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封的金达莱 正文 十二、战俘(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0.html



我小心地走上前去,低头检查一下这个狙击手,是个韩国人,还挺年轻的,可惜了那把春田式狙击步抢了,乱枪中瞄准镜被打碎了。我踢了踢这家伙,没反应了。当我转身准备离去时,一把匕首架在了我的脖子上。

士兵们惊慌地举起枪指向我身后,那韩国人架着我喊:“都把枪放下!要不让你们的长官去死!”

我不敢回头去瞅他,但我能听见他沉重的呼吸声,他那沾满雪的胳膊紧搂着我的脖子,化了的雪水淌进我的衣服里,冻得我直打哆嗦。

“你害怕了?哈哈,告诉你,我本来也很怕,但我现在有了你我就不怕了。”他把脸靠近我的耳朵说。

“放你娘的屁,老子是被冻的。你那沾着全冰碴子的破猪蹄也往你大爷脖子里塞?搁你你试试!”我小声骂着。

那小子愣了一下,接着恶狠狠地说:“少废话,老实点儿!”

“小子,你汉语说得不错嘛,挺标准的。”我接着说。

“不许说话!你们都退后!不许过来!”这小子有点儿沉不住气了。

我的士兵们倒是没有放下枪,因为手里有枪总会有种安全感,但他们确实开始往后退了。

“往后退!快退!”那小子一边喊,一边挟着我走向那几具韩国兵的尸体。

当我们走近时,发现有一个断了腿的家伙还活着。他们俩用韩语说了两句,接着那狙击手命令我蹲下,以便他蹲下去帮那个断腿士兵的时候,手上的刀还可以架在我脖子上。

我蹲下了,那狙击手也蹲下了,他想去拉起那断腿兵。说时迟那时快,我顺手拔出了边上一具死尸腰上的寇特45手枪顶在那狙击手的脑门上,另一只手飞快地打掉他手里的刀。那断腿兵见状去抓掉在边上的汤普森冲锋枪。

我直接冲着那断腿兵的胸口开了两枪,他吐了一口血,一歪脖死那儿了。

那狙击手嚎叫着扑上来和我拼命,但他先前已经受了伤,又从树上摔下来,现在跟我打,根本不是个儿。

我一脚踹开他,他又站起来向我冲来。这时我的士兵们已经冲上来用枪托抡倒了他。我坐在一旁歇了一下,边上七八个兵围成一圈用枪托猛抡他一个人,奇怪的是这小子一声也不吭。

我站起来挥挥手:“够了。把他叉回去,留个活口这两天审审。”

于是士兵们住手了,两个人用枪叉起他准备往回走。但没走几步那狙击手就倒了。

“长官,咋办?”一个兵问我。

我瞅着那个被打得不成人样的家伙,叹息道:“娘希匹的,叉的还不行呢?做个担架,把他抬回去!”

于是士兵们七手八脚地砍树做担架。我则坐到一边,用手枪指着倒在一边的那个韩国人。

“你叫啥?我问,他一声也不吭地瞅着我。

“那你多大了?”我接着问,但他依然不说话。

“喂!副营长问你话呢!”一个士兵给了他一脚。

“你混蛋!”那韩国人一下子站起来扑向我,我一闪身他径直扑向了我坐的那个树桩,狠狠地绊了个跟头摔在地上。

刚才踹他的那个士兵连忙冲上来补了一枪托,然后把他按在地上。

“副营长!担架做好了!”一个士兵跑到我跟前说道。

“做好了?挺快的嘛,把这家伙绑在担架上。对了,多绑两圈,这家伙可不太老实。”我伸了个懒腰。

“是!”那个士兵打了个敬礼,挥挥手其它人便七手八脚地冲上去把那个依然趴在地上的韩国人绑在担架上,我们收拾了一下这个一片狼藉的现场后,便抬着那个家伙向回走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