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一女法官为局长当小三生子 自称因受骗当情人

pfyu 收藏 1 42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女主角首次陈情,以自身经历警示他人 无辜幼子无人抚养,值得同情请勿打扰


核心提示 是情人致官贪,还是官贪而色起?谁因谁果,还是互为因果?因果之争未有定论。有言称,其根在于腐败者权力未受制约。“贪官多有情人情人多多”,须得正视,以警后来。


河南省平顶山市社保局前局长蒋俊川,步其前任后尘落马后,被曝当地一女法官为其当小三儿并生子,引得百姓或惊愕或谴责或唾弃。其内情如何?本报独家调查今予披露。其行,可责;其情,可叹;其无辜幼子,无钱无人抚养,又怎不令人生恻隐之心?


[狱中对话]前女法官首次陈情


“报告!”


尽管之前对平顶山方面进行了侧面调查,对这名前女法官有了初步了解,但她进门后的这声“报告”,还是让记者有些措手不及。一瞬间,记者想到,若在彼时,也许这声“报告”是别人喊给她的。


这是在8月18日的河南省郑州女子监狱。此前,经向有关方面申请和她本人同意,才有了这次对话。此时,距她和男主角被双规,已两年有余,在二审判决之后,前不久,她被送到此处服刑。这是她首次面对媒体。有关人员介绍说,她很愿意倾诉,并表示愿当反面教材警示他人。


监狱方面在狱中安排了一处人性化、适合对话的房间。房内置有并排两只粉色沙发,中间一圆形茶几;屋内放置或者悬挂着服刑人员自制的彩蛋、挂件。


记者请她坐下,一旁的狱警也说“坐吧坐吧”,犹豫了一下,她才落座。


记者请她审验记者证,并告诉她,这是她应有的权利,对话,将是平等的。


她向记者提出,希望报道中提及她时,用化名:“孩子才4岁,他是无辜的,我不想他被人关注被打扰,影响孩子成长。”


事发前,施皓丽(化名)是平顶山市某区法院法官、调解中心副主任。


去年6月底,施皓丽以受贿罪二审获刑7年。经查,施皓丽伙同蒋俊川(另案处理),并利用蒋时任平顶山市社会保险事业局局长(副处级)之便,共同7次收受他人贿赂,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达27.5万元。


[同被双规]街谈巷议局长和女法官


“热心肠”。


平顶山市法院系统,熟识施皓丽者,给她贴上了类似标签。其中一前同事称她是“忘不掉的人……对我很好……甚至超越了自家的兄妹……”


有人称,施和蒋“那些事儿”,早有议论。


两人被双规时的情景,坊间传得绘声绘色,版本各异。


较可靠的说法,来自平顶山市纪检监察机关的一份材料。


2009年6月10日下午,平顶山市委党校209教室内,百余名县处级干部入座,准备参加学习讲座。突然,有人发现,怎么少了蒋俊川?他刚刚还和大家打过招呼。


一名学员说,刚刚看到两名市纪委的工作人员和蒋俊川同车离开了党校。


几乎同时,施皓丽也被带离所在法院。


人们议论纷纷:社保局,掌管着全市50万离退休职工10亿元“养命钱”,蒋俊川的前任、社保局原局长陈振方,因贪污、挪用社保基金,受贿等,2004年被判处死缓,同案的原局党总支书记领刑15年。时隔仅5年,难道蒋俊川又重蹈覆辙?


由是,女法官为社保局长当小三并生子,亦进入人们视野,为人街谈巷议。而蒋曾两度出任纪检组长的任职履历,施由法官而阶下囚,也使人们慨叹时空之转换。

[局长强势]说一不二笃信风水


“蒋这人啊,哈哈哈哈!”记者联系到的平顶山社保系统的人士,言及蒋俊川,有人用“哈哈”作复。


有人称,蒋的前任落马后,组织上对蒋委以重任,可他辜负了信任,把社保局当成了捞钱基地。


有人称,即便是副职平时产生的费用,蒋如果事先未批,就不给报销,说一不二。这一说法,在纪检机关的报告中得到了印证,“蒋许多事情根本不与其他人员商量,从调整任用干部到机构、业务流程的设置,都是他说了算,甚至人为地给企业设置障碍。他还把本不属于自己职权范围的企业养老保险滞纳金的减免大权,也揽入怀中”。


据透露,蒋提出,自己办公室一切设施和公务用车,要高标准配备。他还说,上一任局长出事,是办公室“风水”不好,他接任后更换办公室,并按“风水”位置摆放办公桌和办公用品。蒋身上常佩一个金佛和一个貔貅,据说这也是按照风水先生的建议,“量身定做”的“镇物”。


施皓丽印证说,蒋确实迷信,蒋老家大门对面,有一土堆因故被移走,他认为不吉利,请风水先生给“破”了。


据悉,发现蒋的问题苗头后,上级对他进行了诫勉谈话,“他却阳奉阴违”。


落马后,蒋“天真地对办案人员说”,大不了把收的钱退了,宁愿不干这个副处级局长,给安排个科级干部也行。


平顶山市把蒋案作为反腐的活教材,市纪委在通报中连用了“利令智昏,独断专行,疯狂敛财,道德败坏,腐化堕落”等词汇,告诫官员。


女主角称“局长骗人”


施皓丽在谈及和蒋的情感经历时,称一定要讲她第一次婚姻的失败。施说,自己打小失去双亲之爱,成人后嫁到一个干部家庭,公公婆婆想要孙子,她却生了个女孩。为了生男孩,又不违反计生政策,她和丈夫办了假离婚,并与一远房表亲办了假结婚手续,进而套取了生育指标,未料,离婚却弄假成真,因此施皓丽倍感挫折。


2005年年底,经人介绍,时年35岁的施和比她大14岁的蒋相识。据知情人称,30多岁的施“容貌秀美,善于交际,酒量颇大,在酒桌上给蒋留下了深刻印象。而施也发现,众人对蒋犹如众星捧月,不停献媚……”对此情景,施予以认可。


施皓丽回忆,蒋当时称自己已离婚。而实际上,此时的蒋俊川已经是第二次婚姻,育有一子一女。这一切,施自称和蒋同居并怀孕后才发现,“他还伪造了离婚证。我是被骗当了情人”。


身为法官,又有很多机会弄清蒋的婚姻状况,但为何没有发现呢?施解释为“想着他是个局长,不会干骗人的事。他说啥我都信”。言及和蒋的共同生活,施流泪道:“我脾气不好,但他从没舍得打骂过我,这就是他的好。但后来知道他骗我,我又恨他,他并不想让我真正幸福。”


通过蒋的短信,施怀疑蒋另有情人。


除施外,纪检部门调查发现,蒋和包括本系统4名女性在内的5名女子长期有染。


蒋还在办公室、车里常备着男用性保健品、安全套等,办案人员发现,他的电脑和手机中还下载有“艳照门”等淫秽色情内容。


[高墙相隔]盼无辜幼子健康成长


据悉,蒋还嗜赌,他经常利用职务之便,到附近县(市、区)夜赌,且每次都要赢钱才罢休,下级社保机构不堪其扰,却敢怒不敢言。


经查,蒋利用职务为他人谋利,受贿人民币49万元、欧元1000元,采取欺骗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财物3.5万元,构成受贿罪和贪污罪,2009年9月,蒋一审获刑11年。施和蒋共同收受的款项,多是受人之托谋取工作和职位。“亲友知道我和蒋的关系,认为蒋有能力,就找到了我。”施称。


2007年,施用原先套取的生育指标,为蒋生下一男孩,蒋父和兄弟姐妹接受了这个事实,并送来贺礼。


一份纪检报告表明,“为讨得施皓丽欢心,蒋俊川不仅利用收受的贿赂款为施购买高档服装、首饰等,还经常带她出入高档消费娱乐场所,外出度假……俨然一对夫妻”。


施则透露,蒋在生活中还有“节俭”和“抠门”的一面。蒋经历过苦日子,有一次当她面,居然将长毛的馒头都吃了。“他没给孩子买过新衣服,也不让我买,说有衣服穿就行了。”施称,发现蒋未离婚后,她曾写过分手协议,但蒋不肯签字。


“出事前,我为孩子交了5个月的托费。期满后,幼儿园把孩子送到了检察院。”说到幼子,施已泪流满面,“他爷爷快80岁了,没法儿带,现在是我60多岁的农村老娘舅在代管。老娘舅哄孩儿说,妈妈在外地上班……”


“想他的时候……只有看看照片了。不敢让他来探视,不敢让他看见玻璃和栏杆……孩子无辜,只能尽量不影响他成长……”施哽咽难言,“请求知情的人,不要去打扰孩子。” 线索提供李淑娟闫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