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我一生的战争 正文 第八章:当兵消息

qazwsxedczzzz0 收藏 0 56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1.html[/size][/URL]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就安心的在家养着伤,兄弟们也经常来看我,特别是毛子兄弟俩,每次来不是带着鲢鱼,就是野兔,要么就是山鸡,搞的我身上的膘也长了起来,在这段时间里,春菊就像是我们家的媳妇一样的侍候着我,而我阿爸好像也默许了这件事情,但是我却并没有这要想。 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1.html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就安心的在家养着伤,兄弟们也经常来看我,特别是毛子兄弟俩,每次来不是带着鲢鱼,就是野兔,要么就是山鸡,搞的我身上的膘也长了起来,在这段时间里,春菊就像是我们家的媳妇一样的侍候着我,而我阿爸好像也默许了这件事情,但是我却并没有这要想。


等我伤好后,我们的生活照样回到了原样,不过现在的我们是多了一份迷茫,多了一份彷徨。

我们向往着外面的世界,但我们也想害怕永远离开生我们养我们的这块土地。

可能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的烦心事情也越来越多,我们究竟是该干嘛,难道一辈子就待在这个小寨子里,然后和春菊结婚,然后在生子,当父亲。然后在从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变成一个老头子,从一个精力充沛的小猎手变成一个狡诈的老猎手嘛。


我知道这是春菊想要的日子,但并不是我需要的日子,我也终于发现我没有真正喜欢上春菊的原因是我们之间没有共同的语言,这也是我一直想要的答案。


麻子他们的人也在没有干来找过我们的麻烦,就是看见我们的人在他们的地盘上,也不敢横加阻扰,因为他们知道我是一个恶鬼,一个从地狱里钻出来的恶鬼。

白天我们照样干着我们该做的事,晚上就跟着春菊到河边的沙滩上约会,顺便揩油。



不过没有过多久,去发生了一件让我们想不到的事情,就是二狗的爷爷去世了,这对于我和二狗来说,都是一个噩耗,二狗以后就只有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了,要说亲人,也就可能只有我了,而二狗爷爷对我来说呢,既是一个爷爷,又是一个师父,我没有爷爷,所以我也跟着二狗叫他爷爷,师徒之名呢则是由于他把他的绝技和功夫传给了我。

二狗爷爷走的时候,很凄凉,就只有我们几个兄弟帮着二狗把他爷爷埋了,他留给二狗的就只有那一杆三八大盖了,而留给我的,就是那些精彩的战斗故事跟那一身功夫了。

在他爷爷死后,我跟二狗的关系也更加的好了,那一段时间里,我们也就形成了一个规律,在我家吃饭,在他家睡觉。


时间慢慢的流逝,我们也越来越感到困惑,我阿爸也跟我谈过我跟春菊的事情,说要是我答应,就明媒正娶的把娶过来,但是我并没有点头,因为我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转眼到了1977年十月,冬季征兵的消息已经传来了,那念头当兵的好处可是多得很,在外面那里也不列外,我们那边还流传着这样一句话,结婚要三转,还不如一个兵大汉,所以,当兵在我们那里是很吃香的。

我意识到,这也是我离开这里的一个绝好的机会,因为那个时候的管制问题,向我们这样的没有任何正是事情干的年轻人,在外面,乱串的话,肯定会被人家抓起来,当作三黑份子抓起来的。

所以,我一定要好好的利用好中国机会,走出睁眼就是丛山的地方,看看外面世界的精彩。

一天, 我和二狗到外面回来吃饭,在饭桌上,我阿爸对着我说.:

“我看你一天无所事事的,倒不如把你弄到部队上去锻炼锻炼吧。”

其实自从当兵的告示贴在村子里的时候,我就折磨过这件事,我私底下还跟二狗商量过这件事,但是石头并没有给我明确的答复,只是支支吾吾的对着我说,我不去,你去就行了吧,我在家里等你。

与二狗天天待在一起,我自然是了解他的性格,他想去,但是知道自己现在孤身一人,没有人愿意帮他,而他与我又不敢明说,因为他怕我因为他去不了我也会不去,所以才这样回答我。

我之所以这样回答,是因为每天我都会看见二狗来村里贴告示的地方站上半个小时。

我抬头看了一眼阿爸,又看了一眼二狗,想了一下,对着父亲说道:“行,去当兵我也愿意。不过我有个条件。”

我从小到大还没有这么爽快的答应他过,可能是因为当初他放弃我的原因,所以对他有怨恨,所以从我懂事的时候我就一直跟他对着干。

看到我这次爽快的答应了他,他心里面也乐了起来,嘴角也露出一点笑容,看着我说道:“行,只要你愿意去,答应你的条件。”

看着他这么干脆,我也没用藏着捏着,对着他道:

“我要二狗跟我一起去当兵,二狗爷爷去世的时候,我答应过照顾他的。我不能一个人去当兵,把他一个人丢在这······”

还没有等我说完,二狗便放下碗筷,急忙回答道:“叔,石头,你们不用管我,一天在你们家白吃白喝我就很不好意思了,还要你们替我麻烦,这实在不好。”

我阿爸没有说话,而是看着二狗,问着二狗:“二狗子,你想去当兵嘛。”二狗看了看我阿爸,又看了看我。低下头,并没有说话。

我插着话道:“阿爸,要是二狗不去,我也不去的。”

阿爸也放下碗筷,停顿了一下,才对着我和二狗说道:“二狗子啊,你爷爷也去世了,你在这个世上也没用什么亲人,以后你说话别说得那么生分,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你拿石头当你兄弟,以后你也拿我和你婶是你亲人,小丫就是你妹。至于当兵的事,我会为你们想办法的。”

听着阿爸的这番话,我分明看到二狗把头埋得更低了,但是同时也看到二狗眼角带着晶莹剔透的东西,那分明就是泪水。

我心里也挺感动的,没想到一向与我做对的阿爸竟然会说出这番话,说实话,虽然阿爸管教我严,但是做人做事还是比较端正的,就拿他当队长的事情来说,没有贪污个一分钱,我们家也还是住着那两间茅草屋,其实他完全可以向上任队长那样贪污一点,把我们家的房子给重新修一翻。

饭后,我跟二狗便出去了,找到兄弟些,把我们俩觉得要当兵的事情说给了大家,同时问着他们有什么打算。

首先是铁牛回到道:“其实我也正想找机会跟你们谈谈这事,我这两天正跟我阿爸说着这事情呢,我阿爸也答应了,说完长这生肉不去部队干一番事情就是浪费了.”

等铁牛说完,水生和大勇也表态说要去当兵。而喜子也想去,但是我们知道他根本去不了,因为他的阿爸常年瘫痪在床,根本没有劳动能力,阿妈也是病重,药重来没有断过,而且下面还有两个年幼的妹妹,家里的活就只有他一个人做了了,有时候我们也帮着她做一点,但是他笑着是家里的顶梁柱,要是他在走了,那他们家的人非活活饿死不可。

我看了看毛子兄弟俩,又问道他们:“你们俩是这么想的,去还是不去。”

毛子兄弟俩看了看我,又对看了一眼,二毛很为难的说道:“我们俩也问过我阿爸这事,但是我阿爸不许我们去,他要我们俩在家继承医术。”

狗屁,我心里想了想,并没有说出来,在怎么说他们的爷爷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铁牛在一旁不解的问道:“就算是你阿爸让你们继承手艺,也只需要一个人而已啊,干嘛把你兄弟俩都留在这里,你阿爸真不讲道理。”

毛子兄弟俩也显得很沮丧,


“这样,你们回去还是和你们阿爸好好的商量一下,看看有没有回旋的余地。”我这样说着。

兄弟俩也只得点了点头。

之后大家又了一下,便散了。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