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樱花 正文 笫96节:检讨会

平山大侠 收藏 0 1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


笫96节:检讨会


如何处置第4师团,柳原振雄建议:“一是将第4师团撤编,官兵分散编入其他师团。二是将第4师团调入关东军,反正满洲现在也没有什么战事,第4师团用于剿匪、打一打游击队,应该还是能够胜任的。三是将第4师团调回国内。”

——平山大侠


中国军队70万大军最后全部成功地突围,先后回到国统区。日军企图在徐州地区聚歼国民党70万主力的计划彻底落空!而土肥源率第14师团擅自行动,被国军重兵包围,险些被歼!这使日军大本营恼怒异常,指定石原莞尔为特使,责令华东派遣军立即召开作战检讨会,同时成立军事法庭。

畑俊六刚上任就出了这么大的一个纰漏,也觉得很没颜面,下令将第4师团第37联队、第70联队的两名大佐联队长拘押起来,打算送上军事法庭。

南京城里原国民党军委会作战会议室,现在成了日军华中派遣军的作战会议室。正在召开徐州战役检讨会。

畑俊六大将恼怒地盯着第4师团第37联队、第70联队的两名倒霉的大佐联队长,声色俱厉地咆哮如雷:“第4师团划归本司令官麾下不久,我也不指望你们能创造大久保彦左卫门的首战(指大久保忠教,日本战国时代的著名武将、德川家的家臣。日本民间传说:他在首战参加长篠之战时,轻松地夺取了武田军的重要基地鸢巢山。),但你们也不应败坏本军的名誉啊!当着大本营特使的面,你们自己说吧。”

石原莞尔却不愠不火地对押解两名大佐联队长的军宪说:“把镣铐除去,今天开的是战役检讨会,不是军事审判会!事情还未调查清楚,怎么能如此对待皇军的高级官佐呢!”

随即极度不满地扫视了畑俊六、参谋长塚田攻少将、副参谋长武藤章大佐等人一眼,唯独对副参谋长兼中国课长柳原振雄大佐报以亲切地一笑。

石原转过头对两名大佐联队长说:“你们不必担心,我奉大本营之命,是来调查作战情况,进行总结检讨;不是来充当先任官的(日军内部一种特有的制度,先任官的责任是负责军容风纪和鼓舞士气。),更不是来抓捕、审判你们的,你们二位官至大佐联队长也不容易。但你们务要保持发扬帝国军人的荣誉,实话实说。如果你们胆敢欺心妄语、一旦查实,对不起!”

石原顿时换了一副面孔,凶相毕露、狰面厉鬼般地吼叫:“请自行了断吧!”说着抽出佩枪“啪”的一声,重重拍在桌子上。

“说吧,你们的作战任务是什么?”石原问。

瘦得像一只猴子般的第37联队长说:“命令说,让我们沿鲁苏皖边境公路搜索前进。”

“就这些嘛?”

略胖些的第70联队长急忙证实:“就这些。”

柳原振雄将电报原文呈上:“这是电报原文。”

石原扫了一眼,电令确实如此,遂转向畑俊六问:“司令官阁下,电文是谁拟的?”

畑俊六又转向参谋长塚田攻少将、副参谋长武藤章大佐。塚田闷声不响,武藤无可奈何地说:“电文是由我草拟的。”

只听一声炸烈的爆响,石原发火了,将茶杯狠狠地掼在地上,破口大骂:“你是军人嘛?!电令都不会写嘛?!搜索前进是什么意思?作战的任务、意图、目标没有一项是明确的,这让下属如何正确的理解、执行命令。亏你还做过作战部作战课长呢!回国去吧,进幼年兵学校重头来吧!”

石原当着畑俊六的面,肆无忌惮、毫不留情、痛快淋漓地痛骂着他的下属。畑俊六脾气再好,也难以忍受。可是情知石原本来就是这么一个雷公性格脾气的人,况且又是带着大本营和军部双重尚方宝剑的身份,如何得罪的起!难以忍受也只好忍受!

柳原振雄趁机火上浇油:“你们沿途发现什么情况?”

两名大佐联队长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一路上时不时地看到支那军的溃军败兵,一见皇军就逃往山林。”

“向司令部报告了吗?”

“报告了,司令部回电指示,散兵游勇不必理会,要盯住敌方大股部队。”

“那后来发现敌方大股部队,为什么不攻击?”

“暗夜中,并不知是敌方大股部队;况且,上级电令很是清楚明白:只是要我部盯住敌方大股部队,我部并没有得到对支那军进行截击的任何命令。”

两名大佐联队长振振有词地说,理由显得十分充足有力。

武藤章恨得牙痒痒地,厉声道:“帝国军人,见到敌人就应该主动积极地进攻,这还要等什么命令嘛?!”

“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我部是严格遵守作战纪律的部队,没有命令就贸然行动,只会干扰、甚至破坏上级的作战意图和整个作战计划。”

“可是,等命令到达的时候,支那军队早就没影儿了!”

“是的,长官。我部坚决执行了命令,但只抓到了一些老弱病残。这不是我部执行命令的问题,而是命令下得太晚啦!”

这会没法儿再开下去了,石原也认为没有必要再开下去了,便草草结束了。不过,如何处置第4师团,却是一个让人头痛的事儿。

柳原振雄建议:“我有三策,一是将第4师团撤编,官兵分散编入其他师团。二是将第4师团调入关东军,反正满洲现在也没有什么战事。第4师团用于剿匪、打一打游击队,应该还是能够胜任的。三是将第4师团调回国内。”

畑俊六与石原对视一眼,石原问:“司令官阁下,后两个办法都要减少华中方面1个师团的兵力,这对正在计划的武汉会战,会不会带来负面影响?”

畑俊六巴不得尽快把第4师团调走,忙道:“没关系!多他多不了战斗力,少他也少不了战斗力。”

“那,把他拆散了混编呢?”

畑俊六沉吟片刻:“不妥!首先第4师团自已就不会同意。不管怎么说,也是一个师团的级别,拆散了,一钱不值!大阪人精于算计,他们肯定不干!其次,大本营也不会同意。有什么理由拆散一个师团呢?大本营考虑的是作战士气,而不是战斗力。况且如何安置李垠呢?这位韩国末代国王李熙与明成王后之子,不仅是日本陆军少将师团长,而且还是皇族之婿啊!三、华中各部队也不会接受,试想,那一位指挥官会同意自己的部队感染‘鼠疫’呢?!”

三人都笑了。

石原道:“‘鼠疫’?很贴切哪!这么说,大本营也不会同意‘鼠疫’在国内传染喽!好吧,只有最后一个办法啦,让‘鼠疫’到东北去吧。”

石原与土肥源的交谈完全是老朋友之间的谈心。石原从东京启程,途经青岛时,坂垣曾来见他,请他看在老朋友的份上不要太为难土肥源。想想当年三人在东北,一起策动九一八事变时的那种密切合作的默契、那份深深的战友情谊,石原实在没有整治土肥源的意思。但是大本营和军部的指令也是十分明确的:土肥源不能再呆在现地军担任指挥官啦(日军内部的专业术语,指侵华日军一线作战部队。),特务和教官本是他的老本行,还是回国任军事参议官或是去军校搞教育,再不然去搞特务,由他随意挑选。

但是土肥源却不作此想,他并不想离开现地军,他还想在前线指挥军队。他以为最多是调离第14师团,或任编序100号以后的一支新编师团的指挥官。

他试探性地询问:“石原君,由于个人的鲁莽,给帝国皇道事业造成损失,实在不好意思。对我的处置,大本营和军部的意思……我愿接受任何处置。”

石原温言慰藉:“土肥君,不要太苛责自己,其实你在兰封战役中采取的战术行动是十分正确的,我是很欣佩的,只是你事先没有请示,事后又不报告,触了一些人的霉头,犯了大忌。

如果你一开始就制定一个周详的作战计划,报军部和大本营审核、批准;那么,徐州战役、兰封战役的结果就大不一样了!也许我们一战就不仅可以吃掉李宗仁第5战区的70万大军,同时还可以一举歼灭程潜第1战区近20万精锐。如此,武汉唾手可得,支那战争也可以结束啦!”

“唉!都怪我急功近利……”

“土肥君,依我看,战争有拖延、持久的倾向,这对帝国的利益来说是很不利的。”

“是啊!我们必须尽快结束战争。石原君,你看我能做些什么?”

“情报!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情报!一方面我们需要政治情报策反蒋介石身边的人,直到诱降蒋介石本人;另一方面我们需要军事情报,发动武汉会战,彻底打垮国民党的军事力量,逼迫蒋介石投降。解决了支那问题,我们就有资本北上挑战苏俄、南下叫板英美。”

土肥源听石原这么一说,知道事情巳无法挽回,因为这绝不会是石原莞尔个人的意志。于是爽快地点头答应:“好!石原君,我听你的,就在特殊战场上大干一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