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3.html


齐僖公认为,齐鲁两国从祖上姜子牙和周伯禽起,就门当户对,现在鲁国依然是个大国,便许下了这门亲事。于是,在公元前709年秋季的一天,齐国国君齐僖公亲自上马统领着雄壮的人马,护送齐僖公的女儿文姜嫁往鲁国。


关于这个文姜,在家里时,与她的哥哥诸儿有了私情,俗话说:天下无不透风的墙,这对兄妹之间的私情,当时想必已经在社会上传得沸沸扬扬了。鲁桓公可能也是知道文姜跟她哥哥之间的私情的,不过三年以后(公元前706年),文姜为鲁桓公生了一个儿子,随着时间的推移,鲁桓公也渐渐地把这事淡忘了。又过了十年(公元前697年),齐国的老国君齐僖公病逝,文姜的哥哥诸儿终于登上齐国国君的宝座,这就是齐襄公。


第二节齐鲁大地起血案


公元前694年,即鲁桓公十八年,齐襄公四年,鲁桓公去齐国进行友好访问,大概是鲁夫人文姜思念哥哥心切,吵着要一同去出访齐国,鲁桓公最后决定带着夫人一同前去。


到了齐国临淄,刚在宾馆住下,文姜就说要会几个小姐妹,迫不及待地坐上车走了。竟然一夜没归,偷偷地和哥哥齐襄公幽会去了,常言说女人对初恋情人难以忘怀,鲁夫人大概也不例外。两人在一起一夜,究竟干了什么?猜去吧。


当时在社会上有一种传言,说鲁夫人的儿子太子同其实是齐襄公的私生子。这种传言,鲁桓公大概是没有听到,因为臣下肯定不会将这个向他报告的,也就是地球人都知道,就他不知道。鲁夫人与齐襄公幽会之事,虽然做得很隐秘,但是还是让鲁桓公知道了。鲁桓公非常生气,第二天见到夫人文姜时,大发雷霆,要死要活地喊,按照《左传》记载叫做“公谪之”,《史记》说“怒夫人”,就是把文姜愤怒地骂了一顿。


文姜又羞又怒,就跑去向齐襄公告状,说鲁桓公把她的儿子说成是野种,意思就是说这个野种儿子是和齐襄公偷生的。关于太子同,究竟是不是齐襄公的儿子,这个已没法知道,总之,齐襄公听了文姜的一大堆的话后,就对鲁桓公动了杀机。


四月十日这一天,齐襄公设宴款待鲁桓公,一时间宾主齐集,觥筹交错。鲁桓公因风流的夫人文姜心里不痛快,就借酒浇愁,却更愁,就多喝了几杯,宴席没散,就先醉倒了。齐襄公派力士彭生假装送鲁桓公上了马车,在车上,彭生把醉醺醺的鲁桓公杀死了。怎么杀死的?史书上说是“拉肋而死”,怎么个拉法?不清楚。但有一点可以估计:彭生是个大力士,没动刀子一类的家伙,而是用他本身的蛮力,或搂死或掐死,像捏一个小动物一样捏死了,总之没有外伤,就把醉梦中的鲁桓公弄得没了气。


鲁国不如齐国大,但也毕竟是一个大国,国君却在出访的国家里被弄死,这是一个严重的事件。然而意想不到的是,鲁国竟然没敢说什么,只是说:“寡君畏君之威,不敢宁居,来修旧好,礼成而不反,无所归咎,恶于诸侯。请以彭生除之。”意思是:我们的国君害怕贵国国君的威严,不敢安居,来贵国重修友好关系,在达成礼仪之后,却永远回不来了,又没有什么做错的地方,在诸侯国中产生了不好的名声。请求贵国严惩凶手彭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