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十九霸 第二部分 第34节 齐襄公小霸了一下 (8)

天下争锋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3.html[/size][/URL] 齐襄公在十一月的一天,驾车出游。只带了力士石之纷如,和幸臣孟阳一班,架鹰牵犬,准备射猎,不用一个大臣相随。先到了姑棼——这里建有离官,游玩了一天。居民馈献酒肉,襄公欢饮到了晚上,就留在此过夜。第二天起驾,往贝邱来。 先放火烧林,有大象一只,如牛却无角,似虎又无斑,从火林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3.html


齐襄公在十一月的一天,驾车出游。只带了力士石之纷如,和幸臣孟阳一班,架鹰牵犬,准备射猎,不用一个大臣相随。先到了姑棼——这里建有离官,游玩了一天。居民馈献酒肉,襄公欢饮到了晚上,就留在此过夜。第二天起驾,往贝邱来。


先放火烧林,有大象一只,如牛却无角,似虎又无斑,从火林中奔出,蹲踞在车驾之前。众人都去驰射,只有孟阳立在襄公的旁边。襄公回头对孟阳说:“你给我射了它。”孟阳瞪大眼睛看,大惊道:“不是象,是公子彭生!”襄公大怒道:“彭生怎么敢见我?”夺下孟阳的弓,亲自来射,连发三箭不中。那大象直立起来,双拱前蹄,像人一样行走,放声啼叫,哀惨难闻。吓得襄公毛骨悚然,从车中倒撞下来,跌伤左脚,脱落了丝文鞋一只,被大象叨之而去,忽然不见。


徒人费和从人等,扶起襄公回姑芽离宫住宿。襄公自觉精神恍惚,心下烦躁。这时,军中已打二更,襄公因左脚疼痛,辗转睡不着,对孟阳说:“你扶我慢慢走几步。”先前坠车,匆忙之际,不知掉了鞋,这时才发觉,问徒人费。徒人费说:“被大象叼走啦。”襄公很生气,大怒道:“你既然跟随寡人,难道不知我掉了鞋?如果真的被叨去了,你怎么不早说?真是个无用的东西!”挥起皮鞭就抽徒人费的背,血流满地才住了手。徒人费被抽,含泪跑出门,正遇连称领着数人打探动静,把徒人费一索捆住,问道:“那个昏君在哪儿?”徒人费说:“在寝室里。”再问:“睡了没有?”回答:“还没睡。”连称举刀要砍,徒人费说:“别杀我,我可以领着你们去。”连称不相信。徒人费说:“我刚被他鞭伤,我也想杀了那家伙。”边脱了衣服让看背。连称见徒人费的背血肉淋漓,就相信了,解了徒人费的绳索,让他做内应,随即招管至父领着众军士,杀入离官。


徒人费在前,翻身入门,正遇到石之纷如,赶紧告诉了他连称作乱之事,边跑到寝室,告诉襄公。襄公惊惶无措。徒人费说:“事情很急!如让一人装作主公,卧在床上,主公藏在门后,仓促之间,他们辨不出,或许可以脱险。”孟阳说:“臣受恩如山,愿以身代,不敢怜死。”孟阳就卧在床上,面向内,襄公亲解锦袍覆盖好后自己藏在门后,问徒人费:“你怎么办?”徒人费说:“臣当与纷如合力拒贼。”襄公说:“背伤疼吗?”徒人费说:“臣死都不避,一点伤算什么?”襄公叹道:“真是个忠臣啊!”


徒人费令石之纷如领众人拒守中门,自己单身挟着利刃,假装迎贼,想要刺连称。这时,众贼已攻进大门,连称挺剑当先开路。管至父列兵门外,以防他变。徒人费见连称来势凶猛,上前一步便刺。谁知连称身穿重铠,刃刺不入。却被连称一剑劈去,砍断二指,再一剑,劈下半个头颅,徒人费死在门中。石之纷如便挺矛来斗,约战十余合,纷如渐渐退步,误绊石阶脚趾,也被连称一剑砍倒。于是,入寝室,恃卫先已惊散,团花帐中,睡着一人,锦袍遮盖。连称手起剑落,头离枕衅,举火一照,是个没有胡须的小青年。连称叫道:“这不是昏君!”让人遍搜房中,不见踪影,忽见门下丝文鞋一只,知门后有人藏躲,不是诸儿是谁?打开门后看时,那昏君因脚疼,蜷缩成一团蹲着。那一只丝文鞋,仍在脚上。连称所见这只鞋,是先前大象叨去的,不知现在怎么就跑到了这里?不管那么多,竟一刀把襄公给砍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