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3.html


楚王说:“齐军撤退,一定是怕我。”想悔掉进贡包茅的事。子文说:“人家八国的君王,都不失信一个匹夫,君怎么能让匹夫食言于国君呢?”楚王不说话了。于是命令屈完准备金帛八车,再去召陵犒劳八路大军,又准备了一车包茅,在齐军前当作样品验看,然后去周进贡。


桓公听到屈完又来了,便吩咐诸侯:“将各国车徒,分为七队,分列七方。齐国军队,驻扎南方,正对楚军。等齐军中鼓起,七路一齐鸣鼓,器械盔甲,一定要十分整齐,来展示我中原大军的威势。”


屈完来到,见了齐侯,陈上犒军物品。桓公便分派给八军。包茅验过,仍旧让屈完收管,自行去进贡。桓公说:“大夫曾观看过我中原的军队吗?”屈完说:“完僻居在南边,没见过中原之盛,愿意一观。”桓公和屈完同乘一车,望见各国之兵,各占一方,联络数十里不绝。齐军中一声鼓起,七路鼓声相应,正如雷霆震击,骇地惊天。


桓公喜形于色,对屈完说:“寡人有这样强大的军队,能不打胜仗吗?攻打什么样的强敌怕攻不破吗?”屈完回答说:“君所以主盟中原,替天子宣布德意,抚恤百姓。君如果用德对待诸侯,谁敢不服?如果恃强逞力,楚国虽然褊小,也有方城为城,汉水为池,池深城峻,虽有百万之众,不知有什么用!”


就是说,你讲道理就算了。如果不,那么楚用方城山作为城墙,长江汉水作为护城河,和你决战。你还能打赢吗?


桓公面有惭色,对屈完说:“大夫真是楚国的良臣啊!寡人愿意和你国永远修好,怎么样?”屈完说:“您接收寡君入同盟,寡君怎敢见外?请与君立同盟,可以吗?”桓公说:“可以。”这天晚上留屈完在营里休息,设宴款待。


第二天,在召陵立坛,桓公执牛耳为主盟,管仲为司盟,屈完称楚君之命,同立载书:“自今以后,世通盟好。”恒公先歃血,七国和屈完依次歃血为盟。


这场讨伐最后以和平的方式解决了。


公元前651年,齐桓公在葵邱(今河南兰考)主持诸侯盟会,各诸侯国的君主和周天子的使臣参加,史称葵邱之会,正式承认了齐桓公的中原霸主地位。这时候,齐桓公的霸业达到了顶峰。


第七节夕阳西下


这年冬天,管仲病重,齐桓公亲自前来看望。齐桓公握着管仲的手说:“仲父的病已重,如有不幸,寡人把政事交给谁呢?”


管仲便一一分析起来:当时宁戚和宾须无都已先后去世,鲍叔牙虽然是人中的君子,但不可以参政,他的善恶太过于分明。鲍叔牙见了一个人的一次恶行,就会终身不忘,这是他的短处。隰朋不耻下问,不以私忘公,是可以相托的。只可惜,隰朋就像是我的舌头,身体死了,舌头又怎么能存下呢?恐怕主公任用隰朋难以长久。易牙、竖貂、开方这三人,主公千万不要接近他们!易牙杀了他的儿子,爱子是人之常情,能舍得他的儿子,就能舍得他的君。卫国公子开方,不做千乘的太子,跑来齐国做臣,父母死后不回去奔丧,敬奉父母是人之常情,能舍得父母,就能舍得他的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