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狼烟 第一部分 第二章 血海深仇 (3)

狼烟深深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0.html[/size][/URL] 又走了一段路,庚威感到又饥又困,双腿犹如灌了铅,沉得迈不开步,实在跑不动了,就找了个背风的大树杆依着,想歇一会再继续赶路,没想到,一歪下,人就睡着了,迷迷糊糊中,却被一阵枪炮声聒噪醒了,醒来才发现,身上的衣服叫北风一吹,结了冰,硬硬的贴在身上,冰凉如铁,冻得他牙关直打架,再支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0.html


又走了一段路,庚威感到又饥又困,双腿犹如灌了铅,沉得迈不开步,实在跑不动了,就找了个背风的大树杆依着,想歇一会再继续赶路,没想到,一歪下,人就睡着了,迷迷糊糊中,却被一阵枪炮声聒噪醒了,醒来才发现,身上的衣服叫北风一吹,结了冰,硬硬的贴在身上,冰凉如铁,冻得他牙关直打架,再支着耳朵听听,那枪炮声是从北边传过来的,显得很遥远,越来越稀疏,像是高潮已经过去,只剩下尾声了,庚威不敢久留,甩开双腿,又是一阵猛跑。

佛晓时分,透过暗青色的晨光,庚威就看见了那个离开了近半个月的村庄——吕家沟。

庄稼人都有早起的习惯,按庚威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的经验,这个时候,村里应该是有起人起床,生火作饭了,可不对劲的是,今天的吕家沟几乎听不到任何声响,没有鸡叫,没有狗吠,没有大人小孩子的喊声,那怕一声老汉抽烟时沉闷的咳嗽都没有,整个村庄死一般寂静。

淡淡的晨雾在渐渐散去,直觉告诉庚威,吕家沟出事了。

越走越近,庚威的心也揪得越来越紧。

终于,他的预感得到了验证。他先是看到村西的路口横七竖八地躺着几个人,妇女小孩子老人都有,周围的积雪被染得腥红一片,看清了,那是血。

庚威的头皮开始有点发炸,他紧走几步,俯下身,扳过一个妇女的脸,认出来了,是孙家的媳妇,庚威喊了两声,“三嫂,三嫂。”

孙家媳妇面如银纸,几绺头发被血沾粘在额头上,毫无反应,庚威哆嗦着把手放在她的鼻子下边试了试,没有气息,显然人已经死了,庚威感觉抱着她的手粘乎乎的,低头一看,手心里全是血,那血还带着淡淡的余温,是从孙家媳妇的后腰部流出来的,庚威放下孙家媳妇,又一连抱起其他的几个人,可怜的是,全都已经咽气。

庚威想起了吕鸿运一家,撒丫子往村东头跑去,此时,整个村庄已是房倒屋塌,黑烟滚滚,街道两边躺得全是尸体,几只黑狗在厮咬那些死人身上的衣服,看着有人跑来,慌忙蹿开,蹲在麦桔垛根处,瞪着眨着绿光的眼睛,呜呜地低叫。

吕家到了,可眼前的情景惊得庚威差点没一屁股蹲在地上,吕家原来那些气派的房屋已经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几个大深坑,一根根椽子被烧得乌黑,叫北风一吹,还有火苗呼呼蹿起。

庚威从废墟里扒出了吕鸿运夫妻两人的尸体,嚎啕大哭。庚威打小死了爹娘,是吕鸿运把他当亲生儿子一样养大成人。

哭累了,庚威才无力地站起身,四下乱瞅,却不见一个活人,他像一只困兽围着庄院转了又转,双手笼在嘴上,扯着嗓子喊,“有人吗,还有人吗?”

直喊得声嘶力竭,也没有人回应他,实在累了,庚威一屁股坐在土坎上,双手撕抓着头发,大口地喘着粗气,这一切来太过突然,突然得有点不太真实,像在做梦,一场恶梦,可眼前的那些断壁残垣,那些血迹遍地的尸体,又让他清醒,这不是梦,这是铁凿无疑的现实。

庚威感觉到身后有异常,猛地抬头,那是吕家的长工段老五。

庚威有点不大相信地用袖头呼拉一下眼睛,惊叫道,“老五叔,是你吗,你还活着?”

段老五反穿着棉袄,两条黑色的棉裤腿早被挂破,裸露着白花花的棉花套子,脚上穿着一只棉鞋,很显然另一只早跑掉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