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亚会不会成为第二个伊拉克?

与伊拉克一样,利比亚周围环绕着埃及、苏丹、乍得、突尼斯、阿尔及利亚和尼日尔。所有这些国家之间都有强有力的民族、文化、部落联系。部落联系跨越了现代国家边界,其网络甚至扩展到西非的毛里塔尼亚、马里和尼日利亚。北非和中东国家在部落政治、宗教传统等方面具有惊人的相似性。

利比亚会不会成为第二个伊拉克?

反对派缺少一名广获认可的领袖

路透社评论,卡扎菲对利比亚的统治如同“宗教团体”,缺乏国家机构和完善制度,增加今后政权交接的难度。美国情报分析公司“战略预测公司”中东部主任卡姆兰-博哈里说,眼下利比亚反对派缺乏一名“获得所有人尊敬”的领袖,这一问题不容小觑。对反对派来说,攻占的黎波里难度不小,治理国家更为艰难,他们所面临的首要挑战是“找到能获得所有人认可的人”。从目前来看,问题的答案似乎是否定的。中东问题专家卡姆然·波克哈里说:“现在还没有一个领袖获得所有人的尊重,这是一个大问题。 ”

利比亚会不会成为第二个伊拉克?

部落力量十分强大

利比亚正处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过渡的阶段,卡扎菲在位期间也曾对社会政治进行整合,但这种整合远未完成。目前利比亚社会的基础类似于“夹生饭”,部落意识很强,内部派别林立,比之伊拉克有过之而无不及。分布在利比亚各地的部落大大小小共有几百个,真正形成气候的只有3个:瓦法拉、图阿里和卡达法。这三大部落的人数在利比亚640多万总人口中约占1/3。由于利比亚部落数量众多、势力分散,各方利益很难协调,矛盾冲突自然也就不可避免。部落之间为了争夺有限的资源甚至会爆发残酷的斗争。

利比亚会不会成为第二个伊拉克?


内斗:反对派的最大隐忧

反对派内部“山头林立”,各自为战:他们一般自称“来自某村庄”的武装,从不自称“利比亚反对派”;不同武装之间较少协作,甚至相互“鄙视”。同时,反对派内部“成分”复杂,观点“多元”,既有宗教组织,也有世俗团体;既有长期对抗卡扎菲政权的“铁杆”反对派,也有利比亚政局动荡以来投向反对派阵营的前政府高官;既有“不打算与西方走得太近”的观点,也有要求获得外国投资的呼声。卡扎菲政权倒台后,反对派如果不能拧成“一股绳”,共同“发声”,可能陷入内斗和分裂。7月28日,反对派最高军事指挥官尤尼斯被害也说明反对派内部存在分裂,尤尼斯本人是被反对派的内部人士所杀死。

宗教等传统力量抵制现代化

利比亚会不会成为第二个伊拉克?

在非洲多国都有对民主建设不利的政治文化,“赢者全赢,输者全输”。民主是妥协的过程,长期的家长制统治使得政治和解缺失,政党制度和公民社会的基础并未成熟,宗教极端势力也可能介入,这些因素使得利比亚民主政治的转型困难很大。而在这样一种环境下,要培养出民主机制适宜生长的土壤很难。在中东北非国家,最有影响、最有动员能力的政治派别往往是形形色色的***组织,***世界的民主化,往往成为宗教势力取代世俗势力的过程。也就是所谓“***劫持民主”。***世界的政治体制很难将宗教与政府像西方国家一样划分的清清楚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