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第一部分 第八章 古平岗老宅5

天下争霸1 收藏 0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9.html[/size][/URL] 我蹲在黑暗之中屏息凝神,不断地计算着出手的时间。只听见脚下的楼梯被撞得咣咣直响,那些人离我越来越近。我深吸了一口气,准备给他们来一个恶虎扑食。脚下一凉,一颗又圆又亮的大光头从楼梯的缝隙间探了出来。我瞪大了眼睛,怎么也没想到赵蛤蟆会躲在这种地方,他一伸手将我拽了下去,这里的楼梯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9.html


我蹲在黑暗之中屏息凝神,不断地计算着出手的时间。只听见脚下的楼梯被撞得咣咣直响,那些人离我越来越近。我深吸了一口气,准备给他们来一个恶虎扑食。脚下一凉,一颗又圆又亮的大光头从楼梯的缝隙间探了出来。我瞪大了眼睛,怎么也没想到赵蛤蟆会躲在这种地方,他一伸手将我拽了下去,这里的楼梯居然暗藏翻板机关,我只觉得头脚颠倒,整个人咕咚一下掉进了黑黢黢的暗道里。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落地的瞬间,我头顶的楼梯上响起了雷雨一般的脚步声,看来那帮人已经冲上二楼。黑暗中,我只听见赵蛤蟆大声喘气,不一会儿,一盏透着微光的煤油灯照着他那张大饼脸出现在我面前,赵蛤蟆额头上全是汗,端着油灯的手也不太利索。我也是惊魂未定,刚才他那颗大脑袋贸然从我脚下冒出来,我只当是见着大头鬼了呢!

“这都是我姨奶奶在天之灵保佑,”赵蛤蟆一屁股坐在水泥地上,“我在楼下差点被他们逮住,本来想原路返回,结果在拐角的地方看见我姨奶奶穿着白衣服跟我招手,吓死我了。脚下一软,整个人摔了下来。开头我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到了阴曹地府。后来一想,地府也得有光,要不然阎王爷怎么办公?摸了半天才发现这是楼梯下面的隔间,还有一个机关翻板。巴望了半天可算把你盼来了。”赵蛤蟆一边念叨着亲姨奶奶你是世界上最亲的人,一边问我:“老胡,你从哪儿招来这么些阎王爷,我就没见过这样死缠烂打的主。”

我说可能是“一源斋”里惹的麻烦,桑老头给我敲了一个什么终身保修章,反正这些人要的是财。赵蛤蟆说人家要钱,你就给人家。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你以后再挣还不行吗?有命拿没命花的东西,你稀罕个什么劲。我说要怪就怪霸王条款,强买强卖。我有苦说不出,这次要是有命活着出去,必须先回趟“一源斋”,把桑老头的胡子拔光了才能解气。

“你说,这屋子里为什么会有密室?”赵蛤蟆拿煤油灯到处打量,我四处看了看,这间屋子里陈列着各式各样的玻璃密封管,每一个都有半人高,上面被老厚的蜘蛛网缠绕,看不清里面到底是什么。角落里摆着一张长长的办公桌,上面有一些化学药剂,我只看明白其中有一大瓶医用酒精,其他的洋文一概不懂。整个地下室看上去像是进行某种秘密研究的小实验室。赵蛤蟆一个劲儿地问这里是不是敌特的秘密基地。我没兴趣研究这些早就过去的历史,更关心是不是有通道,可以直接逃到外面去。

我们两人沿着墙缝摸索了一圈,最后终于被我在办公桌下面找到了一条用石板砌出来的通道,我回头招呼赵蛤蟆跑路,没想到这小子正踩在实验台上,想把隔间上的玻璃罐取下来。我说:“你知道里面什么东西啊,你就拿。万一泡的是那些蟑螂、老鼠之类的恶心玩意儿,你带出去当夜宵吃?”他一边傻笑一边说:“这你就不懂了,这叫胜利果实,上了年头的东西,甭管是什么,等回头搁在店里……”他越说越得意,怀里的罐子一滑,整个人朝后倒了过来,我起身只顾着扶他,就听一声脆响,半人高的密封罐已经摔成了碎渣,一股腥臭无比的味道直往鼻子里边刺,不知道什么东西从里面滚了出来,黏黏糊糊地贴在我脚边上。我举起煤油灯一看,发现那是一具用药剂浸泡过的尸体,它蜷缩成一团,看起来像一只被剥了皮的小猴子,不过并没有看见尾巴。赵蛤蟆抱着喉咙干呕起来,大叫:“孩子,这是个孩子。我在科技博物馆里看过照片,还没生出来的孩子都这模样。”

我心中一震,难道玻璃罐里装的都是未出生的婴孩?老外夫妇居然在自己家中做如此歹毒的收藏,难怪要把房子建在聚阴背阳的万人坑上,为的就是借当地百年不散的阴气把婴孩的怨气封住,是一种借力摧力的歹毒法子,极损阴德。看来他们后来把房子转赠给别人,绝没有安什么好心。

赵蛤蟆站在边上,拿手指着我脚下的尸体说:“我刚才,好像看见它动了一下。”

我低头去看,只见尸体软烂如泥的身体正在一上一下有规律地起伏,像在呼吸一样。没听说粽子跟人一样会喘气的呀!何况它在药水里泡了这么久,筋骨早该融掉了。可不管怎么说,到底是瘆人的邪门东西,还是早点儿离开免得夜长梦多。

我让赵蛤蟆先走,自己殿在后边,想从里面把石板带上,可一回头的工夫,地上那具泡水的尸体居然不见了。我暗道一声不好,赶紧扣上石板要把通道堵上,却被一只湿漉漉的小手抓了个正着,我当时半个身子已经入到石道里,被它这么一抓,险些直接掉下去。那小东西趴在办公桌上,身上不住地往下滴水,两只眼睛还没睁开,嘴巴一张一合,像是在叫妈妈。我当时哭的心都有了,拼命想把它甩开,没想到这小东西力气极大,几乎要将我从石道里活活拖出去。几番挣扎之下,更多的密封罐被我们撞落下来,一时间十几具尚未成型的小婴孩都欢快地向我爬了过来。

“老胡,你干吗呢!还不下来。”赵蛤蟆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大叫:“快帮我一把,你儿子想拖我陪葬。”赵蛤蟆一看不好,一把抓住我的裤腰带拼了命地往下拽。我一只脚踩在洞口,一只脚悬在半空,两股力量僵持不下,我只觉得再这么弄下去,自己非给分尸了不可。就在这时,我们头顶上传起了几声巨响,大量的木屑灰尘掉了下来,弄得我满嘴的土渣子。抬头一看,原来是楼梯间的隔板被人生生砸出了一个窟窿。拿枪的老头狞笑着对我喊道:“臭小子,总算找到你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