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十九霸 第一部分 第13节 首霸郑庄公又倒霉又幸运 (12)

天下争锋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3.html[/size][/URL] 群臣听了郑庄公的一番话,心都稳了下来。郑庄公派大夫瑕叔盈率兵一支,护送公子冯去了长葛,然后遣使对宋殇公说:“公子冯逃罪到敝国,敝国不忍加诛,今已令其去长葛服罪。”宋殇公听了果然引兵转而去了长葛。 蔡、陈、鲁三国之君见宋兵转移,也有了返归之意。忽然听到郑国公子吕出东门挑战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3.html


群臣听了郑庄公的一番话,心都稳了下来。郑庄公派大夫瑕叔盈率兵一支,护送公子冯去了长葛,然后遣使对宋殇公说:“公子冯逃罪到敝国,敝国不忍加诛,今已令其去长葛服罪。”宋殇公听了果然引兵转而去了长葛。


蔡、陈、鲁三国之君见宋兵转移,也有了返归之意。忽然听到郑国公子吕出东门挑战卫国,三国便作壁上观。石厚引兵迎住公子吕,两下交锋,未及数合,公子吕掉头就逃。石厚追到东门,公子吕已被接应进了城。石厚高兴,便把东门外的稻子尽行割取一通,然后传令班师。州吁问:“还没有取得大胜,怎能匆匆班师?”


石厚说:“郑兵素来强横,且其君庄公乃王朝卿士,今已为我胜出一仗,足以立威了。主公初立,国事未定,若久在外盘桓,恐有内变。”


州吁说:“爱卿之远虑,为寡人所不及呐!”


不大会儿,鲁、陈、蔡三国也来贺胜,并请班师,于是便解围而去。从出兵到解围,不过才五天罢了。石厚自恃有功,令三军齐唱凯歌,拥着州吁风风光光回了国。


郑国被没来由地打了一顿,郑庄公窝了一肚子的火,就整顿人马,实施军事报复,首先攻击对方盟军中的牵头者卫国。


然而,这时的卫国却发生了变化,州吁打完郑国后,凯旋回到朝歌,卫国人都讨厌这个篡位的国君,竟在京城街头唱起了这样的歌谣:



一雄毙,一雄兴。


歌舞变刀兵,何时见太平?


恨无人兮诉洛京!



州吁说:“老百姓还是不服,该怎么办呢?”


石厚说:“我老爸石碏,以前位居上卿,老百姓一向对他十分信服。如果把他招来给他个大官做,老百姓自然就没话说了。”


可是,石碏却托病不做。


石厚说:“看来只有我去请他了,我是他的儿子呀,骨肉之情他能不念吗?”


石厚回了家,向父亲石碏说了州吁对他的敬慕之情,然后请教:“新君刚立,民心有点不服,不知老爸有何良策?”


石碏说:“一句话,名正言顺,向王室禀明,如果王室承认了,老百姓还能说什么?陈国陈侯跟周天子关系好,新君肯亲往朝陈,让他帮忙递几句好话不就行了!”


州吁觉得这主意好,赶紧告诉了州吁。州吁以为是妙计,便备了厚礼,石厚护驾,奔向陈国。


他们刚走,石碏便写了一封血书,派人火速送到自己的好朋友陈国大夫子咸处,请他代转给陈桓公。石碏血书里的意思是,“天降灾祸于卫国,州吁和逆子厚犯了弑君之罪。请上国一定要诛杀此二逆!切切”!


陈桓公和子咸读了石碏的血书,都认为卫国的罪人,就是陈国的罪人,因此,州吁与石厚一入陈国,就被捉了。然后,通报卫国的石碏。石碏到朝中,会集百官,一同议罪。大家认为州吁可恶,该杀,石厚只是从犯,免其一死。


石碏说:“州吁可恶,该杀,石厚也一样犯了不赦之罪,也该杀。”便令右宰丑和家臣儒羊肩去执行,一人杀一个。


右宰丑与儒羊肩一同来到陈国,分头行动。右宰丑要杀州吁,州吁叫道:“你这是臣弑君,犯大罪呀!”右宰丑说:“先是你有了弑君的榜样,我不过是向你学习罢了。”一刀砍死了州吁。儒羊肩要杀石厚,石厚说:“我死没什么了不起,只是临死前能让我见老爸一面。”儒羊肩说:“这个忙我能帮,割下你的头,带回去。”一剑把石厚的脑袋给砍了。至于儒羊肩是否把石厚的脑袋带回了卫国让他见一面石碏,史书没记载,不清楚。估计不会吧,因为作为家臣的儒羊肩知道,石碏既然要杀这个儿子,并且是自己定计要杀这个儿子,见他干啥?这叫什么?这叫大义灭亲!我想,天下所有的不好的儿子都不会喜欢有这样的老爸吧,而这样的老爸却被世人说成是忠臣贤人,赞扬不已。有人说,春秋无义战,却有义人。信然!在春秋这个时代,无情无义的人很多,无情有义的人很少,而有情有义的人则更是凤毛麟角。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