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昌奎案再审被判死刑动了谁的标杆?

秦建中

22日,云南高院在昭通市开庭,对李昌奎故意杀人、强奸一案依照审判监督程序进行再审并当庭宣判:撤销原二审死缓判决,改判李昌奎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8月23日《新京报》)


毫无疑问,云南高院再审李昌奎是出于民意的压力。假如没有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云南高院根本就不可能再审李昌奎。从云南省高院副院长田成有的一番中不难看出端倪,即便是错了云南高院也要为十年后树一根标杆。


8月22日晚9时许,李昌奎再审被判死刑的消息传来,网民一片欢腾。这虽然是一个迟来的正义,但迟来的正义也是正义。尽管有人一再提醒公众不要以狂欢的方式处死一个人,但事实上,公众的狂欢并不是因为一个人的即将死去,而是为了在李昌奎强*人一案中公平与正义的艰难回归。


然而,李昌奎再审被判死刑有人如丧考妣,针对再审李昌奎案体现出的法律正义提出了阴阳怪气的质疑。东方网的一篇题为《李昌奎案再审,死刑离正义还有多远?》的文章称,就生效判决而言,不是原则性的错误,不应该启动再审,否则司法就没有了严肃性和权威性。


也就是说,不管云南高院量刑是否错误,不管李昌奎案的判决结果对法律公正的伤害有多深,只要判决生效就不能再审。不知道写这篇文章的是何方圣人,一个量刑不当的法律判决如果不加以纠正,损害的正是法治的严肃性和权威性,难道此人连这样的基本常识也会不懂?


文章又不无凄然地说,如果李昌奎案树立了这样一个标杆,民间对终审案件有质疑,法院就必须再审,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结论”,那并非法治之福。如果按照这样的逻辑推理,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表述,法院的判决根本无须理会公众的质疑,审案的法官只有一意孤行才能显示出法治的权威呢?


在李昌奎一案中,总是有人指责公众舆论干扰了司法,但是,指责公众的人不知是否想到,民意不能干扰司法的前提必须是司法的公正。假如司法不公,难道也不许民意介入加以纠偏吗?正如在现实生活中,有人看到一个小孩子尿裤子上前提醒一下,难道就是干涉了他人的人身权力?


一些所谓的精英太自以为是了,总是用俯视的目光看待民众,动不动就拿出少杀、慎杀的论调来教训公众。事实上,公众并不是不支持少杀、慎杀的司法理念,问题的关键是,少杀、慎杀该不该用在李昌奎这样穷凶极恶的强*人嫌犯身上。如果李昌奎仅仅只强奸了女孩,或者说李昌奎只杀死了女孩一人,对李昌奎适用死缓或许有情可原。但是,李昌奎不仅在强奸后杀死了女孩,又将三岁的无辜幼儿摔死在门框之上,难道这不叫罪大恶极?


别再辩解了,辩解得越多公众越会耻笑。李昌奎再审被判死刑后一些人的表演极为反常,他们反常的表现在于民意推动的再审李昌奎案触动了他们心目中的神圣标杆。他们所要的标杆就是,打着维护司法权威的幌子,拒绝任何形式的社会监督,进而将法律变成任其打扮的小姑娘,最终将法律玩弄于股掌之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