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十九霸 第三部分 第38节 大霸齐桓公好色又好猎 (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3.html


第二节能相管仲做了桓公的干爹


齐桓公战胜了鲁国,百官称贺。鲍叔牙说:“公子纠还在鲁国,有管夷吾和召忽辅佐,鲁国若再助他一臂之力,这就是心腹之患,还没到可贺的时候。”齐侯小白说:“那怎么办?”鲍叔牙说:“乾时一战,估计鲁国的君臣胆寒了!我当统率三军之众,压在鲁境上,请讨公子纠,鲁一定惧怕,不得不从。”齐侯同意了。


鲍叔牙便率领大军,直到汶阳,压在鲁国的土地上。派公孙隰朋,给鲁侯下书:


外臣鲍叔牙,百拜鲁贤候殿下:家无二主,国无二君。寡君已奉宗庙,公子纠欲行争夺,非不二之谊也。寡君以兄弟之亲,不忍杀他,希望借贵国之手除掉他。管仲和召忽,是寡君的仇人,请送回来,我们要在太庙前杀死他们。


隰朋临走时,鲍叔牙嘱咐道:“管夷吾是天下奇才,我要向主君推荐他,必受重用,千万不能让他死了。”隰朋问:“如果鲁侯要杀他,我怎么办?”鲍叔牙说:“只要提起他射主公带钩之事,鲁侯一定会放回他。”隰朋点头而去。


鲁侯收到书信,立即召来施伯商量。鲁侯说:“关于公子纠,杀与不杀,哪个更有利?”施伯说:“小白刚继位,就会用人,在乾时败我,公子纠没法和他比啊!何况齐兵压境,不如杀掉公子纠,和他讲和。”


这时,公子纠与管夷吾及召忽都在生窦,鲁兵奔来,杀了公子纠,抓了召忽和管仲要去鲁都。召忽要被关入囚车时,仰天大哭道:“为子死孝,为臣死忠,是做人的本分!我将跟随公子纠在地下,怎能受牢狱之辱?”于是,用头撞殿柱而死。管夷吾说:“自古人君,有死臣也有生臣。我要活着去齐国,为公子纠鸣冤。”便入了囚车。


施伯私下里对鲁庄公说:“我观管子的面相,好像在齐国内部有人,一定死不了。这个人是天下奇才,如不死,在齐一定会得到大用,齐则必霸天下。主公不如向齐请求把管子活着留下来。管子不死,他就会感激我们,自然就会为我们所用,到那时,我们就不必担忧齐国了。”庄公说:“他是齐君的仇人,我们恐怕留不下。”施伯说:“我们不能用,那就杀了他,把尸体交给齐国。”庄公说:“好。”


公孙隰朋听说鲁庄公要杀管夷吾,急忙来见庄公:“夷吾射寡君带钩,寡君恨之入骨,一定要亲手杀了他才能解气。如果只是送回个尸体,还不如不杀呢。”庄公相信了他说的,就用囚车关了夷吾,并把公子纠和召忽的头装入小木匣里,交给隰朋。隰朋谢过后,便出发了。


囚车里的管夷吾,已经知道这是鲍叔牙的计谋,但他担心,施伯是个智士,虽然自己被释放了,如果反悔,很可能说动了庄公来追自己,那自己非死不可了!于是,心生一计,做了一首黄鹄歌,让车夫唱起来,歌词是:


黄鹄黄鹄,诫其翼,蛰其足,不飞不鸣兮笼中伏。高天何蝎兮,厚地何路!阳九兮逢百六。引颈长呼兮,继之以哭!黄鹄黄鹄,天生汝翼兮能飞,天生汝足兮能逐,遭此网罗兮谁与赎?一朝破樊而出兮,吾不知其升行而渐陆。嗟彼戈人兮,徒旁观而踯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