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樱花 正文 第95节:决黄抗战

平山大侠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size][/URL] 第95节:决黄抗战 6月1日上午,军委会在洛珈山中央会议堂作战厅长刘斐以他特有的、沉郁凝重的嗓音,毫无表情地说:“为第1战区各部队安全转进,阻敌南下,确保武汉会战的顺利展开,依据党政军各方领导多次所提建议,决定于郑县西实施黄河决口,着第1战区负责实施。”——平山大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


第95节:决黄抗战


6月1日上午,军委会在洛珈山中央会议堂作战厅长刘斐以他特有的、沉郁凝重的嗓音,毫无表情地说:“为第1战区各部队安全转进,阻敌南下,确保武汉会战的顺利展开,依据党政军各方领导多次所提建议,决定于郑县西实施黄河决口,着第1战区负责实施。”——平山大侠


商震:(1888年9月21日——1978年5月1 5日)字启予,河北保定人,出身寒微。1905年,17岁时考入保定陆军学堂。1908年赴日本留学加入同盟会。1916年投奔闫锡山。

1935年授予国民革命军陆军二级上将。12月任河南省主席、豫北绥靖分区司令、河南省保安司令。

1937年7月,任庐山军官训练团教育长兼第32军军长。 10月2日任第20集团军总司令兼第32军军长。

1938年初兼黄河河防总司令。

1939年1月9日任第九战区副司令长官、第20集团军总司令兼第32军军长。10月2日任洞庭湖警备司令兼第20集团军总司令。

1940年调往湖南省任第6战区司令长官。5月任军事委员会办公厅主任兼外事局、新闻检查局局长。

1941年2月任中缅印马军事考察团团长。

1944年3月任中国驻美军事代表团团长。

1945年5月任中央监察委员(直至抗战结束) 。

参加的战役有:平汉线作战、豫东会战、武汉会战、南昌会战、第一次长沙会战,1939冬季攻势等。

1946年5月以抗战期间著有功绩,获青天白日勋章。

1978年5月15日,病逝于东京,享年90岁。


位于兰封战场北部的归德一失,豫东门户洞开。老土匪盼望的援军象涛涛黄河之水-般,源源不断地奔涌而来,沿陇海路直逼薜岳兵团侧背;同时贯台亦有5000余日军渡过黄河,第1战区被迫调整部署,不得不抽调兵力以阻截西进之敌,兰封周围用于围歼老土匪的7个师全部转为攻势防守。

事到如今战局已经彻底变坏,如果豫东兵团继续坚持,很有可能落入日军的包围圈,出于“避免与西犯之敌进行决战,并保持尔后机动力之目的”,为避免更大的损失,蒋介石电令各部队向平汉路以西后撤。

撤退令一下,第1战区主力部队开始全线向豫西地区转移。豫东战场军心立即涣散,士兵开始大量溃逃。兰封战役就这样无果而终。

兰封战役打成如此结果,薛岳暴跳如雷!他当着程潜的面破口大骂:“桂永清无耻!黄杰更无耻!!什么黄埔一期生,根本不会打仗,简直就是废物!要不是这两个家伙瞎指挥,土肥原第14师团早被我送去见阎王了!”

程潜知道:桂永清和黄杰之所以会丢失兰封和归德,轻敌冒进、判断失误尚在其次;根本之源是因为他们仗着是蒋介石的嫡系,根本不把他这第1战区司令长官和前敌总指挥薛岳放在眼里,急功近利、我行我素、肆意妄为;不经请示批准、就轻率变更部属、随意调动部队。但是这些话不好对老虎仔说,因为会适得其反、火上浇油。

正在气头上的薛岳又喊又叫:“真应该枪毙了这两个混蛋!大敌当前,如果不杀一儆百,这仗还怎么打下去!”

程潜百般劝慰,薛岳就是不听,一连给武汉军委会发了几封措辞严厉的急电,请求严惩桂永清和黄杰,以正军纪:

“查第27军军长桂永清、第8军军长黄杰,均属贪生怕死之辈。军情稍有变化,便草木皆兵、临阵畏缩、本末倒置;拒不执行守城命令,借故躲避,致兰封城、归德城轻易日酋土肥原之手。扰乱我第1战区整个作战计划。此种卑劣之表现如不惩戒,必扰前线将士之军心,于抗战大局贻害甚大。

望军委会酌查。职薛岳叩。

正午。印。”

在对待桂永清和黄杰的问题上,薛岳希望委员长也能像今年1月对待韩复榘那样杀一儆百,铁面无情。韩复榘身为山东省主席、第5战区副司令长官兼第3集团军总司令、陆军二级上将,因为战场抗命,失地千里,委员长执法如山,于1938年1月24日下令将其处死。

国军溃退后,日军反应很快,立即跟踪追击,企图乘第1战区混乱之际,一举攻下郑县。日军第5、10、114师团,第3、5、13旅团沿陇海铁路两侧急速西进;日军第2军向尉氏、中牟逼近;敌第14师团也张牙舞爪地重占兰封城。

战局急剧恶化,柳原振雄发来急电:“日军大本营已制定了新的作战计划,将集中华中全部日军兵力,华北大部日军兵力,联合攻取武汉。”

6月1日上午,国民政府军委会在洛珈山中央会议堂召开紧急军事会议。蒋介石对何应钦、李宗仁、白崇禧、陈诚、胡宗南、程潜、薜岳等一班大员及各战区军师长代表痛心疾首地训斥道:“兰封战役,作战计划是好的,战区指挥官是好的,但是军长、师长们指挥无方、行动复懦;以致士气不振、畏缩不前。各军师旅团长官,除64军军长李汉魂、71军军长宋希濂外,在此次会战中奋勇争先者极居少数,大都缺乏勇气、鲜自振作,遂致战局迁延。唔、唔,有一个团长,叫张……”

第74军(军长俞济时)第51师师长王耀武闻声马上起立大声道:“报告校长,此人叫张灵甫,是职部第15旅第305团团长。”

“哦、哦,”蒋介石看了一眼俞济时,面上微露笑容“第74军也打得好,张灵甫,几期生啊?”

第74军军长俞济时起身:“报告委座,张灵甫是黄埔3期生。”

“好、好!到底是党国黄埔生,发扬黄埔精神,抗战到底…….”

“请委座严惩贪生怕死、作战不力者!”

突然一个声音震撼着会议室,众人寻声望去,只见一个身材矮小,却正气凛然的人昂首挺胸、站得笔直。原来是薜岳。

蒋介石看着他,一时间竟不知作何答复是好。

何应钦本想出面解围,但一想自己的身份多有不便,眼光便转向李宗仁,求他来打圆场,谁知李宗仁却像是老僧入定般地闭目养神,只好尴尬地咳嗽了几声。

忽然白崇禧慢悠悠地劝说:“伯陵兄且坐,委员长执法如山,自会严肃军纪。”话儿到此猛地一转,语气阴冷、肃杀“诸位难道忘记了吗?在1938年1月24日的作战会议上,委员长不是因为战场抗命、失地千里,下令将身为山东省主席、第5战区副司令长官兼第3集团军总司令、陆军二级上将的韩复榘,枪毙了吗!”

听白崇禧这么一说,几十双眼睛都转向了蒋介石。众目睽睽之下,蒋介石顿觉如坐针毡,但也无法再躲避,只得硬着头皮应道:“是的、是的,军法处正在调查……”

看着蒋介石的狼狈像,何应钦插话:“委座,局势紧张……”

一言提醒了蒋介石:“对、对,刘斐,宣布命令。”

作战厅长刘斐以他特有的、沉郁凝重的嗓音,毫无表情地说:“为第1战区各部队安全转进,阻敌南下,确保武汉会战的顺利展开,依据党政军各方领导多次所提建议,决定于郑县以西实施黄河决口,着第1战区负责实施。”

“商震!”何应钦叫道。

“到。”商震起立。

“今日已下达决堤命令,你必须保证在6月8日前决堤!”

“是。”

商震马上赶回开封。6月2日商震召集河防军第32军少将参谋长魏汝霖。第139师长黄光华、第141师长唐永良、第142师长傅立平开会,布置了任务。

6月4日,敌第16师团由尉氏向许昌、长葛逼近。

6月5日晨到当日晚,土肥原调集3个炮兵联队猛轰开封,并发动攻势。日军第10师团、第16师团也积极予以配合,对开封形成夹击之势。退守开封的国军第24师、第40师抵挡不住几个师团的进攻,遂放弃开封。

1938年6月6日,敌人进入开封。

6月8日,各路部队纷纷退守白沙一线,此地距郑县只有30公里。形势兀然紧张,敌重兵集团猬集黄河南岸,占尽地理优势,一鼓可下武汉。面对如此态势,蒋介石万般无奈,遂同意国防部引黄拒敌的方案,下令商震炸开花园口。

6月9日上午8时,花园口堤岸被炸毁400余尺,黄河自明清以来第9次南决大堤,虽然迟滞了日军对武汉的进攻,但也造成河南省、安徽省、江苏省3个省共44个县的黄泛区, 1250万人遭灾,390万人无家可归,90万人死于水灾!

6月18日,国民党将领第36师师长龙慕韩以作战不力的罪名被枪毙于武昌郊外,成为抗战中第一个被处决的蒋介石中央嫡系高级将领。

而黄杰的老同学胡宗南闻讯,立即带着第187师师长彭林生,赶到武汉为其说项,彭林生还自请承担全部责任。军委会于是将彭林生降职,并在7月12日,释放黄杰出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