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狼烟 第四部分 第九章 逃离虎口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0.html


柴火被挪开,马三定眼一看,里边竟藏着一个老头,头发全白了,脸上一道道的皱纹跟核桃皮似的,年龄不小了看来。

马三说,”你是什么人?躲这干吗?”

老头说,“老总,这是我家,小鬼子打进来了,家里人有都跑了,我不舍得这个家,就躲在这柴火堆里了。”

马三说:“这么说你对这周围的环境很熟悉。”

老头说,“还行。”

马三说,“那好,你跟我来吧,我们是国军,你不用害怕。”

马三带着老头回到堂屋,发现庚威几个人都撕抓着头发,仰天大哭,却又不敢发出声音,情知不妙,跑到床前一看,陈占魁双眼紧闭,双唇紧咬,已没了气息。

马三有点不敢相信似的看庚威。

陈占魁死了!

老头听庚威将事情前前后后说完,说,“这样吧,你们几个先在这儿躲着,别动,我一个人出去看看,回来咱们再商量。”

不大会,老头回来了。

庚威说,“什么情况老伯?”

老头说,“啥也别说了,你们几个赶紧跟我走,城南的墙头上鬼子很少,有一段没鬼子把守,就从那出去,快!”

庚威又将陈占魁背上,几个人由老头领着,哪黑走哪儿,七拐八绕,一路上果然有很少的鬼子把守, 然而就在马上要接近墙根的时候,一队开着三轮摩托的鬼子却突然从左侧冲了出来,几个人想躲,为时已晚,接着就是一阵激烈的枪战。

那个领路的老头当场就被一颗流弹击前胸,临死前告诉马三:“一直朝前跑,过了一条深沟,照着一棵歪脖子树跑,那里有一个上城墙的道口。”

几个人不敢恋战,对射了几枪,按着老头说的,发足朝南猛插过去,跑了一阵,前边果然闪出一条深沟,是条干沟,两边长满了一人多高的茅草。

后边的鬼子穷追不舍,子弹嗖嗖从后打来。

又有两个兄弟被打死。

到了沟帮,黑灯瞎火的,也看不见沟底,弄不清这水沟到底有多深,可后边的日兵叽哩呱拉地眼瞅着追上来了,几个人一咬牙一闭眼,就跳了下去。

那沟的确太深了,庚威感觉在空中落了好一阵子才挨着了沟底,因为背着陈占魁,落地的瞬间,礅得庚威差点没背过气去,幸亏那沟长年累月没水,里边落了很厚的枯枝烂叶。

几个人在沟底落得七零八散,好不容易才彼此找到,聚齐,可一个问题接踵而来,那就是沟帮太高了,还陡峭,几乎是直上直下,空手人趴上去都困难,加之陈占魁的体格太大,庚威试了好几次,都失败了,无论如何弄不上去,而后边的枪声越来越近。

马三几个人抓着茅草,好不容易才趴了上去,一个个的手心叫干草划拉得鲜血直流。

几个人蹲在沟帮上干着急,却又束手无策。

最后实在没辙了,庚威将陈占魁平放在沟底,从周围呼拉了一堆干草,盖在他的身上,扑腾跪下,给陈占魁磕了一个响头,“团长,实在没办法了,你先这儿睡会吧,等我出去了,我一定会再来接您。”

马三几个人冲着沟底的庚威大喊:“庚威,快点,鬼子追上来了。”

庚威抹了把眼泪,起身,一个助跑,抬脚一蹬沟帮,人就腾空而起,半空中,一抻手抓了干草,蹭地一下,就翻上了沟顶。

几个人转眼就消失在迷蒙的夜色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