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0.html


关云飞在指挥战斗之余,也带几个人扛着沙袋,哪儿的墙壁被子弹打穿了,就立时跑过去,用沙袋堵上。

一阵激战之后,楼房虽然被得豁豁牙牙,可因为居高临下,地理上占着优势,国军这边伤亡不是很大,相反,鬼子这边就没占到什么便宜。废墟里躺得到处是日兵的尸体,三八大盖,钢盔丢得到处都是。

见一时强攻不下,徒见伤亡,日军扔下了一百多具尸体后把阵线后撤,在距庚威他们驻守的那栋楼房二百米处修筑工事。

庚威把帽沿拉到脑后,小心地探出头,看见一队日兵正猫着腰,抬着沙袋加固掩体。

庚威心中暗喜,随后抄起身侧的一挺轻机枪,二话不说,卡地一下,将压满子弹的一支弹匣扣上,稍一瞄,一扣扳机,哒哒哒,一梭子子弹就干了过去。

十几个鬼子应声倒下。

新的阵地抢修完毕,日兵的又一轮射击开始了,较之从前,这一次的火力更为猛烈,小钢炮,平射炮,机关枪冲着楼房同时开火。

楼房四周几乎被打成了一片火海。

庚威抱着机枪扣得正起劲,后边却跑上来一个士兵,帽子叫子弹打飞了,头发也叫炮火烧焦了,跑上来跟关云飞报告,“司,司令员,大事不好。”

关云飞回身,“什么不好了,你小子别一惊一咋的,除死无大事,啥事?”

那兵说,“一楼的机枪手云战强牺牲了,鬼子眼瞅着要冲上来了。”

关云飞一怔。

庚威说,“司令员,我去吧。”

“那这儿呢?”

庚威说,“没事,大不了我一楼二楼来回跑,只要有人专门负责给我扛子弹,我保证鬼子上不来。”

这个节骨上,关云飞实在是无兵可派了,就点了点头,“好吧。”

就在这样,庚威端着一挺机枪,楼上楼下穿梭似的来回跑,哪里需要,他就第一时间冲在哪儿,负责保障他子弹的几个兵,扛着弹箱,累得破几箱似的张嘴大喘,他却像浑身有用不完的劲儿,越打越亢奋。一弹匣打空了,不用他动手,专门有人帮他给装上。

一阵激战,机枪的枪管都给打红了,水也浇光了,再不降温眼瞅着机枪就卡壳了,几个人急得手足无措。

庚威说,“谁有尿吗?”

几个人都瞪着眼睛看他。

马三说,“要尿干吗?”

庚威说,“尿枪头上去,降降温。”

一个兵说,“这管用吗?”

庚威说,“不知道,死马当活马医吧!”

马三说,“我日,不管了,尿。”说着解了裤腰带照着枪管就哧了一泡。

尿一浇上,通红的枪管就哧哧地响,一团团的白烟腾空而起,一道刺鼻的尿骚味呛得众人直咳嗽。

一个兵说,“**,马三,你马尿啊,怎么这么骚?”

正说着,庚威一抬头,目光所及,几百米外,轰隆隆开过来两个黑呼呼的东西,此时的天色刚微微泛亮,两个黑家伙渐行渐近,庚威才发现那是鬼了的坦克。

第六章:炸毁坦克

两辆坦克冲沟越坎,半米多高的残壁断垣,根本挡它不住,直接撞过去,黑洞洞的炮洞从残塌的墙壁当中穿过,然后车身一拱,墙轰然倒地,横冲直冲,简直如履平地,嚣张得不可一世,在行进中,两个炮口微微一抬,嗵嗵嗵几声闷响,几枚炮弹喷膛而起,瞬间砸落在庚威他们身边,轰然爆炸。

关云飞从废墟里抬起头,扑扑地吐了两口吐沫,大手一挥,“兄弟们,给我打。”

瞄准目标,十几挺轻重机枪同时开火。

密集的子弹嗖嗖地打过去,随着当当的声响,一发发又被弹飞,再那那坦克却毫发无损,依然轰轰隆隆地朝着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