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狼烟 第四部分 第十章 兄弟相遇 (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0.html


再走,前边是一座石桥,刚下台阶,前边突然传来一片吵闹声,庚威闻声抬头,见几个肥头大耳的壮汉从屋里冲出来正追赶一个小伙子,小伙子十七八岁的光景,上身穿一件淡蓝色短袄,奇脏无比,已看不出原本的色道,下穿青色的粗布棉裤,其中的一个裤角开了缝,像两扇破了页的窗棂纸,跑动起来,随风起舞,脚上的麻鞋也是烘烂不堪,露着乌黑的脚趾头。

这是一条南北大街,两侧的店铺一家挨着一家,有酒馆,茶局,大烟馆,赌房,洋货铺,杂货铺,还有各种油号,裁缝店,布庄,洗染房等等。而那个穿得破破烂烂像个乞丐的小伙子正是从那家赌房跑出来的。

叫骂声一起,很多赶集的人就好奇地潮涌过来。

被人群一挡,小伙子再想逃,跑起来速度就明显慢了很多,眨眼工夫,就被那几个凶神恶煞似的大汉给追上了,跑在最前边的一个汉子,抻手就抓了小伙子的后背,用力一拽,小伙子就被拎得双脚离地,壮汉大臂一抡,小伙子被甩在两米开外的硬地上。

小伙子挣扎着刚要站起来,几个汉子已经围攻上来,发一声喊,拳脚并用,雨点般照着他就混砸下去。

小伙子身子还算灵活,挨了几脚,瞅准间隙,就地一滚,跳出圈外,可刚想转身,又被人抓了胳膊,这一回,小伙子的脸色突地一变,不再嬉皮笑脸,而是嘴角一咧,像是要哭,“大哥,你就高抬贵手,饶小弟一回吧,我还有病床上的老娘等着养活呢,我下回再也不敢了。”

黑汉一听,更加愤怒,“我日,还有下回啊!”

小伙子哭伤着脸道,“大哥,只要你放了我,我以后闸死再不也抽老千了。真的。”

这时,打屋里又走出一个穿着青布棉衫的男人,手里端着黄铜水烟袋,看上去四十来岁,尖嘴猴腮,倒梢眉,黄板牙,黄不拉唧的脸色。

几个大汉见了他都毕恭毕敬喊,“四爷!”

小伙子一骨碌眼珠,从地上爬起来,挤兑着笑,也跟着问好,“四爷。”

中年男人迷缝着眼,说,“就你啊,输了钱,抄老千。”

小伙子说,“四爷,我错了,我以后不敢了,你大人大量,放我一马吧。”

中年男人说,“妈的,一句错了,就屁事没有了?不行。”

小伙子脸上的笑立时僵了。

“来人。”

一个汉子从后边跑上来,“四爷。”

中年男人含着烟袋锅咕咕碌碌吸了一口,一缕青烟从他的鼻孔里缓缓蹿出,“剁他一根手指头,让这小子也好长长记性。”

汉子应了声是,从怀里嗖地抽出尖刀,其他几个人也都捋了捋袖口,说话间,就冲了上来。

小伙子一机灵,转身要跑,被一个壮汉抻手抓了脖儿梗,几个人七手八脚就把他摁倒地上,小伙子的脸都变形了,两只手被死死地按在地上,动弹不动。

一个汉子喊:“四爷,您说剁他哪根手指头?”

中年男人说,“他哪根先摸的牌就先剁他哪根。”

汉子说,“得,那就这根了。”说着,就扬起尖刀。

眼瞅着小伙子的手指不保,原本闹嚷嚷的人群也一下变得死寂一片,这一幕被庚威尽收眼底,救人心切,脱口喊道,“住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