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狼烟 第一部分 第二章 血海深仇 (2)

狼烟深深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0.html


一个兵摊着被子,低语道,“我日,吊不拉唧的。”

睡得正酣,突然一阵短而急促的哨音响起,庚威一激灵,睁开眼睛才发现天刚灰蒙蒙亮,士兵们快速地穿衣戴帽拿自己的枪,孙排法把一套军装扔给庚威,“别磨蹭,快点穿上,出操。”

新的一天的训练开始了,操练科目很繁锁也很枯燥。

一连五天,庚威被马三一些老兵带着没完没了机械地训练稍息、立正、正步走,站军姿。

第六天头上,庚威实在够了,他没想到当了兵,不打仗,成天价净弄这一套。这跟他身上的那股原始野性极不合拍,他虽然没见过鬼子,可他想,真跟鬼子干起仗来,就眼下训练的这些东西一点叨毛灰用没有。

因为他的厌倦情绪,直接导致他的动作跟其他人做不到协调一致,一个上午,弄得孙排法喊了不知道多遍:“庚威,又是你,净给老子冒泡!”

庚威也懒得理会孙排法的批评和提醒,得空就偷懒,不是松下胯,就是摸把鼻子,一副烦躁不安的样子。

一转眼,几天过去了,庚威之所以能咬着牙撑下来,得益于实弹射击,这也是唯一一件令他能打起精神的事儿,每当把金黄黄的子弹卡卡地压进弹匣,眼睛,准星,靶子,三点线,扣动扳机,听着哒哒哒那清脆的枪响,他就会立时像一个嗅到血腥味的鲨鱼,变得亢奋异常。抱着枪的瞬间,他会彻底地进入一种枪人合一的忘我境界。

令孙排法感到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个叫庚威的新兵蛋子,在完全不知道标尺为何物的情况,竟能在打长点射时,将十发子弹毫无悬念地从同一个弹洞打穿过去,而那个弹洞的位置又是那样的不偏不倚,正处靶子的核心,孙排法用大拇指顶着自己的鼻子,惊叹了半天,“这,这也太他娘的神奇了。”

毕竟不是实战,子弹不能可劲地糟,实弹射击之后,还是枯燥的操课,这样的日子又过了几天,庚威实在忍不下去了,他借着解手的时机,走出村口,偷偷地侦察了一下地形。

他想他还是得跑。

月亮出来了,清冷的月光水一样透过窗棂流了下来,庚威醒来了,缓缓地睁开眼,四下看了看,所有人都睡着了,房间里酣声四起,庚威摸了衣服轻轻地穿好,拎着棉鞋走到门口,拉门的时候,木门发出一声低微的吱呀声,随之身后传来一个人嗯哼的声音,吓得庚威闪电般在门后蹲下,听了一会,那人又翻了身睡了过去,庚威这才穿上棉鞋,跑出院子,村口处有哨兵在巡逻,明处不敢走,专往黑影处钻,出了村口,是一条水沟,已经结了厚冰,水沟两边是大片的麦田,全被大雪盖了,白茫茫一片,显得极其空旷。

庚威跳进水沟,沿着冰楞撒脚如飞,拱着头朝西跑,幸亏冰上有积雪,不是甚滑,即使这样,他还是撂了几个跟头。

转眼到了一条堤坝,两边全是碗口粗的柳树,时值严冬,树叶尽落,鸡爪似的树梢上挂着雪团,北风呼呼吹来,刮过树梢时,发出哨子般的尖叫声,大团团的积雪就哗哗坠落,有几团落进庚威的脖儿梗,瞬间就化了,凉得透心。

沿着堤坝向北一口气跑出不下十里路,感觉不可能有人追上来了,庚威这才放慢脚步,身上的军装被汗几乎溻透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