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十九霸 第二部分 第35节 齐襄公小霸了一下 (9)

天下争锋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3.html[/size][/URL] 徒人费被抽,含泪跑出门,正遇连称领着数人打探动静,把徒人费一索捆住,问道:“那个昏君在哪儿?”徒人费说:“在寝室里。”再问:“睡了没有?”回答:“还没睡。”连称举刀要砍,徒人费说:“别杀我,我可以领着你们去。”连称不相信。徒人费说:“我刚被他鞭伤,我也想杀了那家伙。”边脱了衣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3.html


徒人费被抽,含泪跑出门,正遇连称领着数人打探动静,把徒人费一索捆住,问道:“那个昏君在哪儿?”徒人费说:“在寝室里。”再问:“睡了没有?”回答:“还没睡。”连称举刀要砍,徒人费说:“别杀我,我可以领着你们去。”连称不相信。徒人费说:“我刚被他鞭伤,我也想杀了那家伙。”边脱了衣服让看背。连称见徒人费的背血肉淋漓,就相信了,解了徒人费的绳索,让他做内应,随即招管至父领着众军士,杀入离官。


徒人费在前,翻身入门,正遇到石之纷如,赶紧告诉了他连称作乱之事,边跑到寝室,告诉襄公。襄公惊惶无措。徒人费说:“事情很急!如让一人装作主公,卧在床上,主公藏在门后,仓促之间,他们辨不出,或许可以脱险。”孟阳说:“臣受恩如山,愿以身代,不敢怜死。”孟阳就卧在床上,面向内,襄公亲解锦袍覆盖好后自己藏在门后,问徒人费:“你怎么办?”徒人费说:“臣当与纷如合力拒贼。”襄公说:“背伤疼吗?”徒人费说:“臣死都不避,一点伤算什么?”襄公叹道:“真是个忠臣啊!”


徒人费令石之纷如领众人拒守中门,自己单身挟着利刃,假装迎贼,想要刺连称。这时,众贼已攻进大门,连称挺剑当先开路。管至父列兵门外,以防他变。徒人费见连称来势凶猛,上前一步便刺。谁知连称身穿重铠,刃刺不入。却被连称一剑劈去,砍断二指,再一剑,劈下半个头颅,徒人费死在门中。石之纷如便挺矛来斗,约战十余合,纷如渐渐退步,误绊石阶脚趾,也被连称一剑砍倒。于是,入寝室,恃卫先已惊散,团花帐中,睡着一人,锦袍遮盖。连称手起剑落,头离枕衅,举火一照,是个没有胡须的小青年。连称叫道:“这不是昏君!”让人遍搜房中,不见踪影,忽见门下丝文鞋一只,知门后有人藏躲,不是诸儿是谁?打开门后看时,那昏君因脚疼,蜷缩成一团蹲着。那一只丝文鞋,仍在脚上。连称所见这只鞋,是先前大象叨去的,不知现在怎么就跑到了这里?不管那么多,竟一刀把襄公给砍死了。



后世史官评论这事,说襄公疏远大臣,亲昵群小,石之纷如,孟阳,徒人费等,平日受其私恩,从于昏乱,虽视死如归,不得为忠臣之大节。连称,管至父,只因为久戍不代,就造反,当是襄公恶贯已满,借二人之手罢了。


连称管至父重整军容,向齐国都城进军。公孙无知听说襄公已死,领兵开门,接应连管二将入城。二将胡说道:“受先君僖公遗命,奉公孙无知即位。”于是,公孙无知不费吹灰之力,就得了一个君位,便封官道:立连妃为夫人。连称为正卿,号为国舅。管至父为亚卿。诸大夫虽勉强排班,心中不服。只有雍糜再三叩首,向公孙无知谢往日争道之罪,极其卑顺。无知赦免了他,仍旧做大夫。高国称病不朝,无知也不敢惹。管至父劝无知悬榜招贤,以收人望。顺便推荐他的族子管夷吾,以为很有才,无知使人去召。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