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狼烟 第五部分 第十二章 义结金兰 (3)

狼烟深深 收藏 0 4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0.html[/size][/URL] 一束电光射了过来,鬼子发现了他们,哒哒哒,密如飞蝗的子弹扫了过来。 庚威立时扑倒,将机枪一支,借着地平线,一扣扳机,一梭子子弹打了出去,对方的火力也一下哑了。 借着这一间隙,庚威拧头大喊,“怎么样了?” 洞口还是太小,根本钻不过人。 庚威说,“不行了,鬼子马上围上来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0.html


一束电光射了过来,鬼子发现了他们,哒哒哒,密如飞蝗的子弹扫了过来。

庚威立时扑倒,将机枪一支,借着地平线,一扣扳机,一梭子子弹打了出去,对方的火力也一下哑了。

借着这一间隙,庚威拧头大喊,“怎么样了?”

洞口还是太小,根本钻不过人。

庚威说,“不行了,鬼子马上围上来了,别挖了,太慢了,快想其他的办法。”

两个人一听,也毛了,越乱挖起来越慢,方郎急得直跺脚,情急中,四下一看,左侧的墙根处竟竖着一根木桩。顿时心花怒放,扔了手里的铁锨,就跑了过去,刚迈一步,嘭嘭嘭,身后又是一阵枪响,一颗子弹嗖地一下打了过来,正打在方郎的小腿肚,当时感觉猛地一凉,跟就是钻心的痛,血一下流出来,把他的裤管瞬间就染红了一片。

那一会,方郎也顾不上痛了,一咬牙,一把抱了木桩,没想到那木桩太沉了,再加上腿上有伤,往肩上一扛,差一点没把他给压窝唧。

方郎大喊大贵帮忙。

大贵将手里的铁锨一扔,两个人抱着木桩一头,发一声喊,咣哧一下,院墙上,瞬间就出现一个锅底般大小的洞口。

大贵说,“再捣一下。”

咣,又一下,半个墙都没了。

方郎在墙根大喊,“威哥,行啊,快跑啊!”

又一股鬼子冲上来,庚威瞅准机会,又一梭子弹扫了过去。对方被压了下去,庚威扛起两挺机枪,调头就跑。

大贵抢上一步,接过庚威手里的一挺机枪,三个人一猫腰,就钻了出去。

“咱们往哪跑?”方郎喊。

庚威这会也有点蒙,在麦田里稍一定位,一指东南方向的那片山峦。

大贵边跑边喊,“跟我来吧,这里路我熟。”

三个人在麦田里发足一通猛跑,转眼上了山,钻进了松林。

回望煤矿,日兵们的喊叫声和那些狂乱的光束已变得遥远和虚无。

翻过那座山,一帮人又一口气跑出几里地,看看确实安全,才放慢了脚步,此时,东方已经泛白,四周的景物也朦蒙胧胧地显出了轮廓。

又过了一座石拱桥。

方郎说,“威哥,咱们歇会吧,我快累死了。”低头一看,小腿上的血都结板了,裤管被粘在肉上,一扯,钻心地痛。

庚威说,“好吧,去前边那土岗上休息,那儿地势高,鬼子真来了,咱们也能及时看见。你的伤怎么样?”

方郎说,没吊事!

三个人跑得通身是汗,到了那片山岗,都解开扣子,敝开怀,对着北风吹了一阵,这才平静下来,一静下来,方郎才忽地想起了什么,抬眼看庚威。

“怎么了?“

方郎说,“威哥,不对啊,你不说你是卖扫帚的吗?”

庚威被问一哈哈大笑,“我啥时候说是卖扫帚的?”

方郎说,“我问你赶集干啥,你说你卖扫帚?你个卖扫帚的,咋会打枪啊,还啥枪都会摆弄,竟又打得那么准。”

大贵也回过神来,傻不拉唧地看庚威。

庚威说:“我不是卖扫帚的,我是给我团长进城买棺材的。”

众人听得更是一头雾水。

方郎说,到底是咋回事威哥?

庚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

两个人听得更是迷怔,半天才大叫:“我日,原来这样啊,怪不得你身手这么神乎!”

庚威说,“好了,咱们到这儿为止,分手吧,我还得赶紧回部队。”

方郎说,“分手了,你还有个地儿去,我他娘的去哪儿啊?”

庚威说,“那你想去哪儿?”

方郎说,“嗳,威哥,说实话,你当兵的那部队,跟小鬼子真刀真枪地弄不弄?我可听说,很多当兵的见了鬼子,一枪不放撂蹶子就蹿,屁滚尿流的,当这样的兵可没意思,咱丢不起那人。”

庚威说,“我们团,上千号个兄弟没一个是孬种,我当兵也没多久,可跟鬼子真枪真刀的弄了好几场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