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狼烟 第四部分 第十章 兄弟相遇 (1)

狼烟深深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0.html[/size][/URL] 直到日上三杆,庚威他们才到了那个叫道口铺的小镇。 几个人又饥又渴,再加上这一宿的激战,体力已严重透支,刚到镇口,就栽倒在地,幸被巡逻的哨兵发现,抬到营房,一直睡到第二天的日头偏西,睁眼醒来,庚威发现营长罗志维正坐他的床头。 罗志维吩咐伙房马上给几个人做饭。 庚威吃了东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0.html


直到日上三杆,庚威他们才到了那个叫道口铺的小镇。

几个人又饥又渴,再加上这一宿的激战,体力已严重透支,刚到镇口,就栽倒在地,幸被巡逻的哨兵发现,抬到营房,一直睡到第二天的日头偏西,睁眼醒来,庚威发现营长罗志维正坐他的床头。

罗志维吩咐伙房马上给几个人做饭。

庚威吃了东西,推了碗,才跟罗志维他们讲起了团长牺牲的消息。

众人嚎啕大哭。

庚威说,“营长,我想回去把团长找回来。”

罗志维说,“现在平泉城已经被鬼子占领了,想进去不容易,再说,既然进去,你又去哪儿找团长啊。”

庚威说,“只要能进去就好办,我把团长藏在一条大深沟里,用干草盖上了。”

第三天的清晨。.

庚威化装成当地的一个小商贩,挑着货郎担,里边放着麻糖糕点,胭脂水粉,针头线脑,还有一些日用百货,摇着货郎鼓,沿着那条南北官道就从南门混进了城。

庚威挑着货郎担走街穿巷,凭着记忆,七拐八绕,摸到了那条大壕沟,结果打东头走到西头,来回看了好几遍,最终也没找到陈占魁的尸体。

庚威的心一下凉了。

是不是自己记错了,按理说不该啊。

他挑着担儿,走到那座石拱桥桥头,坐在石头上,偷偷四下看了看,没错,就是这条壕沟,因为东南角不远处就是那座几层楼高的大水塔。那晚离开的时候,以防忘地儿,他特意记下了那个标志性建筑物。

眼瞅着晌午了。

庚威肚子也有点饿,挑着担在附近找了一家餐馆,要了一碗鸡蛋面。

正吃着,就听隔壁桌子两个也吃面的人低声交谈。

一个说,“你能确认那人是个团长。”

另一个说,“能,是我跟刘四几个人把他从沟底用门板抬出来了,抬他的时候,有东西从他的衣兜掉了出来,我一看鬼子没注意,就把那东西收起来塞到口袋里。”

“啥东西?”

“一个名片,你忘了,爷们我读过两天私塾,好歹也识几个字,那名片上边印着名字和官衔。”

庚威心里格登一下,偷偷地用眼睛瞄了一下两人。发现两个人都穿着青棉布长衫。

两个人面吃完,结了帐,就离开了餐馆。

庚威马上推碗喊小二结帐。

小二跑过来了,庚威说,“小二,刚才出去的两个人你认识吗?”

小二说,“认识,街西孙家铁匠铺的。”

庚威说,“那好,我的货担先放你这儿,一会过来取!”说着就追了过去。

孙家铁匠铺到了,庚威竟自走了进去。

“小兄弟,想打点什么,咱铺里刚进了一批好钢铁。”问话的正是刚才吃饭的那个中年人。

庚威说,“老哥,能不能借里屋说话,我有点事找你。”

那人就把庚威领进了里屋。

庚威把来意说了。

那人吓得立时浑身筛糠,说话都结巴了,“老,老总,我真是没办法啊,全是狗日的小鬼子用枪逼着干的。”

庚威说,“你不用害怕,你说的那张名片在哪儿,拿出我看一下。”

那人哆哆嗦嗦地从抽屉里拿出来一张名片,庚威接了一看,上边的名字正是陈占魁,想起团长的惨死,庚威心里一酸,泪水又下来了。

那人叫人马上端来茶水。

庚威说,“老哥,你知道鬼子把我团长埋哪儿吗?”

中年汉子说,“知道,就在城东南的那片松树林里,坟还是我跟刘四几个人挖的。”

庚威说,“那行,麻烦老哥你现在带我去好不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