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军阀之攻击出云 正文 第43章 推水雷 潜水员夜袭出云

张海祥 收藏 0 3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42.html



在龙江仓库,刘永义召集军官开会。

“各位,各位,攻击‘出云’的事已经路人皆知,原先那个‘11师工程构建处’的名字没必要继续用了,我们另外起个名字吧,另外起个响亮的名字。”

军官们很满意这个建议,他们纷纷开动脑筋想名字。

“叫重炮团吧,重炮团这个名字响亮。”

“重炮团?那不跟别人一样?响亮个屁。”

“那就叫重炮旅、重炮师。”

“想得美,这样的名字校长能同意吗?能同意吗?就算校长能同意,炮兵那些家伙也不答应呀。”

“那就叫重炮大队,这个名字校长应当同意。”

“大队相当于营,叫重炮大队,我们的官降了一级。”

“那就叫重炮纵队,每人官升三级。”

“对对对,叫重炮纵队。”

“重炮纵队?这个名字还是太大,校长不会同意这个名字的。”

“我们可以这么办,先偷偷把这个名字用起来,打沉‘出云’后再上报委员长,那时,委员长会批准的,炮兵那些家伙也不敢反对。”刘永义提出了解决方法。

“对对对,就这么办,打沉‘出云’之后,别说是‘重炮纵队’了,‘重炮兵团’委员长都会批准。”

热烈讨论一阵之后,他们决定,“11师工程构建处”改名为“陆军重炮纵队”。

陆军重炮纵队的司令是刘永义,副司令是胡玉、莫有胜、杨心红,司令部秘书是孔秋云。

陆军重炮纵队下辖掩护队、攻击队、炮台构建队,掩护队由胡玉兼任队长,攻击队由莫有胜兼任队长,炮台构建队由周传元担任队长。

孔秋云对自己官居杨心红之下很不满意。

“喂,我的官太小了,小秘书,我要当副司令。”

“好,就让你当副司令,杨同志当秘书。”

“不行,不能让她当秘书,我要当副司令兼秘书。”

“副司令兼秘书?这个任命倒新鲜,好,按你说的办,任命你为陆军重炮纵队的副司令兼秘书。”

讨论名字的后,接下来大家讨论军旗。

“重炮纵队需要一面漂亮的军旗,大家说说看,这面军旗应当设计成什么样。”

大家热烈讨论起来,讨论一阵之后,他们确定了军旗的式样。

军旗的旗杆是一根长矛,上部是尖尖的矛头,矛头下扎了红缨,矛杆是木杆套空心铜管。

军旗的旗面是红色的,周围镶了黄边,正面是一门克虏伯280毫米大炮,炮口高高昂起,炮口下方是三颗炮弹,大炮上方写着“陆军重炮纵队”,左边写着“国民革命军陆军重炮纵队”。

“不错不错,这面军旗设计得很不错。”看着画好的军旗,刘永义高兴地说道。

“杨同志,军旗由你来做,三天内必须做好,28生大炮开火的时候,这面军旗要飘扬在炮台的上方。”刘永义把设计好的军旗图纸交给了杨心红。

“好,我来做。”杨心红接过了图纸。

今晚,280毫米大炮要拉出来组装,为了防止日本人出来破坏,刘永义拟定了一个安全保卫计划,他把这个计划向大家宣布,大家讨论一阵子后,通过了这个保卫计划。

大炮组装好后要试上几炮,莫有胜提出:为了安全,试炮时应当首先用小装药,然后逐步过渡到中装药、强装药。

“可是,28生大炮威力太大了,落下去死伤一大片,龙江仓库周围不是国军就是百姓,找不到小装药、中装药的试炮地方。”刘永义说道。

“我们把炮弹的引信去掉,这样,炮弹就不爆炸了,落到国军和百姓周围也不怕。”

“好主意,就这么办。”

刘永义和莫有胜在地图上找了一阵,确定了小装药、中装药的试炮目标。

强装药能打到日军,因此,大家就强装药的试炮目标热烈讨论起来,讨论一阵之后,他们决定,把日本海军陆战队司令部定为强装药的试炮目标。

“打强装药的时候,我们多试几炮,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炸毁陆战队司令部,把里头的小日本统统送进靖田神社。”刘永义很期盼地说道。

“那样的话,就不用等到击沉‘出云’了,我们马上给校长打报告,叫他承认我们的‘陆军重炮纵队’,我敢说,校长肯定同意。”

“说的是,肯定同意。”

“晚上我给佛祖上上香,求他老人家赐运气给我们。”

“说的是,给佛祖上香。”

开完会后,刘永义接到了炮十团吕连长的电话。

“刘县长,‘三王陵’的事情我想了很久,还是想要那份功劳。”

“喂,不是说好的嘛,暴露了我给你顶缸,没暴露你拿钱走人,现在没暴露呀,你拿钱走人就是了,你那份功劳我帮你卖给别人,我估计,你总共能弄到一万多块,你会肥得流油的。”

“这么大一份功劳卖给别人,我不甘心,我那些排长班长也不甘心,我们讨论了一阵,还是想要这份功劳。喂,你继续帮我们顶缸好不好?你在战报上这样写:炮十团二营的吕先伍吕连长苦思冥想摧毁日军坚固工事的方法,终于想出了大炮阵前埋伏、直瞄射击日军碉堡的方法,用这个方法,国军一举攻下了‘三王陵’。”

“你这家伙,想得倒挺美,想名利双收!你想过没有,你名利双收,我可就危险了,委员长会问:攻‘三王陵’什么意思?跟攻击‘出云’有关系吗?那时,我怎么回答?”

“你找理由呀,你这么聪明,你会找到好理由糊弄校长的,你这么说:为了检验‘攻击出云’的计划是否可行,你来找我们商量,你把‘攻击出云’的计划拿来给我们看、征求我们意见,我们于是建议你攻打‘三王陵’,通过攻打三王陵来检验计划是否可行,最终,试验大获成功。”

“你倒挺会想辙,好吧,按你说的办,我在战报上这样写:炮十团二营的吕先伍吕连长英明神武,想出了‘大炮阵前埋伏、直瞄射击日军碉堡’的方法,这个方法对摧毁日军坚固工事非常有效,建议国军炮兵学习吕连长的这个方法,给躲在坚固碉堡里不出来的日本乌龟一个迎头痛击。”

“好,好,这样很好,哈哈哈哈,刘县长,你这个人就是历害,又会打仗又会捞钱,喂,再有类似好事,别忘了叫上我们。”

“会叫上你们的。”

在江阴,欧阳格接到了蒋介石转来的日军首脑开会的情报,他向蒋介石报告:潜水袭击的准备工作已经完成,30日夜晚,海军将夜袭“出云”。

欧阳格召集大家开会,他们决定,派出三枚水雷和六名潜水员攻击“出云”,六名潜水员中,海军四名、民间高手二名。

30日下午,欧阳格、宋子才、刘金生带着三枚水雷和六名潜水员上了卡车,卡车向龙华镇开去。

傍晚,欧阳格的卡车开到了龙华镇。

一条小渔船停泊在黄浦江边,这条小渔船是刘金生弄来的,用来运送水雷和潜水员。

八点钟,欧阳格带着水雷和潜水员上了小渔船,小渔船顺水向下游驶去。

宋子才和刘金生站在岸边看着,目送小渔船消失在黑暗中。

小渔船很快越过了中国军队设置的封锁线,向停泊在苏州河口的“出云”号驶去。

九点钟,小渔船来到了距离“出云”仅仅三千米的地方。

前面不远处是日本海军设置的封锁线,两只日本汽艇在封锁线附近来回巡弋着,检查着过往的船只。

欧阳格观察了一阵,决定让潜水员现在下水。

三枚水雷被依次放入江中,跟着,六个潜水员先后下水。

“拜托了。”欧阳格跟潜水员一一握手。

潜水员两人一组,他们推着水雷向日军的封锁线游去。

为了隐蔽,水雷上盖了一层水草,潜水员头上也戴了水草编的帽子,这些隐蔽措施起到了很好的效果,潜水员顺利通过了日军的封锁线。

游着游着,两组潜水员迷失了方向,他们在江里打着转,怎么找也找不到“出云”号。

只有王宜升、陈兰藩这一组没有迷失方向,他们游着游着,在江中找到了“出云”号。

“看,‘出云’号!”王宜升伸手向前指着。

“嗯……看到了。”

远处,“出云”号静静地停在水中,外面围了一圈驳船,再外则是防鱼雷网,最外是两条汽艇,它们绕着“出云”号打转,检查着任何可疑的东西。

“我们把水雷推过去。”

“好的。”

两人把水雷向前推,一直推到了防鱼雷网前。

日军汽艇开过来了,马达声“隆隆”作响。

“小日本过来了,别动。”王宜升低声说道。

日军汽艇打开了探照灯,光束从水雷上面扫过,没有发现水雷。

日军汽艇开走了。

“你扶着水雷在这等着,我过去把网剪开。”王宜升低声说道。

王宜升向防鱼雷网游去,游到防鱼雷网跟前时,他抽出一把大铁钳,开始剪起了防鱼雷网。

“叮咚、叮咚。”防鱼雷网突然发出了响亮的声音。

王宜生被声音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发现上面挂了好多空罐头盒,声音就是从这些空罐头盒发出来的。

日本汽艇掉了个头,它向着出声的地方快速驶来。

王宜生收起铁钳,他向水雷游去,和陈兰藩一起隐蔽在水雷下面。

日本汽艇开过来了,探照灯在防鱼雷网上扫着。

防鱼雷网发出声音不是什么稀奇事,异物撞击、波浪拍打都会让防鱼雷网发声,所以,听到声音之后,汽艇上的日本人没有觉得吃惊,他们开过来检查,用探照灯左照右照了一阵子,见没有什么异常,就又驶开了。

见日本军舰驶开了,王宜生和陈兰藩松了一口气。

“我再去剪一次,一定要把口子剪开。”

“要小心,别弄出声音。”

“知道了,会小心的。”

王宜生向防鱼雷网游去,游到上次剪的地方,他抽出大铁钳,再次在防鱼雷网上剪了起来。

剪着剪着,一不小心,防鱼雷网再一次“叮咚、叮咚”起来。

王宜生急忙游开。

日本汽艇再一次开过来了,停在发出声音的地方,探照灯来回照着。

“同一个地方连续发出声音,这里头可能有问题,龟田君,你走到船头去,好好检查一下。”日本艇长命令道。

“好的,艇长。”

龟田拿着一根竹竿走到船头,他睁大眼睛看着,不时用竹竿拨弄着。

“呀,有问题,防鱼雷网开了一个大口子。”龟田惊叫道。

“哪里?”

“这里,这里。”龟田用竹竿指着。

“不好,有人进来了,快拉警报!”

“鸣……”汽艇拉响了警笛。

“咦,这是什么?”龟田发现了一堆水草,他用竹竿拨弄着。

水草被拨开了,下面出现了一个人头。

“有人!水下有人!”龟田惊恐地大叫。

王宜生伸手拽住了竹竿,一用力,龟田倒栽葱摔到了水里。

“兰藩,快引爆水雷。”王宜生大声叫道,他抽出大铁钳,向水中半浮半沉的龟田扑去。

陈兰藩用力扳下开关,随后,他抽出铁钳,向王宜生的方向游去。

“小鬼子怎么样了?”陈兰藩问道。

“砸死了,水雷怎么样?”

“再过十分钟就要爆炸,我们快走。”

两人扔下手中的铁钳,他们潜入水中,用潜泳的方式向岸边游去。

又一艇汽艇开了过来,两条汽艇在缺口周围来来回回打着转,寻找着潜水员。

王宜生和陈兰藩游到了岸边,他们爬上岸,躲在一堆乱石后面观察着。

“轰!”水雷爆炸了。

一条汽艇被高高地抛向空中。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天空中传来了飞机的“隆隆”声,跟着,几颗照明弹在空中炸开,把周围的一切照得雪亮。

国军的“照明攻击”开始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