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0.html


中年汉子说道:“陈团长是在跟该死的小鬼子拼命中牺牲的,我敬重这样的爷们,没说的,我带你去,不过,现在大白天,我担心有鬼子的眼线,要不这样吧,你先在我这儿休息休息......,天一黑下来,我再带你去。”

庚威说:“这样也好,那先谢谢你了老哥。”

天刚一擦黑,中年汉子就带着庚威摸出城,去了那片丘陵地。

因为怕引起鬼子的注意,所以也不敢点火,借着惨淡的月色,在那人的指引下,庚威用短柄锨一点点掘开坟头的土,边挖边落泪。

终于挖到了,庚威用手轻轻地抚去陈占魁身上的尘土,幸亏是寒冬,尸体还完好无损,借着月光,庚威又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孔,不错,就是陈占魁。

想想几天前,团长还是威风凛凛活着的铮铮铁汉,现在却成了一具冰冷的僵尸,孤独地躺在这里,庚威再也忍不住了,抱着陈占魁失声痛哭,“团长,我来看你了,我现在就带你回家,啊!”

中年汉子帮着庚威将陈占魁弄到背上,担心地说:“老弟,这儿离城太近了,弄不好,就会被鬼子发现了,我不能再送你了,你带着陈团长赶紧回吧。”

庚威冲中年汉子鞠了一躬。背着陈占魁下了山坡,沿着那片麦地,发足朝西南跑去。

天一亮,庚威又穿着那身老百姓的衣服进城了。

顺着那条东西大街一直走到丁字路,一扭头,看见一个老太太坐在门口晒太阳,庚威就走了过去,跟老太太打招呼。

老太太说,“小伙子你有啥事?小鬼子现在打进来了,没事还瞎游荡什么呢,赶快逃命去吧!”

庚威说,“大娘,我想跟您打听下,这附近有棺材铺吗?”

老太太说,“顺着这条街朝前走,向右拐,有一家姓刘的木匠铺,去挑挑看吧。”

庚威谢了老太太,大步流星走了过去。

时下小鬼子打进来了,大街上行人很少,刘记木匠铺也是门庭清冷,根本没什么生意。

庚威扶在门框上探头朝里看了看,没人,就抬脚进去了,喊了一声掌柜的,应声跑出一个年轻的伙计,小伙计说,“先生,你要中等的还是上等的,薄皮的也有。”

庚威说,“你们掌柜呢。”

小伙计说,“掌柜的出去了,你先领你看一下。”

庚威跟小伙计走了进去,里边全是棺材,清一色黑漆漆面,并排放着,整个房间显得阴森森的。

小伙计指着一口棺材说,“这是楠木的,上等的。”

庚威走过去拍了拍,感觉很厚实,又用手搬了搬,竟没有搬动。

小伙计又指着另一口,说,“这是杉木的,皮薄。”

庚威说,“就要那口楠木的。”

小伙计说,“好哩,我给你记下了,你留个地址吧,下午就叫人送去?”

交了订金,庚威就上了街。

朝左一拐,发现前边的十字路口很热闹,一打听才知道,今天是庙会,虽然鬼子进城了,可还是有不少人聚在这儿做些小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