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看谁发疯,脑筋差的勿入

一笔糊涂帐:

疯人院新任院长走到一个病人面前,问他何以进入疯人院。

“医生,是这样的。我取了一个有成年女儿的寡妇。我父亲却娶了她的女儿为妻,所以我太太成了她公公的岳母,她的女儿成了我的继女和继母。继母生了个儿子,这个孩子成了我的弟弟和我太太的外孙。我也有了一个儿子,他成了他祖父的内弟,和他自己叔父的叔父。另一方面,我的父亲提到他外孙的时候,说是他的内弟,我的儿子叫他的姐姐作祖母。我现在认为我是我母亲的父亲,我孙子的哥哥,我太太是她女婿的女儿,是她孙子的姐姐。现在我不知道我是自己的祖父,我弟弟的父亲,还是我儿子的侄子,因为我的儿子是我父亲的内弟。院长,这就是我来这里的原因。我觉得在这里比家里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