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狼烟 第一部分 第一章 神武少年 (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0.html


马三痛得呲牙咧嘴地从地上趴起来,呼拉着嘴角的血,哇哇大叫,“兄弟们开枪,开枪。”

几个兵就呼拉枪栓。

“住手。”这个节骨眼,一个军官带着一伙人冲了过来。

“孙排法,咋回事?”

孙排法就是那个班长。孙排法慌里慌张地转身给军官敬礼:“报告,团长,这小子撞了咱们的炮,还动手打人。”

军官拧脸看庚威,庚威一梗脖儿,一脸的不服气。

那军官四十多岁,身材高大,面如重枣,络腮胡刮得铁青,戴大沿帽,穿着黄色毛料军服,腰间紧扎着宽牛皮带,皮带上斜插着一把德国造24响,威风凛凛。

“叫什么名字?”

庚威。

多大了?

十九。

哪的?

本地的。

军官抬脚前迈,一把抓了庚威的手,“哈!这么说,咱是老乡啊!”说着,军官的大手猛地用力,庚威看出来了,对方这是在故意试巴自已呢,于是手腕一硬,两个暗中较起了劲儿。

一番较量,军官松了手,在庚威的肩膀上拍了拍,点点头,“嗯,不错,有两下子,跟我当兵,愿意不?”

“不愿意。”庚威脱口而出,很明显,这话根本没过脑子,考都没考虑。

军官原本笑眯眯的脸刷地一下就阴了下来,“大胆,来人。”

“有。”后边闪出几个荷枪实弹的士兵。

“拉出去,枪毙。”

不容分说,几个兵就把庚威架了。

这下庚威也毛了,大叫:“你凭什么杀人?我犯了哪条王法?”

军官说,“眼前小鬼子打进来了,国难当头,你小子年轻力壮,却推卸抗战保国之责,民不爱国,国不爱民,怯阵怕死者,必死,少废话,拉出去,毙了。”

几个兵托了庚威就走。

事情弄到这份上,庚威也不知道什么是害怕了,跺脚大骂,“我日他祖奶奶,小爷自打娘胎里出来,就不知道什么是怕死,谁怕死谁是个鸡巴,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当你这个兵吗?”

军官一摆手,几个人站住, “为啥?”军官虎着脸。

“咱山东人,三岁娃娃都讲究个情字,再看看你这部队,从上到下,却不拿兄弟的命当回事,说杀就杀,说砍就砍,在你这样的人手下当兵,也没啥鸡巴意思,有种去找小鬼子真刀真枪地裂啊,弄咱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不算本事!”

所有人的心都揪成一团了,天神爷,这小子这是不要命了,这话都敢说。

没想到,军官在微微一怔之后,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好,是条血性汉子,带回来,不杀了。”

在场的人都迷糊了,团长今儿唱的哪出。

军官说,“小子,到底想活想死?”

庚威也不怯乎,“今儿栽你手底下了,生死由你,随便。”

军官说,“好,今儿咱就赌一把,你不是很能打吗,我用一个班对付你一个,也别说我欺负你,打输了,子弹爆头,你必死,打赢了,没二话,我继往不咎,你走人,敢不敢打?

庚威笑着哼了一声,“奉陪。”

军官也不再废话,“孙排法。”

“到。“

“带你全班兄弟,给我上。”

说练就练。

孙排法率先出招,一拳抡出,半空中,却被庚威抻手抓住,顺势往怀里一带,膝盖往上一顶,再看孙排法,人已呈狗啃泥姿势仰面栽倒。

其他几个兵一看班长被撂倒了,发一声喊,齐扑而上,庚威知道是得亮点真功夫的时候了,于是拿出跟师傅这么多年苦练的本领,上打下护,移步闪形,频频出招,几乎招招致敌。

好一通厮杀,把围观的那些兵几乎都看傻了,以前光从戏文里听说山东出好汉,只当传说,没想到今儿是真见着了,这小子出拳之准,踢腿之快,简直令人匪夷所思,超乎想像。

几个回合下来,一个班的兵无一例外,全被撂翻,一个个哼哼叽叽,趴地不起。

庚威握拳看那军官,“老总,军中无细言,俺打赢了,可以走了吧?”

军官被庚威这通身手也弄得有点迷怔,好半天才吼道,“给我捆了!”

一队士兵应声围了上来。

庚威眼珠子一瞪,“吓!出尔反尔,身为军人,你咋说话不算话?”

军官嘿嘿一笑,“小子,你还嫩啊,啥叫兵不厌诈?这就叫兵不厌诈,带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