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感逃犯 正文 第二章 牢笼噩梦

台北市第一监狱位于市西北九十公里处,属于丘陵与平原的的交接地段,方圆十里的土地山林都属于监狱。这座监狱历史悠久,据说日统时期就已经有了,还曾经关押过反抗日本人统治的政治犯,光复后就成为国民政府的统治机构。监狱外围建有农场,果园,畜牧场,犯人平时白天就在监狱外面干活劳改,晚上回监舍睡觉。

管一鹏已经在这里服了一个月的刑,没人告诉他犯了什么罪,要在这里服刑多久。同一个监舍里的犯人不知道为什么每天总要找他的事,折磨他。开始管一鹏想着监狱里一直有牢头狱霸,免不了刚来要挨打受欺,忍一忍就过去了,以后想办法和家人取得联系,弄清情况,看看怎么把自己从监狱救出去。自己毕竟什么都没干,肯定是警方急着结案拿自己这个倒霉鬼顶包。可是慢慢的管一鹏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刚到号子里,里面的七个牢犯就以自己斜着眼睛看他们为理由对自己一顿暴打,虽然打得也非常狠,但还没有刻意想要自己命的感觉。可过了几天后,这几个人开始以各种理由折磨自己,什么打呼噜影响他做春梦了,偷了他的二分钱了,吃饭不上供了,把他们的衣服没洗干净了等等。找着理由就对管一鹏毒打一顿,一动手就往要害处招呼,看着就是想要自己的命,让管一鹏不寒而栗。幸亏管一鹏的长期坚持体育锻炼,身体素质很好,而且高中时期学了几年空手道,当然他还不敢自负到可以和八个人对抗,不过却知道如何保护好身体的要害部位,尤其是在被动挨打的时候。所以虽然每次那些人气势汹汹的想要废了他,都被管一鹏拼命躲过去,但也免不了浑身伤痕累累。

一个月下来,管一鹏疲惫不堪,浑身伤痛,晚上又不敢放松睡觉。谁知道这帮人会不会趁自己睡着时要自己的命呢!只有到了白天干活的时候,边干活边打盹,权当休息了。昨天趁没人的时候管一鹏向管教汇报了自己的遭遇,希望能换个监号。管教满口答应今天收工就给他调换,在熬几个小时,就不用在提心吊胆了。想到这里管一鹏心里不禁轻松起来,直起腰来喘口气,抬头看见远处天边黑压压的乌云掩天遮地席卷过来,隐隐似乎还有打雷的声音,要下雨了吗?管一鹏心想。远处白色的光芒闪烁了一下,片刻后传来轰轰隆隆的雷声,周围弯腰割草的犯人纷纷喊了起来,要下雨了!要下雨了!今天不能再干了,赶紧收工避雨。远处带队管教向远处看看,拿起哨子吹了几下。犯人们纷纷往他那里集合,管一鹏跟着众人走过去,管教看了他一眼,大声说FR2660你们监舍先留下,等会把工具收集起来送工具房,其它人排好队回监舍。管一鹏心里一颤,嘴角抽搐了一下。白天干活的时候人多眼杂,同舍的那几个还不敢太过明目张胆,而且自己始终避开他们,和其他人混在一起。如果等会和他们一起送工具回去,周围没了其它犯人,万一这伙人要对自己不利那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想到这里管一鹏大声对管教说,“报告管教,我肚子疼,得赶紧回去上厕所。”管教把眼睛一瞪呵斥道,“就在这里拉,拉完送工具!其它人立刻返回监舍。”管教话音刚落,‘咔嚓’一声,一声闷雷凌空炸响,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落了下来,头顶霎时已经是乌云满天,四周昏暗,雨幕穿插其中。犯人们哄得的一声响监狱跑去,远处的武警紧张得把枪口转了过来。管教没等管一鹏再说话,急匆匆追着犯人去了。管一鹏望着管教的背影叫苦不堪,可没等他‘苦’字出口,那几个凶神恶煞已经围了上来,管一鹏握着割草的镰刀颤抖着声音说,“各位大哥,咱们往日无怨,今日无仇,我对各位从来是恭敬有加,每餐的孝敬从来不敢少,替各位大哥也没少干活,得饶人处且饶人,希望各位大哥能放我一马。”带头的满脸横肉的壮汉嘿嘿笑了两声,“小子,脑袋转的不慢嘛,只不过我外面的大哥发了话,要弄死你,你就自认倒霉吧!识相的就自己了断,省的爷爷我动手,要不然等会让你死的很难看。”管一鹏这次彻底死心了,看来有人点名要弄死自己,这些人是不会放过自己了,现在整个草场上就自己和这七个恶棍,狱警是指不上了,搞不好今天这种状况就是监狱方面可以制造出来的,只是不知道如果自己被这伙人搞定在这里,监狱方面会怎么说。可能会说自己是被草给压死的吧!突然之间,管一鹏觉得自己还挺幽默,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还能想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管一鹏慢慢向后退着,对方七个人成半圆形包拢过来,试图把他圈在中心,管一鹏突然急退数步,背靠着一个草垛停了下来,确保自己后背不受威胁,犹豫他突然急退,对方没能及时跟进,现在已经无法把他完全围起来了,只能呈半圆形围在他前方。带头的壮汉突然前冲一步,手中镰刀直取管一鹏脖子,管一鹏挥舞镰刀外磕,顺势滑向壮汉胸口。这时一个矮子一甩手,镰刀打着旋飞向管一鹏腹部,管一鹏不敢躲闪,怕一动之后在无法保护后背,只好收回镰刀格挡。壮汉乘势又挥刀扑上,一时间管一鹏被逼的手忙脚乱,不一会身上就被划好几个口子。而更阴险的是,对方似乎发现远远的投掷镰刀更有效率而且比较安全,这样一来管一鹏险境连连,身上已经挂上了三把镰刀,而大批被犯人遗留在草场的镰刀让对方扔的很HAPPY。在这么下去,自己迟早的失血过多而死,管一鹏一咬牙冲了出去,挥舞着镰刀大喊着,老子和你们拼了!似乎为了应和他,昏暗的天空闪出一道亮光,在一声巨响中,一道白芒从天上直冲下来,击中管一鹏高高举起的镰刀,一瞬间管一鹏就被一团白光裹住,而周围几个正准备给管一鹏致命一击的恶徒被一股巨大的推力震飞出去。等他们爬起来小心翼翼的摸回来一看,管一鹏躺在草地上一动不动,浑身的衣服已经碳化脱落,整个人的皮肤发青发红。一个长脸尖下巴的犯人对带头壮汉说,看样子他是被雷给劈死了,这样咱们就不用动手了,还交了差,毕竟手上能不沾人命就不沾。虽说有人保咱们,可是有把柄握在别人手上毕竟不自在。带头壮汉哈哈大笑说,老天爷都关照我,看来我的好日子快到了。走吧,回去汇报去,就说这个呆冬瓜自己被雷劈死了,咱们想立功都没机会,哈哈。几个人迅速收拾好镰刀,用平板车拉着走了。十几分钟后,监狱的瞭望楼上出现了几个人,对着草场这边指指点点,过了半天又都下去了,却始终没人来把管一鹏的“尸体”抬回去,可能监狱方面有人觉得打雷天到野外过于危险,既然已经被雷劈死了,也就不在乎在野地里多躺一会吧,还是等雨过天晴在把他抬回来吧,对别有心思的人来说,在雨里多泡一会,即使没被雷劈死,也耽误了抢救时间,不死都得死,多好啊!于是管一鹏就只能躺在雨水中看着天空乌云滚滚,电闪雷鸣,等待自己未知的命运。


本文内容于 2011/8/31 10:45:43 被碧海莲蓬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