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十九霸 第一部分 第25节 首霸郑庄公又倒霉又幸运 (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3.html


鲁桓公遇见燕伯,说:“宋、鲁、燕三国谷丘之盟,口沫尚未干,宋人背盟,寡人伐之。今君亦效宋所为,只知在目前讨好齐国,难道就不为国家长远考虑了吗?”


燕伯自知失信,垂头避开,托言兵败而逃。齐国的多国部队的一个盟国没了。


卫国没有大将,军队很快也溃败了,一个盟国又败了。接着,盟主齐军也落败了,被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彭生中箭,几乎丧命。正在危急时刻,宋兵赶到,鲁、郑二军各遣一师杀来,宋军立营不稳,也大败而归,一个盟国又败了。各国收拾了一下残兵败将,分头回国了。


齐僖公回望了一眼纪城,发下狠誓:“有我无纪,有纪无我,齐与纪势不两立!”不甘心地回去了。


自此鲁、郑成为一党,宋、齐成为一党。


齐僖公因为兵败于纪,忧郁成疾,这年冬天病情更重了。齐僖公把世子诸儿召至榻前嘱道:“纪国,我齐国之世仇,能灭纪者,方为孝子。你继位以后,当以此为首要大事。若不能报此仇,就不要入孤之宗庙!”


诸儿磕头受教。


齐僖公又召来夷仲年之子无知,嘱道:“你与诸儿关系甚好,日后要好好辅佐他!”言毕,齐僖公就仙逝了。诸位大夫便奉世子诸儿即位,是为襄公。


宋庄公恨郑入骨,于是派使者把郑国进贡的金玉分别贿赂给齐、蔡、卫、陈四国,乞兵复仇。齐因新丧,只派了大夫雍禀率车一百五十乘前来相助。蔡、卫也各遣军士助宋伐郑。


郑厉公欲迎战,祭足谏道:“万万不可!宋是大国,起倾国之兵盛气而来,如战而失利,社稷难保,如幸而得胜,将结百世之仇,我郑国就没有安宁的日子了,所以不若置之不理!”


郑厉公犹豫未决。祭足便发令,让将士守好城门,凡请战者一律处斩。


宋庄公见郑军闭门不出,于是大掠东郊,用火攻破渠门,尽取其橼木而归。


郑厉公郁郁不乐,叹道:“寡人受祭足所制,还能称得上是人君吗?”于是便有了除掉祭足的意思。


第二年春三月,周桓王病危,召周公黑肩到床前,说:“传位于嫡子,天经地义。然而次子克是朕的爱子,今把他托付给爱卿,他日待兄终弟及,国事还望爱卿主持啊!”言讫遂崩。周公遵命,奉世子佗即位,史称庄王。


郑厉公听到桓王新丧,打算派使者行吊。祭足坚持谏阻:“周是先君之仇,祝聃曾射王肩,如派人凭吊,是自取其辱!”


郑厉公虽然依允,心中却越发憎恶祭足。


一天,郑厉公在后花园游赏,只有大夫雍纠相随。郑厉公看见鸟儿在自由地飞翔、鸣叫,不觉凄然而叹。雍纠问道:“在这春光明媚的日子,主公贵为一方诸侯,却有不乐之意,不知什么缘故?”


郑厉公说:“飞鸟能自由地飞翔、鸣叫,全然不受制于他人,寡人反不如鸟,是以不乐。”


雍纠说:“我听说‘君犹父也,臣犹子也’,子不能为父而忧,则为不孝;臣不能为君排难,则为不忠。倘若主公能信得过纠,有事嘱咐,纠不敢不尽死力!”


郑厉公急忙对雍纠说:“爱卿可是祭足的爱婿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