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0.html


这一天,半夜。

士兵们刚睡下,窗外突然一阵哨音传来,夜深人静,短而急促的哨音滑破长空,听起来格外的刺耳。

孙排法毕竟是个血里火里淌过来的老兵,警惕极高,呼地从床板上坐起,随手抓了棉袄,边穿衣服,边催促其他人,“快点快点,有情况,所有人动作都快点。”

庚威迅速地穿衣,叠被,上肩,随手抓了自己的枪,跟着班长就往外冲。

跑出房间,才发现,天空中下着雪,风刮得正紧,昏黄的灯光里,鹅毛大雪,像撕碎的破棉絮从天而降,被北风卷裹着,打着旋,没有目的地四处飘落。

没有任何战前动员,也没有任何关于此次行动目的的明示,部队集结完毕,接着就开拨,顶风冒雪,一连四个小时的急行军之后,庚威他们被突然通知:就地设防,迅速构筑掩体工事。

一直忙到拂晓,各种掩体工事才构筑完成,大雪还在纷纷扬扬地下着,庚威把挖掘掩体用的短柄铁锨放在身侧,用棉衣袖口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抬起头,四下看了看,欲曙还晦中,四周峰恋叠障,全被大雪覆盖,一个个突兀的山包远远望去像一个个刚刚出笼的馒头。

在庚威所处的这座叫蘑菇岭的山头下边是一条沙面土路,到了庚威脚下的山根处正好绕出一个慢弯,稍有军事常识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一个天然的打伏击的好地方,何况时下正下着大雪,路面又滑,任何车辆行驶到这里都得减速慢行。

接下来就是伪装,孙排法令众人草草地啃了几口干馍,灌了几口冷水,便迅速进入阵地。

刚刚入伍当兵的庚威,不会知道,在中日战争史上,那场震惊世人的中日大对决的徐州会战正在悄无声息地拉开序幕,而他们部队即将要打响的这场阻击战就是徐州会战的一次外线战斗。

此时,东线的日军在占领青岛后,迅速调头西进,欲和沿津浦线南下的北线日军会师后,合攻苏北重镇徐州。东线日军从青岛出动后,攻城掠地,一路西进,所到之处,势如破竹。中国守军呈不敌之势,节节败退。临沂东四十路处有一座叫平泉的小城,城内守军是中国第五战区的一个游击大队,司令员叫关云飞,面对来攻的日军,关云飞带着兄弟们苦战数日,部下已大数战死。

攻城的是日军的一个大队,司令官是个中佐,叫植田。平泉数日连攻不下,青岛军部把植田骂得狗血喷头,命其限期攻破平泉。与此同时,鉴于平泉城地理位置的重要性,日军军部又派出另一支部队星夜兼程绕道从北面跟植田部合围平泉。平泉万一失守,门户洞开,临沂就危在旦夕,临沂离徐州可是近在咫尺,情势万分危急。得此报情,中国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大惊,急命十七师连夜救援,庚威他们团的任务就是拼死插向蘑菇岭,不惜一切代价堵住这支绕道而来的日军。

下了整整三天三夜的大雪停了,天空放晴。

残阳如血。

庚威的身上披着枯草,趴在雪地里,蚊丝不动,黑洞洞的枪口穿过落满积雪的枯草,对准山前的关口。

庚威的腰带上插着一把大刀,那刀前锐后阔,背厚刃薄,一看就是把宝刀,大刀把斜铺下来的阳光折射得缤纷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