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狼烟 第五部分 第十二章 义结金兰 (1)

狼烟深深 收藏 0 20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0.html



天刚蒙蒙亮,一声急促的哨声响起。

老宋第一个从床上坐起,穿着衣服的时候,不停地催促大家,“快点,快点起床。”

庚威正穿衣服,外边却传来一阵谩骂声,跟着就是一阵沉闷的扑扑声,庚威惊得回头,发现一个日兵正举着枪托捣一个起床慢了的人。

庚威认得那人,正是昨天跟他干仗的一个黑汉。

那黑汉提拉着裤子不敢吭声,只是睁着眼睛怒视了一下那鬼子。

鬼子看出了那眼神里的不服和愤闷,八格一声,第二枪又捣了过来。

庚威从床上飞身跳了过去,一把拉了那日兵,“你凭什么打人?”

日兵回头一看是个中国少年,不由得怒火中烧,一招手从外边又进来几个日兵,几把明晃晃的刺刀,就对准了庚威。

多亏了老宋的及时劝阻,才避免了一场血战。

庚威他们这些新抓来的每个人被分了一辆独轮车,一把大头铁锨,任务就是把那山一样的煤堆一车车地推到河边,然后由小船装走。

北风很大,因为有鬼子端着刺刀监视,大家不敢偷工懈怠,一个个累得通身是汗。

庚威一路小跑着推了几车下来,已是满头大汗,又把车装满,这才偷偷地四下打量。

他们住的卧棚东边就是一片麦田,一直延伸到山根处,山不是很高,山坡上到处是矮松和杂草。山虽不高,却看不到山那边的情景。院墙西边就是眼前这条河,河面很宽,因为有冰,也摸不透水到底有多深,肉眼看得见的地方不见桥。

如果要跑,看来只能朝东边跑。

接下来的一个难题就是,如何逃出那院墙,院墙足有一丈多高,上边还拉着一米多高的铁丝网,庚威知道那铁丝网上边都带高压电,根本没法碰。

庚威不敢明目张胆地看,又拿起铁锨装着装煤,正装着,就看见一双大脚伸到自己的眼皮底下,不由得抬头一看,正是今朝上叫鬼子用枪托捣的那人。

那人装着煤,低声跟庚威说,“哥们,你叫庚威?”

庚威一惊,你咋知道?

“方郎认识不,我问过他,今朝的事,谢谢你啊!”

庚威朝那人笑了笑,“都是中国人,客气啥!”

庚威发现这黑汉其实年龄不大,估计跟自己差不了几岁,就是他人长得太黑了,还壮,显得老成。

黑汉说,“我叫钱大贵,别看我姓钱,可家里穷得要死,要不我也不会去赌房看场子,对不住了哥们,昨天你腮帮子上那一拳就是我打的,啥时候我让你捞过来吧!”

“我日,”庚威笑了笑,“都过去了,再说那都是咱中国人之间的事,眼下跟鬼子的事才是大事。”

大贵说,“我没猜错的话,你刚才在看地形。”

庚威点点头。

大贵说,“这事,算我一份,啥时候动手,叫我一声,我家都这附近的,路我熟,到时把我那些哥们都带上,其实他们都不是坏人。”

庚威将铁锨在煤车上拍了拍,说,“没问题。”说着就拉了车走了。

夜深了,一直闭着眼装睡的庚威,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轻轻地推了推身侧的 方郎,方郎也是心里有事根本没睡着,两个人的衣服都没脱,悄无声消地下了床,到了大贵的床头,在他的头上轻轻一拍,大贵也醒了。

卧棚的门口搭着一个用破棉被缝补成的门帘,主要为了挡寒。

庚威闪在门后,小心地将棉帘的一角撩开,惨淡的灯光里,两个哨兵扛着枪在站岗,其中一个是伪兵,衣服和枪都松松垮垮的,因为天气太冷,不停地跺脚。而那个日兵却棍似的站着。

卧棚门口左侧放着一片装煤的独轮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