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狼烟 第四部分 第十一章 煤矿历险 (2)

狼烟深深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0.html[/size][/URL] 缠战中,一个壮汉一脚踢中那小伙子的心窝,小伙子不防,一屁股坐在地上,痛得哧牙咧嘴,刚准备站起来,两个拎着木棍的汉子就冲了过去,眼瞅着小伙子要吃大亏,庚威卖了个破绽,想去救他,刚一迈步,背上却挨了一脚,被踢了个趔趄,忍着痛,紧跑过去,正要扶小伙子,后边又冲上来几个壮汉,发一声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0.html


缠战中,一个壮汉一脚踢中那小伙子的心窝,小伙子不防,一屁股坐在地上,痛得哧牙咧嘴,刚准备站起来,两个拎着木棍的汉子就冲了过去,眼瞅着小伙子要吃大亏,庚威卖了个破绽,想去救他,刚一迈步,背上却挨了一脚,被踢了个趔趄,忍着痛,紧跑过去,正要扶小伙子,后边又冲上来几个壮汉,发一声喊,同时出脚,将两人踢翻在地,不容分说,抡起木棍,照着两人兜头便砸。

眼看,就是一场血光之灾。

人群突然被推开,一队端着三八大盖的鬼子宪兵冲了进来,把一伙人团团围住,一个留着分头的汉奸翻译,举着二十响朝天放了一枪,“不许动,都老实点。”

几个黑汉被长枪顶了脑袋,一脸惊恐看“四爷”。

“四爷”看着那黑洞洞的枪口也吓得舌头根发硬, “太,太君,饶命饶命,当心枪走火啊。”

那鬼子宪兵也听不懂“四爷”说的啥,照着他屁股上咣哧踹了一脚,“八格,再动,死了死了的有!”

“四爷”鸡叨米似的连连点头,“是是是。”

这时,进来一个留着仁丹胡的少佐,走到庚威几个人跟前,眯着眼看了一阵,一挥白手套,“统统地带走。”

庚威几个人被枪逼着就上了一辆卡车。

那小伙子瞪着一双无助地眼睛看庚威,庚威知道这会要是逃跑,肯定会被乱枪打成筛子。

几分钟后,卡车出城了,沿着那条官道跑了一阵,向左一拐,庚威用眼睛的余光的一瞅,车要进山了。

那小伙子刚要抬头看,一个鬼子用刺刀一顶,“八格。”

小伙子赶紧把头低了下去,嘟囔着骂了一句,“妈那逼的。”

卡车沿着那片麦田又跑了一阵,翻过一条小土堤,前边闪出一条河,河水结着厚厚的冰,挨着河的东岸是一个煤矿。几柱大烟囱喷吐着浓浓的黑烟,棉絮似的烟雾,在山一样的煤堆上空团团乱转,弄得方圆几里的天空都灰蒙蒙的,空气中充斥着一股浓浓的煤烟味。

卡车驶进了一个拉着院墙的大院,地面上铺着碎煤碴,挨着西边的院墙,有几间小铁皮屋,对面,是一拉溜卧棚,叫煤烟熏得乌黑。

车停了,庚威他们一伙人被一队鬼子用明晃晃的刺刀逼着进了那片卧铺。

一进去,一股刺鼻的酸臭味扑面而来。

一个头上扎着白毛巾的老头从里边迎出来,庚威一看,老头六十来岁,满脸的皱纹,头上的白毛巾已经没了色道,跟他的手和脸一样,全是乌黑的。

老头领了一伙人一一指了床铺,那是用门板搭起来的大通铺,铺着轰烂的草席,被子很薄,被面乌黑,摸上去硬凉如铁。

扭脸天黑下来,庚威这才知道老头姓宋,是附近的村民,原来就在矿上挖煤,鬼子来了,国民党跑了,他就被留下来继续工作,不过不挖煤了,负责鬼子抓过来矿工的管理工作。

庚威这才知道,他们是被鬼子抓来当矿工了。

晚饭是每人一个黑窝头,一碗清得能看见碗底的小米汤。

睡到床上,庚威睁着眼,想想这一天也忒窝囊了,本来进城给团长买棺材,现在却被抓到这儿当矿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