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狼烟 第一部分 第一章 神武少年 (1)

狼烟深深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90.html


一九三七年,山东地面上的冬天较之往年显得格外漫长。

大雪下了整整一天一夜,黎明时分,雪住天晴,放眼望去,整个世界银装素裹,一片苍茫。

官道上,远远地跑来一辆马车,高头大马,打着响鼻,四蹄翻腾,一团团的积雪被踏得漫天飞舞。

赶着马车的小伙子名叫庚威,手执着马鞭的他还在想着火车站遇见的那个女孩儿,女孩儿十七八岁的光景,学生打扮,扎着可爱的麻花辫、穿斜襟棉衫,披着紫色围巾,给人一种清纯尊贵之感。

听到女孩子惊叫的时候,庚威正隔着车窗给吕博文递行李,听到惊叫,庚威一回头,发现女孩儿人上了车,行李和胳膊却被人群挤在了车门外边,见此情景,没有多想,庚威就挤了过去,拨开人群,用力一撑,撑出一道缝隙,女孩这才把皮箱拉了进去。

车开动了,女孩儿隔着车窗冲庚威挥手致谢,一笑,嘴角处露出两个好看的酒窝,那是庚威活了十九年从不曾见过的微笑,如此的迷人,像一支神秘的利箭,一下击中了他心底某一根最隐蔽的琴弦。

一路上,庚威都在回忆着女孩儿的笑,有点忘情的意思,以至于从前面开来一支队伍,他都浑然不觉,等他终于发现大事不好时,已经晚了,咣当一声,马车跟对面过来的炮车撞了。

几个士兵叫火烫着屁股似的,慌里慌张地跳下车,弯着腰检查火炮,一个兵还夸张地尖叫着,“哎呀,哎呀,班长不好了,我的天,还真挂着了,漆都擦掉了。”

那个被喊做班长的兵立时气得脸色涨红,脖上的青筋暴起,大喊,“马三,你们几个把这小子给我围住,别让他跑了。”

呼拉,几个兵就用枪把庚威顶了。

庚威不怕枪,相反他还特别喜欢枪,打小,他就喜欢拎着吕鸿运家那杆老套筒上山打獐子,可乍一下子叫这么多条枪给顶住脑门,还是大闺女上轿头一回,难免有些紧张。

庚威用手一托其中一个兵的枪管,说,“老总,别这样行吗,我又没犯啥死罪,这枪万一走火了,咋弄?”

那个兵说,“呀,他娘的,胆不小啊,还敢动,你再动?再动老子一枪崩了你。”

庚威也一下火了,“咋了?”

那个班长拨拉开人群,抢上一步,用枪一抵庚威的脑袋,“他奶奶的,咋了,你说咋了,你把我的炮挂坏了你知道吗?”

庚威说,“老总,我承认这事是我不对,真挂毁了你的炮,我赔就是了,也犯不着拿枪对着人脑袋啊!枪这玩意,是闹着玩吗?”

那班长一听这话,更是火冒三丈,“妈的,你个毛蛋孩子口气不小,你知道这是什么炮吗,啊,这是克虏伯榴弹炮,德国造的,漂洋过海,走了上万里路弄来的,你赔!你赔得起吗?”

庚威听了这话,也一下软了。

那班长说,“甭废话,马三,把他捆了。”

那个叫马三的兵一挥手,几个兵就围了上来,七手八脚地要摁庚威。

庚威也是二杆子脾气,野惯了,哪能束手就擒,只一甩胳膊,一个兵就被他推了个屁股蹲。

这一下,可捅了马蜂窝了。

那班长跺脚大骂,“呀,你小子真是不知死活了啊,竟敢袭击军人,哥几个,一起上,灭了他。”

事情闹到这步田地,庚威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大大小小的架打了不知道多少回了,他不怯乎这个,索性将手里的缰绳一扔,甩了甩手,支了架势决心跟这伙当兵的比划比划。

马三的拳头照着庚威的面门就砸了下去。

庚威将头一侧,身形一闪,拳头落空,马三更加上火,第二招饿虎掏裆跟着又到,庚威移步,背手撑了车帮,一攒劲,人腾空而起,跟着闪电踢出一脚,正中马三的手腕,疼得马三哇呀一声,刚要抽手,啪的一声,庚威的另一脚又到了,马三站立不稳,格登登,连退数步,连并后边的几个兵一起砸倒。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