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潇湘 第一章 第022节 狼狗黑豹

潭城隐士 收藏 1 3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94.html[/size][/URL] 临近中午时,谢鸿儒才被院子里的老槐树上吱吱喳喳的鸟叫声吵醒。他睁开蓬松的眼睛,看着从木花窗格里透射进来的阳光,打量着屋子里的木质家俱,才意识到这里是望星巷里的小别院。 虽然现在脑袋都是晕糊糊的,可昨晚与那个徐副官喝酒的事还是清晰地展现在脑海中。他擦了一下眼睛,索性坐了起来,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94.html


临近中午时,谢鸿儒才被院子里的老槐树上吱吱喳喳的鸟叫声吵醒。他睁开蓬松的眼睛,看着从木花窗格里透射进来的阳光,打量着屋子里的木质家俱,才意识到这里是望星巷里的小别院。

虽然现在脑袋都是晕糊糊的,可昨晚与那个徐副官喝酒的事还是清晰地展现在脑海中。他擦了一下眼睛,索性坐了起来,仰靠在床上疏理起纷乱的头绪。

看来长沙是去不成了,抛开徐副官那些强留要挟的因素,就是这个徐副官都值得交往。他那沉着、冷静,遇事不惊的神态对谢鸿儒就很有感染力,诚恳热情的话语更是让他有一种从没有过的英雄惺惺相惜的感觉。

既然已经答应了他,那就在第4军好好干点事吧,决不能让徐副官小瞧自己了。反正在这里能立上一点功劳,再去见舅舅也要好一点,至少也得报答一下徐副官的知遇之恩吧。

不过另一件事又让他心神不宁了,看徐副官这人绝不是胡诌之辈,他也分析了青龙镇将是日本人必然争夺的战略要地,这与方先觉和饶少伟分析的没有什么区别。从他们这些军官的认真程度上看,这个仗只怕真的要打到这里来了。

既然青龙镇都有可能成为战场,那这个湘潭县不迟早都得丢吗!红缨会在县城的营生还能保住吗?政府和军队都保不住这个县城,那红缨会又有什么能力去保护呢?

本来来湘潭除了送信以外,还奉父命来调查白水清营私的事,可这些东西不用过多久都会被日本人的铁蹄践踏的,这个时候就是查出来了又怎样?如果湘潭也象那些北方城市一样沦陷,这些财物不都是日本人的吗!

按帮会的规矩,只要白水清谋私的事实清楚,那处罚是相当严重的。这白老大可能还能持老资格减轻一下惩罚,可余炳光这小子只怕小命难保。这小子太胆大了点吧,居然还敢私买小楼养女人,置着那么好的当口店面做自己的生意。这日子可比老子好过多了啊!真看不出这个对他从小就惟命是从的家伙在城里过着这样潇洒、快活的日子啊。

可日本人就要打到家里来了,这个时候帮会里再搞这些清理门户的事只怕不太好吧。徐副官不是也反感政府这个时候还剿灭共产党的事吗!这放到帮会里来比喻不是一样吗!现在只能放弃这些小事了,只有齐心协力打败日本人才是最重要的。

想来自己留在县城里还是比较好的,一定要说服父亲,让他把精力放到抵御外敌上。接触过的几个军官都说了,这青龙镇的地理位置这么重要,真要打起来,父亲还得早一点作准备啊。看来还得回去一趟,把这个事跟父亲认真商议一下为妙。

“吱呀!”这时小木楼的门被轻轻地推开了,刘满婶探出半个头向里张望,她见谢鸿儒醒了,连忙笑吟吟地说:“少爷醒了呀,我这就去打水给您洗涮。”

“嗯。”

刘满婶刚走,那条叫“黑豹”的狗一下就窜了进来,他摇着尾巴欢快地在屋子里乱窜,跑到床边望着谢鸿儒把尾巴摇得更欢,欢快地叫了起来。

这不是一条普通的土狗。这是年初去飞鹰堂找咏莲时,谢鸿儒在那个大驿站向一个从北方迁徙过来的客人要的。那个北方客人押着几车物件的后面跟着一条体形健硕的黑背黄脸的大狼狗,在雪地里来回奔跑煞是威猛。

谢鸿儒没见过这样大的狗,以为是山里的狼跑到驿站来了。他当即就掏枪准备射杀,好在身旁的张叔叔急忙制止,告诉他这是一条狗而不是一头狼。

谢鸿儒当时非常好奇,他借跟这个过客套近乎时走近去看这条奇怪的狗时。却发现后面的车厢板里还有几条这样的狗,只是比雪地里的大狼狗小很多。

从客人那里得知这几条小狗是那条大狼狗的仔儿后,谢鸿儒便要买下一条来喂养。

这狼狗不同于本地的土狗,到了青龙坳后它只认谢鸿儒是主人。除他外遇着人就呲牙裂嘴,那里的土狗和鸡鸭都被它追得满世界乱跑,加之这傢伙食量大也长得快,四个来月后就除了谢鸿儒把它当狗看外,其余的人都认为它就是山里边经常出没的狼了。这傢伙只要松开锁链就满山乱跑,经常还逮上几只野兔或麂子什么的向谢鸿儒表功呢。

谢鸿儒兴趣过后也没时间逗它了,只好趁白老大回山寨把它弄到了县城的别院圈养起来。说也奇怪,这黑豹在青龙坳时谁都不认。可到了县城别院却似乎温顺起来了,至少它认了刘满爹俩口子和余炳光。今天在它的真正的主人面前,当然由着性子撒欢吧。

余炳光很快就进了小屋,他揣来一盘茶具,紫砂壶里冒着袅袅的热气,茶盘上还摆放着一些糕点。

他小心翼翼地把茶盘放入茶几当中,然后老老实实地站在一旁等候少爷发落。

谢鸿儒没有理他,洗涮完后便坐到茶几旁,一边轻轻地抚摸黑豹背上的毛,一边冷眼看着站在一旁的余炳光。

余炳光被谢鸿儒望得心里直发毛,他急得不知道该如何向少爷解释,豆大的汗珠充满了他的脸颊。

昨晚已把他惊吓得够呛了,要不是看到少爷跟那个徐副官谈笑风生地喝酒絮谈,还下楼盛情邀他一起喝酒的话,他当时在楼下真恨不得掐死那个多事的玉莹了。这女人真的干不了事,伺候男人还行,真要委以大事给她们,那非办砸不可。

好在少爷和那个军官相谈甚欢,还把他叫上去喝酒,在酒桌上也是有说有笑的。根本就不象是来抓他们的人,倒象是道上的侠义好汉聚会似的,这才让他把心思放了下来。

可他毕竟有心事,不敢和着他俩放肆喝酒,只到这俩人喝得一塌糊涂后才把少爷送了回来。到了小别院也晕晕乎乎地若睡若醒,七上八下的心思煎熬了一个晚上,就等着少爷起床训斥了。

见谢鸿儒匕斜着眼睛看着他,余炳光连忙跪了下来,哆嗦着说道:“炳光罪过,请少爷发落!”

“哦……”谢鸿儒傲慢地说:“你有什么罪过啊?”

“我……我害得少爷身犯险地,我不该私置产业违反帮规,我……”

“哎,你在这里逍遥快活得很嘛,不来县城还真不知道啊,你的小日子过得可比我好哟!在那个俊俏女人面前你也是这个鬼样子吗?”

“我……”余炳光被鸿儒喝斥得不敢做声了。黑豹窜到余炳光身边,撕扯着他的衣角,似乎想把他拉起来。

“起来吧,看来这黑豹都被你收买了,我知道你机灵得很,不必装迷糊了,坐上来谈事!”

“是!”余炳光如释重负地站了起来,坐在谢鸿儒对面的凳子上。

“你待会就去会馆,把白老大叫到这里来,我有话跟他讲!”

“叫到这里来?那少爷的行踪不就让他知道了吗!”

“你是装糊涂还是怎么的,你以为白老大不知道我的行踪吗?”

“那白老大会来吗?他跟这个徐副官这么熟,你又跟徐副官交了朋友了,那我们的事你也全知道了,还有白师傅会饶恕我吗?”

“你去吧,白老大一定会来的,说不定他正等着我去找他呢!他不会责怪你的,唉,他怎么会怪你呢!这一切都是白老大精心布置的,我也成了他的棋子了啊!”

“真的?!”

“去吧,就要他来这里,下去要刘满爹做几个菜,这个时节正是湘江里石鳅鱼最多的时候,一道给我弄点石鳅鱼来下酒!”

“好的,少爷稍等,我这就去叫白师傅!”

黑豹摇着尾巴送走余炳光后,又窜到谢鸿儒的脚旁边,尽情地把头往主人的腿上蹭,用这些肢体语言向主人倾诉思念之情。

谢鸿儒也觉得有点奇怪,这畜牲只怕通了灵性吧。大前天来的时候怎么不见它象今天这么特别亲热呢?难道它也知道我不会去长沙了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