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我一生的战争 正文:第一卷:残片童年 第九章:春菊柔情

qazwsxedczzzz0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1.html[/size][/URL] 三天后,我们去镇上报了名,毛子兄弟俩不知道是这吗跟他阿爸谈的,最终他阿爸答应他们去了,不过,只准一个去,但是,报名的时候,兄弟俩还是瞒着父亲都报了名。 在那张报名表上,我们都认认真真的填写着: 姓名:赵石头 性别:男 贯籍:贵州省凯里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1.html



三天后,我们去镇上报了名,毛子兄弟俩不知道是这吗跟他阿爸谈的,最终他阿爸答应他们去了,不过,只准一个去,但是,报名的时候,兄弟俩还是瞒着父亲都报了名。

在那张报名表上,我们都认认真真的填写着:

姓名:赵石头 性别:男 贯籍:贵州省凯里市**县啰麻镇赵苗村

出生年月:****年6月23日

以下、、、、、、、、、、、、、、、、、、、、、、、、、、、、、、、、、、、、、、、、、、、、、、、、、、、、、、、、、、、、、、、、、、、、、、、、、、、、、、、、、、、、、、、、、、、、、、、、、、、、、、、、、、、、、、、、、、、、、、、、、、、、、、、、、、、、、、、、、、、、、、、、、、、、、、、、、、、、、、、、、、、、、、、、、、、、、、、、、、、、、、、、、、、、、、、、、、、、、、、、、、、、、、、、、、、、、、、、。

姓名:赵二权(二狗,二犬)性别:男 贯籍:贵州省凯里市**县**镇赵苗村

以下、、、、、、、、、、、、、、、、、、、、、、、、、、、、、、、、、、、、、、、、、、、、、、、、、、、、、、、、、、、、、、、、、、、、、、、、、、、、、、、、、、、、、、、、、、、、、、、、、、、、、、、、、、、、、、、、、、、、、、、、、、、、、、、、、、、、、、、、、、、、、、、、、、、、、、、、、、、、、、、、、、、、、、、、、、、、、、、、、、、、、、、、、、、、、、、、、、、、、、、、、、、、、、、、、、、、、、、、、、、、、、。

姓名:赵大勇 性别:男 贯籍:贵州省凯里市**县**镇赵苗村

以下、、、、、、、、、、、、、、、、、、、、、、、、、、、、、、、、、、、、、、、、、、、、、、、、、、、、、、、、、、、、、、、、、、、、、、、、、、、、、、、、、、、、、、、、、、、、、、、、、、、、、、、、、、、、、、、、、、、、、、、、、、、、、、、、、、、、、、、、、、、、、、、、、、、、、、、、、、、、、、、、、、、、、、、、、、、、、、、、、、、、、、、、、、、、、、、、、、、、、、、、、、、、、、、、、、、、、、、、、、、、、、、。

姓名:赵铁牛 性别:男 贯籍:贵州省凯里市**县**镇赵苗村

以下、、、、、、、、、、、、、、、、、、、、、、、、、、、、、、、、、、、、、、、、、、、、、、、、、、、、、、、、、、、、、、、、、、、、、、、、、、、、、、、、、、、、、、、、、、、、、、、、、、、、、、、、、、、、、、、、、、、、、、、、、、、、、、、、、、、、、、、、、、、、、、、、、、、、、、、、、、、、、、、、、、、、、、、、、、、、、、、、、、、、、、、、、、、、、、、、、、、、、、、、、、、、、、、、、、、、、、、、、、、、、、、、、。

姓名:赵大毛 性别:男 贯籍:贵州省凯里市**县**镇赵苗村

以下、、、、、、、、、、、、、、、、、、、、、、、、、、、、、、、、、、、、、、、、、、、、、、、、、、、、、、、、、、、、、、、、、、、、、、、、、、、、、、、、、、、、、、、、、、、、、、、、、、、、、、、、、、、、、、、、、、、、、、、、、、、、、、、、、、、、、、、、、、、、、、、、、、、、、、、、、、、、、、、、、、、、、、、、、、、、、、、、、、、、、、、、、、、、、、、、、、、、、、、、、、、、、、、、、、、、、、、、、、、、、、、、、、。

姓名:赵二毛 性别 :男 贯籍:贵州省凯里市**县**镇赵苗村

以下、、、、、、、、、、、、、、、、、、、、、、、、、、、、、、、、、、、、、、、、、、、、、、、、、、、、、、、、、、、、、、、、、、、、、、、、、、、、、、、、、、、、、、、、、、、、、、、、、、、、、、、、、、、、、、、、、、、、、、、、、、、、、、、、、、、、、、、、、、、、、、、、、、、、、、、、、、、、、、、、、、、、、、、、、、、、、、、、、、、、、、、、、、、、、、、、、、、、、、、、、、、、、、、、、、、、、、、、、。

姓名:赵水生 性别:男 贯籍贵州省凯里市**县**镇赵苗村

又是一个星期以后,依然实在饭桌上,阿爸端着碗对我和二狗说道:“你们俩当兵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但是也不能是就一定过了,具体的还要看两天后的体检。”

我和二狗都很高兴,毕竟有了这一道保障,心里又多了一份筹码,我不知道阿爸是用的什么办法,但是后来在阿爸就二妈的一次争吵中,我明明听到二妈这样对父亲嚷嚷道:那一百块钱去哪了?你心里就只有你儿子,根本没有我们娘俩,什么事情都顺着你儿子.、、、、、、、。

自从二妈跟了我爸以后,我还是第一次听见我阿爸他们争吵,二狗也听见了。他向我头来一个深深的眼神,我拍着他的肩膀,意思是让他放心。

正在我和二狗吃完晚饭想外面走的时候,春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我们面前,看着我俩,然后说道:

“石头,我有事找你,我在老地方等你。”

说完便走了,朝着河边走去。

二狗向我看了看,拍拍我说道:“去吧,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我向他打了个招呼,就去河边,其实,他们都知道我和春菊的事情,在他们心里,也一直认为我拿春菊当我的女朋友,但是我心里一直的都没有那种想法。

村子里河边并不远,只需要走上几分钟就到了,我向着河边走着,心里隐隐的好像想到了什么,有点不安,所以走的很慢,差不多走了十分钟才走到河边,我跟春菊的老地方就是在河中的一块石板上,站在河边,我老远的就看见春菊在低着头,擦拭着脸颊,不用想,肯定是在哭。

我刚到石板上,春菊就转过身来紧紧的抱着我,把头埋在我的胸口,还在哭,泪水,确实,她需要发泄。

我们就这样静静的站在石板上,我并没有开口先说话,因为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不知道从哪里开口。

大概是她苦累了,哭不动了。

才从我的胸口里钻出来。我这才发现胸口已经湿了一大片。

“为什么不和我商量一下。”我知道他是问当兵的事,他一直把自己的地位放在我女朋友的位置上,这样的话从她口里问出来是我预料到的。

但是我不知道该怎样的回答他,说完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还是我根本就不喜欢她,我想了半天,才回答她到:我、我、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

“什么时候走,”我回答道:“不知道.”

之后又问了我一大堆的问题,但是我的答案就是:“嗯”,“啊”“不知道”不会再多一个字。

“你要了我吧。”我又“嗯”了一声,突然反映过来,“啊”,然后我把头看向春菊。在也没用说话。

其实我肯定知道春菊明白我并不喜欢她。但是她已经知道我已经深深的在内心深处扎了根,她已经陷入爱我的淤泥中,不能自拔。所以,才会提出那样的要求。

那一晚,什么也没用发生,当我把春菊送到他家门口的时候,他回头看我的眼神,我分明能看到有阵阵的幽怨和失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