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十九霸 第二部分 第30节 齐襄公小霸了一下 (4)

天下争锋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3.html[/size][/URL] 卫宣公在新台一住就是三年,与宣姜连生二子,长子叫寿,次子叫朔。自古道“母爱子贵”,卫宣公因为偏爱宣姜,便将昔日疼爱急子的心转移到了寿与朔的身上,并想着百年之后把卫国的江山传与寿、朔兄弟。这样一来,急子仿佛就成了一个多余的人。只是因为公子寿天性温和,与急子如同母兄弟般友好,急子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3.html


卫宣公在新台一住就是三年,与宣姜连生二子,长子叫寿,次子叫朔。自古道“母爱子贵”,卫宣公因为偏爱宣姜,便将昔日疼爱急子的心转移到了寿与朔的身上,并想着百年之后把卫国的江山传与寿、朔兄弟。这样一来,急子仿佛就成了一个多余的人。只是因为公子寿天性温和,与急子如同母兄弟般友好,急子又谦敬礼貌,所以卫宣公没有把他的想法说出来。私下里,卫宣公把公子寿嘱托给左公子泄,让他将来扶寿为君。


公子朔虽与寿是一母所生,贤愚却不同,年龄虽小,却天生狡猾,恃母得宠,暗地里养了一帮死士,心怀非分之想。不只憎嫌急子,也怀恨亲兄公子寿,只是事有缓急,先除掉急子要紧。


公子朔就常挑拨母亲,说:“眼下父亲,虽然对我母子不错。可急子为兄,我等为弟,将来传位,自然会传给他。他对我母子心怀怨恨,到那时他肯定不会放过我们。”齐姜原是要嫁给急子的,现跟随了宣公,也觉得急子与己有碍。于是就与公子朔合谋,常在宣公前说急子的坏话。


到了急子生日这一天,公子寿备酒相贺,公子朔也在席。其间,急子与公子寿很亲密地说话,公子朔插不上嘴,就托病告辞。公子朔跑到母亲宣姜面前,双眼垂泪,扯谎道:“孩儿好意同自己哥哥与急子祝寿,急子饮酒有点醉了,竟叫孩儿为儿子。孩儿心中不平,说了他几句。他说:‘你妈妈本来就是我的妻子,你叫我父亲,也是应该的。再说你妈妈是我暂时借给了父侯,父侯崩了后,我继了位,我当然会把你妈妈要回来的。’孩儿再待开口,他便举手要打。幸亏自己哥哥劝住,孩儿赶紧逃回来。孩儿受此大辱,望母亲禀知父侯,与孩儿做主!”宣姜听了大怒,等宣公入了宫,哭哭啼啼地把公子朔的话如此这般地说了一通。宣公召来公子寿问这件事,公子寿回答:“没说这样的话呀!”宣公半疑半信。


急子的母亲死了后,急子虽然悲伤,却不敢表露出来,只在暗地里啼哭。公子朔与宣姜在宣公面前诽谤说:“急子因生母死于非命,口出怨言,日后要让我母子偿命。”宣公本来不信,无奈公子朔与宣姜,日夜撺掇,定要宣公杀急子,以绝后患,宣公不得不听了。但思来想去,找不到杀急子的理由,只能让人暗杀了。


正这时,齐僖公约会讨伐纪国,向卫征兵。宣公就和公子朔商议,派急子到齐国约定出师日子,授给白牛尾旗帜,此去齐国,必经莘野,舟行到此,一定要登陆,在此对急子动手,他必不作准备。公子朔向来私蓄死士,今日正用得着,叫他们装成盗贼,埋伏在莘野,只要看到白牛尾旗帜过去,就冲出一齐下手,若拿旗回来,自有重赏。公子朔处理完毕,回来告诉了宣姜,宣姜心里十分欢喜。


却说公子寿见父亲屏去从人,只召弟公子朔议事,心里疑惑。入宫来见母亲,探她的语气。宣姜没有隐瞒,说了实情,嘱咐公子寿:“这是你父亲的主意,要除我母子后患,不可泄漏出去。”公子寿知道此计已定下,劝阻也没用,就私下来见急子,把父亲的计划告诉了他:“这次去齐国,莘野是必经之路,凶多吉少。不如出奔他国,再做打算。”急子说:“为人子者,以从命为孝。不听父之命,就是逆子。世上哪有无父之国,即便出奔,能到哪里呢?”就整装上船,毅然上了路。公子寿见劝不住急子,想:“我的这个哥哥真是个仁人啊!此行如死在盗贼之手,父亲立我为嗣,何以自明?子不可以无父,弟不可以无兄,我应当先兄而行,代他一死,我兄必然免难。父亲听说我已死去,如能感悟,不再加害我兄,这样,慈孝两全,留名万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