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尘 第三部分 第三章 雄鹰的翅膀 13

战尘飞扬 收藏 0 1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3.html


张晓彤指着他的嘴说:“又贫,又贫是吧?你的嘴怎么就老跟上了机油似的。”

窦北平闭嘴了。那种北京人逗咳嗽式的调侃,并非是任何社交环境下的万金油,尤其在上下级之间。然而窦北平对此却显得无知,总认为故意幽默些就能博得干部们的好感。殊不知干部们往往喜欢能干而不多废话的兵。

张晓彤接着说:“去吧,把这嘴里的机油三滤换换,回去漂漂亮亮地准备几个曲子,给咱营露一脸。”言外之意是让他振作点。

“是。”窦北平高兴地受领了任务。论玩乐器,窦北平算得上是有天赋的,让他在汽车营喂猪确实屈才了。


班长带着我们对坦克进行细致地维护保养。保养车辆繁琐而复杂,大到车体、火炮、履带、车轮,小到每一个螺栓都要一一检查和维护。

我对班长说:“班长,听说你招兵买马,要参加那达慕啊?”

“是啊。”

“您看算我一个怎么样?”我毛遂自荐。

他只顾本分地擦车,随口敷衍地问:“你行吗?”

“我可比他们南方兵强多啦,我在北京骑过马。”

“北京哪儿来的马?”他好奇地看了看我。

“我父亲有个朋友,从俄罗斯买了好几匹苏高血和卡巴金,开了一座跑马场。我好折腾,就在他那儿专门练过骑马。”我充满自信地讲。

“你说说看。”他好像对我有点兴趣了。

“骑马虽然充满危险,但那也是展示速度与力量的完美运动。是人与动物、与自然的结合。纵马奔跑的时候,人和马的配合流畅得就像一道风。”

“废话,咱们都看见了。那天,嫂子骑马跟着咱们坦克跑了半天呢。”高长江说。

“那好,我说点你看不到的。从军事技术的发展来说,直到两晋南北朝的时候,才发明了马镫。那也就是说,关云长千里走单骑,过五关斩六将的时候,还没有马镫呢。可见他的骑乘功夫远比他的青龙偃月刀更传奇。”

“关公骑马好,跟你有啥关系撒?”

“我跟马场学了一些英式骑乘的功夫。纵马驰骋时,双手短持缰,手是缰的延伸,能最大发挥马的伸缩力和爆发力,能在马匹奔跑的过程中,对它有一个推进的辅助。”

“那为什么成吉思汗的铁骑却横扫了欧亚大陆?”

“那是因为蒙古马比欧洲战马有更强的长途奔袭耐力。加上速不台集中使用骑兵快速实施突击,进行大纵深迂回。就像古德里安的闪电战。嗨,你一南蛮子就是马盲,我跟你说不通。”

“南蛮子怎么啦,我们乘船,千里江陵一日还,比你骑马快多了。”高长江不服气地说。

“行啦,别吵了,暂时算你一个,但还要看你在马上的表现。”

“没问题,您只要不让我骑马捡石子就行。”

“呵呵,那可是我们蒙古人的绝技。”


被挑选出来的骑兵骑着马在草原上“一”字排开。孟合做着示范:“你们手里拿的就是马缰,就好比咱们坦克的操纵杆,是控制方向用的。但同时,它又是刹车兼变速箱,要让马停下来和减速就向怀里拉它,要让它更快地奔跑就把缰绳放开。马镫就是油门兼变速箱,你磕一下马肚子它就起步,再一磕就跑起来,相当于加档。”说着,他骑马跑了一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