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拆吓得女人光身子跑,男人开车撞向拆迁队(图)

孬蛋12 收藏 0 55241
导读: [img]http://img3.itiexue.net/1357/13579575.jpg[/img] [财新网](记者 刘长)河南郑州农民刘大孬驾车致四死多伤一案,昨日上午在郑州市中级法院一审开庭。刘大孬被控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辩方则辩称该案为违法拆迁所引发的交通肇事罪案件。庭审持续约两个半个小时,未当庭宣判。 检方指控,2010年6月1日,上午8时许,刘大孬因对郑州市管城区十八里河镇南刘庄村的拆迁不满,遂驾驶一辆白色厢式货车,停在南刘庄村路口,试图阻拦拆迁工作人员进村


强拆吓得女人光身子跑,男人开车撞向拆迁队(图)

[财新网](记者 刘长)河南郑州农民刘大孬驾车致四死多伤一案,昨日上午在郑州市中级法院一审开庭。刘大孬被控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辩方则辩称该案为违法拆迁所引发的交通肇事罪案件。庭审持续约两个半个小时,未当庭宣判。



检方指控,2010年6月1日,上午8时许,刘大孬因对郑州市管城区十八里河镇南刘庄村的拆迁不满,遂驾驶一辆白色厢式货车,停在南刘庄村路口,试图阻拦拆迁工作人员进村。在拆迁工作人员劝说村民及刘大孬离开现场的过程中,刘驾车向南驶向人群,先后将刘浩杰等人撞倒,最终造成刘浩杰、刘国民、刘建礼、李青岭等四人死亡,另有两人重伤、五人轻伤。



庭审中,控辩双方就“是否是违法拆迁”和“是否是故意驾车撞人”展开激辩。辩方认为,南刘庄村的拆迁不具备立项批准文件、建设用地规划许可文件、集体土地征收批复文件等拆迁所必需的法定文书,仅有一份《郑州市人民政府市长办公会议纪要(2009)71号》,故2010年6月1日对于南刘庄村的拆迁行为应属违法。



此外,针对“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指控,刘大孬的辩护律师,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才亮认为:该案是非法拆迁活动导致的被告人行为失当,政府的强拆是案发的主要诱因,当时被告人心理过于恐惧也是诱因之一,刘大孬自始至终不存在希望或者放任该损害后果发生的心理,故其行为应属急于逃走心态下的过失犯罪。王才亮建议法庭以交通肇事罪论处。



庭审中,被告人刘大孬曾接受法庭询问。他强调:在其被控的“二次驾车撞人”过程中,他“没有看到车前有人”,等他看到人时,“已经来不及了”。案发当天,60岁的刘大孬曾主动向警方投案。



据此前《瞭望东方周刊》的报道,6月1日案发当天,刘大孬在车上曾遭到拆迁人员的殴打,车灯和车窗亦被砸碎,几名拆迁人员用拳头击打刘大孬的左肩,要把他拉下车。刘大孬随即发动货车,向车前的拆迁人员撞去。案发后,曾有700名村民联名为刘大孬求情,希望法院从轻判决。


另据了解,南刘庄村的拆迁源于当地“宇通汽车产业园”项目的建设,案发前,村民曾质疑该拆迁没有合法手续,且对补偿方案不满。


庭审中,刘大孬案辩护律师表示:“如果没有如此巨大的违法行政强拆行动,就不会形成当日案发的环境,没有如此庞大的行政执法压力,刘大孬就不会因恐惧而慌不择路,酿成如此大祸,如果没有行政命令的执行,那些鲜活的受害人也不会在执行‘公务’的过程中消逝枯萎。”法庭宣布对此案择日宣判。■



当事人刘大孬的亲属,亦是现场目击者,她哽咽着向记者讲述了事件的全过程,并希望本报将事情真相还原,曝光社会。


她说:“6月1日早上6点多,村里开进了拆迁机械,随着拆迁机械一起开进来的还有防暴警察、公安、119消防车、120急救车以及110警车,大约有 500多人。他们把急救车叫来,想到村民抵抗受伤的话就直接拉走,但是,他们预料的结果颠倒了,伤亡的不是村民,而是他们自己人。”

“7点钟,他们开始强拆房屋,好多村民一下子围在了那个房子面前,要保护房子,旁边都是执法人员、公安、防暴警察,现场有一个拆迁人员拿着喇叭喊:第一组,上!第二组,上!第三组,上!他们把防暴警察、公安、民警分成组来对付村民,当时真的野蛮。他们来得太猛,当时有两个妇女正在卫生间方便,吓得忘提裤子,光着下身往外跑……”


“村民和警察对抗起来了,村民的力量比较弱,对抗不下去,这时刘大孬他看不下去了,他本来一向是很老实巴交的人,把厢式货车开过来,停在拆迁机械的前面,想把村民给保护起来,另外阻止拆房子,旁边都是防暴警察等,那些警察就开始砸车子,把挡风玻璃砸烂了,砸烂之后防暴警察又开始打他,刘大孬一气之下,开着车子冲向执法的人群,他没有撞村民,然后事情就发生了。”

“然后,领导就打电话派来了三卡车带着枪的公安,三卡车呀,我们都是老百姓呀……(哭)”


“村民怕刘大孬出事,把他从车上拉了下来,村民让他去北京投案自首,去北京的车票都买好了,但是买的车票比较晚,但这边的公安已经开始实施抓捕,打算拦截,最后,许多村民都自愿地护送他去河南省公安厅投案自首,一同去的村民有六、七人。下午大概5点的时候,他们去投案自首,但是,所有的人都没有回来,都被扣了。”

据村民透露,事发当天,刘大孬的妻子、女儿及部份亲属被当地派出所扣押,至今未被放回。一部份村民到当地管城区公安分局去询问情况,亦被扣押,当地公安一共扣押了大约10余人。


据家属透露,目前刘大孬已经被当地公安机关定罪,罪名为交通肇事伤害罪。

她说:“他们对外报导的时候,把前提全部给省略了,一个字都没有提,完全脱离了事实,现在打听出来的消息,刘大孬的罪名是交通肇事故意伤害罪,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


官方媒体的报导中不仅隐瞒死伤实际人数,还称刘大孬当场撞伤10余人,而后,该车又从村东头绕回再次冲向围观的村民,当场撞伤数人后弃车逃窜。

但据村民透露,被撞死伤人员均是当时拆迁的政府工作人员,并无村民受伤,并且,刘大孬当时撞死了在现场执法的堂兄弟刘建立。


当时在现场的村民刘先生向记者证实:“受伤和死亡的都是政府的人,没有围观的群众。”

刘大孬的亲属亦表示:“现在有6人已经死了,然后20多人受伤,当地政府报导的是4死16伤,确切的应是6死20多伤。”


另一位未透露姓名的村民表示:“那个情况实在太恐怖了,媒体现在报了很多不是事实的消息,当时拆的情况你没有看录像,你看录像就知道那个人是一个挺老实的一个人,是被逼的,现在媒体没有一个说真话,因为全是政府行为。”

据悉,此事件在该村引起很大反响,村民亦受到当地公安的骚扰,许多村民离开该村躲到外面。


未透露姓名的村民说:“现在刘大孬的家属都联系不上,都被抓走了,群众不敢说真话,因为谁说真话就抓谁。村里面水、电全都不通。”

另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当地公安出动了便衣在村庄窜来窜去,好像鬼子进村一样,造成很恐怖的局面。以前安定的村民现在已经七零八落的。”


据村民反映,因为相关政府并没有任何合法的拆迁手续,南刘庄村民已经抵抗了很久。当地政府多次趁着凌晨或者夜色把拆迁机械开进村里,企图偷偷拆迁,均被村民制止。5月31日下午,村里贴了公告:6月1日全村停水停电,并进入整体拆迁工作。


据悉,5月27日,拆迁人员在拆房子时一位民工被砸死。出事后,当地政府把所有责任推给了拆房子的包工头,并且封锁了消息。



阅读郭一平经典反腐败文章:官场上为啥没人为老百性伸张正义?!



现在的老百姓,受欺受压,在当地根本告不赢。如果能在当地告赢,谁吃饱撑的往北京跑?何况,跑到北京也得由原发地解决,总书记总理不可能给你断案。你郭一平想想,当地就是冤案的制造者,会给你解决吗?人家不解决,你再敢重复上访就违法了,就得挨打被关了。


二十年前,在乡里告不赢,跑县里;县里不行,跑省里。可现在跑到联合国也不行了。咋回事?官场上咋没人替老百姓主持正义了?


我说句大实话——现在的官员,本来就不该为老百姓主持正义!说这话你别急,你听我说。


其一,入党当官,不是冲着为你老百姓干事的.


“战争年代的共产党员,和现在的共产党员有什么区别?战争年代的干部和现在的干部有什么区别?”这是不少人时常提问的问题。


我这样回答他们: 战争年代火线入党,是准备去死,为了人民的利益牺牲自己的生命;现在是“投机入党”,为了钱为了美女为了权力去入党。 战争年代入党,组织上看你敢于斗争、不怕牺牲,批准你入党;现在入党,是你上面有人口袋里有钱,准备提拔你。如果你没人没钱,又不是美女,“前途无望”,上面不会批你入党。你以为现在入党就不花呀,做大梦吧! 战争年代当官是拿命拼出来的,是流血和伤疤数出来的;今天当官是钱堆出来的,是睡出来的。 我当官入党就不是冲着你老百姓来的,为啥要把老百姓当人看?为啥要替老百姓申张正义?你冤死与我何干?


其二,身在官场,无时不刻不为自己而战斗,顾不了老百姓.


官场上的人都是奔着钱权女人而来的,为了这些利益他们之间整天打打斗斗,没有一分钟的消停,谁顾上你们老百姓的事?再说,官场是一张大网,每个人都在网中央,为你们老百姓申张正义,去得罪官场的人,图的啥?不是找闲事儿?说不定让你老百姓蒙冤受伤的,正是他关系网上的“朋友”。


其三,你老百姓能给我带来什么好处?


现在的官不是民选的,你老百姓们冤死个万儿八千关我啥事儿?那好,我不怕得罪人,大胆站出来为你申张正义,老百姓都象人民对待郭宝成、薄书记那样万民拥待,但你能保证我官位往上升不?那郭宝成替老百姓办事,还被撸了呢。


其四,老百姓活该冤枉,是制度惹的祸


宪法上说,人大代表人民,是最高权力机关。可你看,30年了,老百姓谁选举过一个人大代表?人大里,贪官污吏多,名人富人多,开发商多,矿主多,黑社会多,你老百姓谁有资格进人大? 宪法上说,我们国家,是工人阶级领导的,工农联盟为基础的社会主义国家。可你看,工人农民在人大政协、在权力机关有一个座位没有?


——难道是哪个官爷不主持正义?而是制度设置本身就与宪法不合,就不该有人为你们说话。对不对?


其五,地方既得利益集团,形成一个腐败集团,活该百姓受气


县委书记兼人大主任,县长兼县委副书记,公安局长兼副县长……这些你都知道吧。司法不独立,党政纠结,加上中国重人际关系,官官相护。一个地方,党政公检法抱团,形成了一个腐败集团,黑社会集团,谁有本事能冲得破?!


不说别的,全国每个县都是大拆大建,地方政府扒房子卖地发展房地产,弄得房价高入云天,强行拆迁,每一分钟都有死人,都在流血……上网查查,看我说的过分不 ——如果是县长胡来,那县委书记咋不主持正义制止?何况,强行拆迁,都是公检法城管大队人马齐上阵,那公检法本该是为民申张正义、打击犯罪、保护人民的专政机关,不也站在了中国人民的对立面了吗?你还能指望谁?何况,强行拆迁中,也有地痞流氓、黑社会分子参与,你还能指望谁呢?


郑州市发生的这一事件,说明当地的书记、县区长、公检法大员个个都是禽兽,不知是何等禽兽提拔的?如果有一个好人站出来为老百姓主持正义,也不至于酿成这一事件。


这就情况,在地方,哪个官爷管为民主持正义?谁又有能力主持得起这个正义呢?

一句话,官场上没人主持正义,也不该为老百姓主持正义……生气吗?气死你!


46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