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人头地 正文 赵思锦

crtd方向 收藏 0 1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1.html


短信提示音铿镪地响起,方唯一抓起手机并按键,看到宽大的屏幕上写着:“明天下午3点,闲雨轩茶楼见,有要事相告 。赵思锦”。


赵思锦是合众证券的副总裁,方唯一的顶头上司,对他有知遇之恩。在过去的日子里,赵总器重他,甚至是忍让他,充分地利用他,方唯一才有可能像被点燃的干柴熊熊燃烧。


那是三年前,方唯一在东南证券做经纪人,有个同事叫齐秉德,在营业部做咨询,闲暇之余,出了本股票分析的书,还在证券报纸搞了个专栏,三混两混,2001年跳槽到合众证券,当上了下属营业部的总经理。


第二年年底,他力邀方唯一加盟,头衔是营业部总助,但总公司不做正式任命,不发聘书,月薪2000元,加个人和团队的销售提成。


“唯一,条件一般,但我保证,只要你干出成绩,职务、月薪全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你现在连底薪都没有,东南证券的手续费提成比例才10%,是券商中最低的,那个操蛋老总还看你不顺眼,一直在找你茬儿吧。”齐秉德吐沫横飞地说。


“你看上我什么了?”方唯一问道。


“当然是你的销售能力,和你的客户了。”


方唯一跳槽的第10天,一个萧瑟冬日的下午,他正在办公室给几个新人做培训,齐秉德推门探头叫他,俩人走出写字楼,呼啸的北风呜咽着,迎面掠过,方唯一打了个寒颤,他们钻进别克轿车。齐秉德拧开车内的暖气,转过一张冻得青红的糙脸,眼神游离而哀伤。


“出事了?”方唯一隐隐地感到一丝不祥。


“我被免职了。”齐秉德沮丧地说。


方唯一始料不及,变化如此突然,一切都像在开玩笑,他嘴唇发干,唇皮爆裂,用牙狠狠地嘶咬着。热情与渴望,向往与憧憬,转瞬消失,好似从前一样,这种境遇反复上演,他已多次体验过这种灰冷的心境。

唯一,对不起,有些事情我没和你说清楚。”方唯一冷冷地看着他,等着下文。


“两周前,总裁章中道找我谈话,说自从我接手营业部后,业绩大幅下滑,今年缩减营业部面积时,客户流失严重,两年了,业务不见起色,给我限期一个月,如果还没转机,就地免职。今天中午,他通知我被免职了,让我明天回总部报到重新任用,你也一起去,他要见见你。”


“我们不是在招聘经纪人吗,这几天,我从东南证券拉来了800多万,你没和他说吗?”


“我都说了,而且也没到一个月的大限呐!可他根本就不听,说这是公司决定,有意见保留,不服从辞职。”


方唯一明白了,齐秉德是拉他来堵枪眼的,他转头透过车窗,外面的天色已经渐暗,枯秃的树枝在寒风中剧烈的摇摆着,像疯狂舞动的双臂,诉说着:“无奈与不是。”


“你找找孟董事长,你他妈的不是吹和他有交情吗?”方唯一回头盯着齐秉德质问。


“别提丫的,他最不是玩艺儿,吃爷喝爷还办爷!今年十一,我去他家送礼,他娘的什么都没说,这次顶替我的,就是他原来的老部下,说白了就是咱没根。”齐秉德低着头狠狠地说道。


“唯一对不起,让你也受连累了。我送你回家吧。”方唯一莫衷一是地摇摇头,又点了点头。


轿车驶上大街,掠过一盏盏闪熠着光亮的路灯,飞驰过骑车的人们,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方唯一坐在昏暗的车里,脸上闪过一丝冷笑,他自嘲地想,自己到底算个什么东西。


从中专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工厂技术科,因一无所长,被下放车间劳动。受车间主任恩赐,他永远都上着夜班,在阴冷空旷的厂房里,他像狗一样,穿梭在四台鈧钪做响的机床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