慢慢回味……




[评]李昌奎死刑:触犯的是“法律”不是“民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