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十九霸 第一部分 第26节 首霸郑庄公又倒霉又幸运 (25)

天下争锋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3.html[/size][/URL] 雍纠说:“是婿,而非爱婿。纠之所以娶了祭氏,实是出于宋君所迫,非纠的本意。纠每每念及旧君,犹有依恋之心,只因畏惧宋国才不敢有所行动罢了。” 郑厉公说:“爱卿如能杀了祭足,寡人将让爱卿取而代之,但不知用什么计?” 雍纠说:“近来东郊因战事而残破,民居未复。主公异日可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3.html


雍纠说:“是婿,而非爱婿。纠之所以娶了祭氏,实是出于宋君所迫,非纠的本意。纠每每念及旧君,犹有依恋之心,只因畏惧宋国才不敢有所行动罢了。”


郑厉公说:“爱卿如能杀了祭足,寡人将让爱卿取而代之,但不知用什么计?”


雍纠说:“近来东郊因战事而残破,民居未复。主公异日可命司徒修整房舍,并叫祭足携带粟帛去那里安抚居民,臣在东郊设宴款待,用鸩酒毒死他。”


郑厉公说:“此计很好,我们一定要考虑周全。”


雍纠与郑厉公多次对计划进行评估,认为这次的鸿门宴布置得天衣无缝,请帖已经发出,祭足也欣然接受了邀请。看来只要再过一天,祭足就死定了。


雍纠心满意足地回到了家中,不知是什么原因,他竟然把这天大的密谋告知了他的爱妻雍姬。


雍姬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一个是自己的夫君,一个是的父亲,在这两个敌对的亲人中,她不知该向着谁。好在她有一个妈妈和自己很亲,她就回了娘家,向她的妈妈问了一个问题:“老爹和老公谁亲?”她的妈妈说:“这还用说吗?所有的男人都可以当你的老公,可是老爹却始终就只有一个人,这怎么能比呢?”显然,这位妈妈有切身体会,可以想一下,祭足在郑国大权在握,连君主都得听他的,妻妾成群那是肯定的,横刀夺爱的事也肯定干过,而一个老太婆自然失去了宠爱,所以,老太婆不怀好意地说“人尽夫也”,意思是,满大街的男人都能做你的老公,老公没一个好东西!


雍姬一听,觉得很有道理,就拐弯抹角地告诉了老爹祭足,说我家夫君不在家里宴请您,却要跑到郊外去开宴会,是不是很奇怪?祭足是个老政客,听出了话外之音,就派人到郊外宴客地点去侦察了一番,果然发现其中深藏杀机。


第二天,谋杀人员如期在东郊设帐,雍纠乐呵呵地敬酒给祭足。祭足目睚尽裂,大喝一声,把酒泼在地上,只见酒落处火光迸溅,果然是烈性毒酒。众人冲上去,一举擒下雍纠,并下令将他杀死,将其尸首置于一个池塘边示众,这是用来警告幕后的郑厉公,向郑厉公宣布这个围剿计划已经破产。郑厉公一见雍纠的尸体,吓得魂飞魄散,心中知道这个计划已经流产,三十六计,唯有走为上计,便草草将雍纠的尸体收拾装在马车上,一溜烟便逃出郑国去了。在马车上,郑厉公指着车上的尸体,恨恨地说:“真是可恨!这么重大的事情,竟然还跟老婆商量,死了真是活该!”


郑厉公不敢往娘家宋国跑,以前不是为了三个城的回扣翻脸了吗?于是郑厉公向西南跑到边境地区,杀死栎城大夫,抢下栎城来归自己用,训练了一支小部队,天天想着复辟。


这时的郑国,国君跑了,祭足无奈,只好把躲在娘家陈国的上一任国君郑昭公(就是公子忽)请回来,接以前的茬管着郑国。过了两年,郑昭公被大将高渠弥杀死,郑昭公的另一个弟弟继任国君,十四年后,这位国君又被杀,出逃的郑厉公领着小部队终于又回到郑国的土地上,重新登上了国君的宝座。正是:你方唱罢我登台,城头变幻大王旗。


一个强盛的郑国,经过公子忽、厉公及诸公子这么一折腾,国力大衰,把以前老爸郑庄公时代的风光,折腾得一去不复返了。


当郑国大衰后,另一个国家就起来了,而且是真正的霸主,即春秋五霸的第一霸齐桓公!


而在齐桓公之前还有一小霸齐襄公!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