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十九霸 第三部分 第46节 大霸齐桓公好色又好猎 (11)

天下争锋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3.html[/size][/URL] 第二天,桓公再次在公馆摆了酒席,与庄公欢饮而别。随即命南鄙邑宰,将原侵汶阳之田,全数交割还给鲁国。 诸侯闻盟柯之事,都对桓公的信义很佩服,于是卫曹二国,都派人谢罪请盟。桓公约定等伐宋以后,再约定相会。 桓公以王命伐宋,陈曹二国领兵从征,愿为前部。桓公让管仲先率一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3.html


第二天,桓公再次在公馆摆了酒席,与庄公欢饮而别。随即命南鄙邑宰,将原侵汶阳之田,全数交割还给鲁国。


诸侯闻盟柯之事,都对桓公的信义很佩服,于是卫曹二国,都派人谢罪请盟。桓公约定等伐宋以后,再约定相会。


桓公以王命伐宋,陈曹二国领兵从征,愿为前部。桓公让管仲先率一军,前会陈曹,自引隰朋、王千成父、东郭牙等,统领大军后进,在商邱相会。


却说管仲有个爱妾,名靖,是钟离人,粗通文墨,也有智慧。桓公好色,每出行,一定要姬嫔相随。管仲这次也让靖随行。这一天,管仲率军走出南门,约行三十余里,到了谣山,见一山野村夫,短褐单衣,破笠赤脚,在山下放牛。这人叩牛角而歌。管仲在车上,看这人不凡,派人送给了他一些酒食。这个野夫吃完,说:“想见相君仲父。”使者说:“相国的车已经过去了。”野夫说:“我有一语,请传给相君:‘浩浩乎白水!’”使者追上管仲的车,把野夫的话告诉了他。管仲茫然不知何意,就问妾靖,靖说:“我听说有一古诗叫《白水》说:‘浩浩白水,绦馅之鱼,君来召我,我将安居?’意思是,浩渺的水啊,悠闲的鱼;君来召唤我,我将怎么办?这个人想当官了。”管仲立即命令停车,派人去召野夫。野夫把牛寄在村里,跟着使者来见管仲,作了揖却并不下拜。管仲问他的姓名,他回答:“卫之野人,姓宁名戚。慕相君好贤礼士,从远方跋涉到此,为村人牧牛。”管仲考察他的学问,竟对答如流,不禁叹道:“豪杰埋在泥土里,不去发掘,怎能自显?国君的大军在后边,不久就要路过此地。我给你写封信,你拿着去见我们国君,一定会受到重用。”


于是,宁戚仍旧在山下牧牛。齐桓公大军三日后才到,宁戚依旧是短褐单衣,破笠赤脚,立在路旁,一点畏避之意也没有。桓公乘的车快过来了,宁戚就叩牛角而歌道:


南山灿,白石烂,中有鲤鱼长尺半。生不逢尧与舜禅,短褐单衣才至时。从昏饭牛至夜半,长夜漫漫何时旦?


桓公听了后,觉得很奇怪,命左右把他拥到车前,问他的姓名住处。宁戚实话实说:“姓宁名戚。”桓公说:“你一个牧牛的,怎么讥刺时政呢?”宁戚曰:“我是小人,怎敢讥刺时政?”桓公说:“当今天子在上,寡人率诸侯宾服在下,百姓乐业,草木沾春,舜日尧天,不过如此。你说‘不逢尧舜’,又说:‘长夜不旦’,不是讥刺是什么?”宁戚说:“小人虽是村夫,不清楚先王之政。但也曾听说尧舜之世,十天一风,五天一雨,百姓耕田而食,凿井而饮,生活十分安详。现在,您一举而宋背会,再举而鲁劫盟,用兵不息,劳民伤财,却说这是‘百姓乐业,草木沾春’,小人真是不理解。小人又听说尧弃其子丹朱,而把天下让给舜,舜又避在南河,百姓追着要奉他,不得已才即帝位。而您呢?杀兄得国,假天子以令诸侯,小人又不理解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