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樱花 正文 第90:百密一疏

平山大侠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size][/URL] 第90:百密一疏 “兰封地区的部队是第27军,军长桂永清。这位留学德国的将领战功平平,是靠跟蒋介石与何应钦的师生关系才当上军长。” ——平山大侠 驻守兰封的部队便是桂永清任军长的第27军,土肥原的主意是:“第27军既然号称是支那军的精锐,那么败在它的手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


第90:百密一疏


“兰封地区的部队是第27军,军长桂永清。这位留学德国的将领战功平平,是靠跟蒋介石与何应钦的师生关系才当上军长。” ——平山大侠


驻守兰封的部队便是桂永清任军长的第27军,土肥原的主意是:“第27军既然号称是支那军的精锐,那么败在它的手上,也算是有面子了……”

在此之前,土肥原也攻击并曾经一度突破过第27军的阵地,只是土肥原自已不知道,没有抓住战机扩大战果罢了。

这一回儿,土肥原耍了一个花招,他先是猛烈地攻城,攻了一阵子,突然偃旗息鼓;与此同时,在罗王殿方向却枪声大作,驻守此地的第46师师长钟汉光打电话向桂永清报告:“军座,土肥原这老小子发疯了!全压在我这儿啦……我快顶不住了!”

桂永清把听筒一扔,骂道“他奶奶地,上了这老土匪的调虎离山计啦……龙师长,你带36师守卫城池,我率第106师去增援钟师长。”

第36师师长龙慕韩是老行伍,曾跟随桂永清参加过淞沪大战、保卫南京,急劝道:“军座,敌情未明,不可轻动…..”

“龙师长,大意失街亭啊!”

桂永清带着本为预备队的第106师急急忙忙地出了城,杀奔罗王殿。

这边厢,土肥原见桂永清中计,立即下令战斗力最强的1个旅团攻击归德,另1个擅长防守的旅团埋伏在兰封城与罗王殿之间,准备阻击桂永清回援。

桂永清带着第106师马不停蹄地赶到罗王殿时,天色渐晚,枪炮声也稀疏下来。桂永清以为是自已率兵援救,敌人又不惯夜战,便知难而退。谁知半夜,归德方向枪炮声像爆豆般炸响,刚刚歪倒在行军床上小憩的桂永清,一轱辘爬起身,向归德方向眺望,只见浓烟升腾、炮火映红了半片天际。

“不好!上当了,老土匪在攻归德!”

桂永清这一惊非同小可,急忙集合人马,迅速返回救援。可怜第106师与第46师,一个刚刚疲于奔命,远道救援;一个生死血战,未及疗伤;又急急上路去救援第36师。

两师人马来到兰封城与罗王殿之间的大道上,天色微明,归德的枪炮声一会儿紧、一会儿松,桂永清心急如焚,恨不能一步跨进归德城。

桂永清着急,是因为他虽然身为第27军军长,但却对官兵知之不多、缺乏了解、对部队的战斗力没有信心。淞沪会战后,教导总队因战功卓著,蒋介石亲令改编为陆军第46师,任桂永清为中将师长。桂永清率第46师参加了南京保卫战,杀出重围后,因伤亡大半,遂调第1战区驻扎开封休整。

这时河南地面上散兵游勇、盗贼土匪、多如牛毛,兵源不愁,桂永清乐得多多益善,借此机会招兵买马,上报国防部,蒋介石亲自批准第46师扩编成陆军第28军,军部驻郑县。人马是多了几倍,但是仓促成军,兵员良莠不齐,又未及很好训练,战斗力其实并不强,与当初教导总队时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更让桂永清担心的是3个师长,除了龙慕韩是自已亲手提拔的,另外2个师长,第46师师长钟汉光是校长提的名,第106师师长是国防部推荐,自已根本不了解。就是龙慕韩当初跟着自已,也是以警卫营长的身份参战,并无一星半点的实际作战指挥经历。

团以下的军事骨干更是由师长自巳安排亲信,姑表姻亲有之、裙带关系有之、同姓乡亲有之,简直就是一个大杂绘。这样的部队,尽管人数不算少,可是打起仗来,能有多少战斗力?指挥起来是否得心应手?是大有问题的。

但是此时,尽管桂永清两头担心,一百个不放心,又有什么办法可想?!他只能用马刺接连地刺激坐骑,催促着部下:“快!弟兄们,再快点!”

话音未落,只听“咣、咣……”连续数十发迫击炮弹在队伍中炸响,接着歪把子机枪、马克沁重机枪“啪、啪、啪……哒、哒、哒……”地脆响,倾刻间,在枪林弹雨中,人仰马翻、死伤惨重!

第46师师长钟汉光倒还沉得住气,指挥特务团拼死护着桂永清杀出包围圈。天大亮啦,鬼子也不恋战,主动撤走了。钟汉光收拢好残兵,这时第106师师长也带着人来归队。钟汉光对桂永清说:“军座,职下在罗王殿还留有一个团,咱们还是先回罗王殿吧?”

桂永清凄苦地一笑:“汉光,你以为罗王殿还在我们手里吗?”

“这……?”

两个师长正在惊异间,从罗王殿方向又传来激烈的枪炮声。不久,一骑血人血马飞驰过来,那人见了钟汉光,滚鞍落马、悲声哀号:“师座……今晨……鬼子突然袭击……团长阵亡……”

钟汉光听了一声惨叫:“唉呀!我那一奶同胞的好兄弟啊!”

此时,兰封城方向的枪炮声也渐渐平静下来。桂永清侧耳聆听片刻,大叫一声:“不好!兰封城要失守了!”

他一马当先向兰封冲去。眼见着能望见兰封城了,桂永清站在一个小山包上,布置好警戒,举起望远镜观察,只见大队溃兵蜂拥而至……待放过败兵,鬼子追兵近前,桂永清下令:“开火!”

顿时机枪、小炮响成一片,打得小鬼子尸横遍野,还活着的赶紧缩回城里,闭门不出。

不过相隔一天一夜,桂永清再次见到第36师师长龙慕韩时,几乎不敢相认。只见龙慕韩一颗血乎乎的脑袋,肿得像个巴斗,缠满了用绑腿权当的纱布;左手用夹板固定,用崩带套在脖子上。

他见了桂永清,双腿一软跪在地上,呜咽道:“军座,我该死!鬼子夜间偷袭兰封……我没有守住……”

桂永清无奈,只得令88师在原地监视敌军动向,第106师留守柿园。自已领着被打残了的第36师、第46师退往杞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