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狼烟 第二部分 第四章 突生变故 (2)

狼烟深深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0.html[/size][/URL] 陈占魁带着兄弟们返回阵中,命令大伙,抓紧时间抢修被炮火轰毁的工事。 半小时后,日军又发起了新一轮更为猛烈的进攻。 庚威从壕沟里探出头,瞄准目标,八沟一声,对面一个日兵被一枪撂倒,庚威又拉了枪栓,刚把子弹上膛,一抬头,冷不丁地就看见滚滚的硝烟中,沿着土路,由远及近开来两辆他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0.html


陈占魁带着兄弟们返回阵中,命令大伙,抓紧时间抢修被炮火轰毁的工事。

半小时后,日军又发起了新一轮更为猛烈的进攻。

庚威从壕沟里探出头,瞄准目标,八沟一声,对面一个日兵被一枪撂倒,庚威又拉了枪栓,刚把子弹上膛,一抬头,冷不丁地就看见滚滚的硝烟中,沿着土路,由远及近开来两辆他从没见过的机动车,状似乌龟,一根又粗又长的黑管子朝前杵着。

眼见这两个奇怪的铁龟壳越来越近,行进中,那黑管子还嗵嗵地喷着火舌。炮弹雨点般在山顶炸响,产生的气浪压得他一阵阵的胸闷。

庚威拉了拉孙排法,“班长,那老鳖盖似的铁家伙是啥啊?”

孙排法说,“坦克,上边的那圆家伙是炮塔,别傻看,注意隐蔽。”

正说间,庚威看见一个日兵从炮塔上探出身来,举着旗子,左一摆,右一摇,像是发布命令,很快有几十个日兵鬼鬼祟祟地集合。

庚威拉了拉孙排法,“班长,坦克顶上那个拿旗子的鬼子是不是个指挥官?”

孙排法点点头,嗯了一声。

庚威说,“那我干掉他。”

孙排法说,“瞄准点,不带补的啊!”

庚威说,“只一枪,一发命中。”说着话,调整了标尺,稍一瞄,当的一声,一发子弹就干了过去,炮塔上那个鬼子军官眉心立时就开出一朵壮似向日葵的血花。

与此同时,第二辆坦克的顶盖一开,一个鬼子军官纵身跳下,连滚带爬地跑向一辆卡车,到了,一把将车门拉开,拿出一个东西叽哩呱拉喊起来。

孙排法告诉庚威,“那是一部步话机。”

庚威说,“小鬼子打电话干吗?”

孙排法说,“不用说,狗日的一定是在搬救兵。”

庚威说,“**,那我一枪干死他,说啥也不能让他把救兵搬来啊!”刚要举枪,天空中却突然传来一阵马达的嗡嗡声。

众人一惊,抬头一看,打东北方向飞来了几架零式飞机,飞得很低,低得几乎要贴着树梢,机头是红色的,机翼在夕阳的余辉里闪着银色的光芒,眨眼工夫,已飞抵众人头顶。

防空哨发出警报,“敌机来了,注意隐蔽。”

庚威没见过飞机,更不知道其中的利害,仰着脖,好奇地看,被孙排法一把按倒在掩体里,“**,你小子不要命了。”

庚威还是一头雾水,想问班长咋了?话还没出口,只见飞机机腹的舱门一开,母亲下蛋一样,数不清的黑呼呼的铁家伙倾天而降,那是炸弹。

霎时,国军的阵地上传出震天动地的巨响,黑烟滚滚中,数不清的工事被悉数炸塌,数不清的国军兄弟被炸飞。

整个阵地狼烟弥漫,能见度几乎为零。

庚威抱着头,正在地上趴着,背上突然砸下来一堆土块,疼他一哧溜嘴,一股无名之火腾地一下就起来了, “跟狗日的拼了。”不容分说,随手就抄了身旁一挺机枪,孙排法一把没拉住。

一纵身,庚威已蹿上了沟帮,

一架飞机飞过去了,却突地将头一调,又飞了过来,低得庚威几乎都能看见那驾驶员的五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