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狼烟 第五部分 第十二章 义结金兰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0.html


方郎说,“这么说,我跟你当兵吧,指我一个人,我看我娘的仇一时半会根本报不了。

庚威说,“这事我说了不算,不过眼下跟鬼子干仗,正缺人手,应该问题不大。“

方郎看大贵等人,“你呢?有啥打算?”

大贵眼睛一红,泪水哗地出来了。

庚威说,“咋回事,你哭啥?”

大贵骂了一句我日小鬼子的姥姥。

庚威没想到大贵的遭际也是如此不幸,半个月前一个深夜,大贵睡得正香。就被街上杂沓的脚步声给聒噪醒了,大贵隔着窗户一听,那脚步声很杂,跟着就传来敲门声,很急,大贵心里一惊,披着棉袄去开门,门一开,被眼前的情景骇了一跳,一群穿着军装的人,都扛着枪,衣冠不整,一些人的帽子和鞋都跑掉了,更令大贵吃惊的是,这些当兵的当中,有几个还受了重伤,被人抬着,有进气没出气的,眼瞅着就不行了。

一个军官模样的人走上前说, “小兄弟,你别怕,我们是国军十七师的,跟鬼子在北边干了几十天了,现在防线被鬼子突破了,我带手下兄弟拼死突围出来,现在又饥又饿,又有兄弟受了重伤,实在走不动了,想在你这儿借宿一宵,稍稍休息休息,明儿再赶路。”

二话没说,大贵就把众人让进了院落,又喊起老娘生火做饭。

可没等这队国军刚把碗推下,后边的小鬼子就追过来了,撒兵如豆,把村子一下包围得水泄不通,随着几颗曳光弹升天,小鬼子在村四周架起小钢炮,轻重机枪,一齐开火,那队国军虽然迅速展开战斗队形,可终究是寡不敌众,架不住小鬼子的火炮轰炸,战至半夜,几乎伤亡殆尽。

国军一解决,鬼子开始屠村,又是一阵猛烈的枪炮齐轰,大贵他们那个昔日宁静详与世无争的小山村瞬间被夷为平地,成为无人区。

幸亏大贵是个练家子,身手灵活,地形又熟,才逃出了鬼子的魔掌。可跟他相依为命的爷爷被鬼子的乱枪打死了。

一夜之间,大贵成了无家可归的人,凭借会点拳脚,才到赌场看场,糊口活命。

庚威听大贵的讲述,气得钢牙直叫,青筋暴起,一拳头砸在身侧一棵小柳树上,巴掌大的一块树皮被削了下来,“狗日的。”

方郎说,“威哥,你是咋当的兵?”

庚威说,“这事说来话长,提个人,你们可能会听说。”

“谁?”

“冯明山。”

大贵说:“我日,那是有名的武师啊,打遍山东无敌手。”

庚威说,“那是我师傅。”

啊!俩人异口同声惊叫。

庚威说,“可几个月前,我师傅叫狗日的小鬼子给弄死了。”

同样的凄苦身世,让三个人的心一下拉近了距离。

庚威说:“小鬼子杀了咱们的亲人,毁了咱们的村庄,占了咱们的土地,咱跟狗日的不共戴天,这仇不报,枉为人子!”

俩人的情绪一下沸腾了,“对,血债血还,就是死,也要死在裂小鬼子的阵上,再也不这样稀里糊涂地活了。”

越说越激动,方郎说,“威哥,老话说,车要跑得快,全靠车头带,既然这样,咱们三个干脆拜把子吧,你当老大,兄弟们从今往后,就跟着你打鬼子了。”

大贵附和,“对。”

说拜就拜。

旭日东升。

三个人插草为香,齐刷刷地跪倒,按照江湖规矩,把磕头拜把子的整个流程一环不落地走了一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