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9.html


雪莉杨说:“今天下午有一批新到的文物被送进了仓库,我和教授急着给它们分类,所以才会这么晚赶过来。那间被你们当成研究室的仓库里存放的是还没有做研究和标记的文物。听你们这么一描述,我觉得那些人早有预谋,目标十分明确。”

我说:“杨参谋长深谋远虑,所言甚是。我看这些人不但早有预谋,在博物馆里可能还藏有内应,否则怎么能如此熟悉藏品位置和内部路线。”

这时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雪莉杨接完电话,对我们说:“被窃的是下午刚到的那一组文物,欧文教授已经核对过入库目录。警察要带我们回去录口供。你们机灵点儿,别耍小孩子脾气。”

到了警局要分开录口供,可他们一时找不到会中文的翻译,就让雪莉杨陪同一起录,刚坐下没几分钟,之前的黑头盔走了进来,他拿出一份文件给雪莉杨看。也不知他说了些什么,雪莉杨的脸一下沉了下去,对我和胖子说:“他说博物馆没有你们的出入记录,有些情况警方想进一步了解。可能要请你们的律师先来一趟,如果没有,政府会给你们指派。”

我一听知道这事可能兜不住,要出大纰漏。正想着上哪儿弄个律师出来,胖子从怀里取出一张名片递给了黑头盔,黑头盔看了一眼名片,说:“OK.”然后退了出去。我问胖子那是什么东西,他得意地说:“你家老秦的电话。”

我问他哪个老秦,胖子说:“‘一源斋’那个戴眼镜的呀,桑老头的律师。”

雪莉杨听到“一源斋”三个字之后,表情明显变了。我问她怎么回事,她黑着一张脸反问我:“老胡,你什么时候和走私文物的非法组织勾结上的?”

她没头没尾地这么一问,我当时也没反应过来,解释说:“‘一源斋’只是一家古董店,没你说的那么严重。”

雪莉杨摇摇头:“你刚到美国所以不知道,一源斋是当地最大的文物走私集团,他们手上握有境内百分之六十的古董黑市生意,我们博物馆有部分藏品还是从他们手里收购的。”

我一听坏了,原来桑老爷子是做不法生意起家的。这老头临死还想拉我下水,好在我当时没签那份合同,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雪莉杨继续打听我和“一源斋”的关系,我实在不知道该从何讲起,只好把如何认识桑老爷子如何来到美国的事给她大致地讲了一遍。讲完之后,我再三表示已经和不法分子划清界限,雪莉杨半信半疑正要说些什么,一伙人从门外闯了进来,带头的那个戴着眼镜穿着西装,一看见我就说:“掌柜的,让您受苦了。兄弟们救你来了。”一时间我百口莫辩,只恨不能当场掐死这个姓秦的小王八蛋。

秦四眼带着店里的伙计冲进警察局,这是我做梦都没想到的事情。胖子也被眼前的阵势吓了一跳。这事要是搁前清,那可是劫天牢抄满门的死罪。

我说:“小秦同志,看你平时挺像读书人,怎么关键时刻做出这样的事情,不是明摆着要拖我下水吗?”

秦四眼内疚地笑了笑:“这些都是薛二爷交代的。具体情况咱们回去再解释。想必这位就是掌柜夫人,幸会幸会,在下姓秦,你可以叫我威廉。”

雪莉杨没答理他,转过头来对我说:“既然有人帮你处理这边的问题,我就先回博物馆去了。老胡,有些事情,你想清楚了再来找我。”我看事情已经超出控制范围,眼前的情况恐怕越解释越乱,于是对她说:“你放心,我处理完就去找你,这次保证不出状况。”她刚一出门,黑头盔臭着一张脸走了进来,秦四眼迎上去跟他对质。不一会儿工夫,黑头盔摔下手里的文件夺门而出,摔得玻璃门咣咣直响。

“掌柜的,走吧。”秦四眼收起桌上的文件,对我们说,“他手上没证据,光凭几张出入记录说明不了问题,扣不住我们。”

胖子说还是你们读书人牛,两句话就把老外收拾了。秦四眼直说不敢当。外面的伙计们见我们出来,纷纷散开,让出一条道来。上车之后,我问秦四眼:“到底出了什么事,这么大的一份人情,我可还不起。”

他一边开车一边笑道:“胡爷好眼力,不瞒您说,‘一源斋’里的确出了点儿小问题,而且这个问题恐怕只有您能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